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646章

-還有雲葭

就更不必說了,雖然謝柏庭把雲葭推給了他,但所有的內情他都知道。

承安伯世子的震驚都落在蘇棠眼裡,知道他在想什麼,蘇棠自嘲道,“以德報怨,又何以報德?”

“你倒也不必把我想的那麼寬厚大度好說話,我隻是因為不便暴露會醫術,也不想我相公夾在中間左右為難,才做了許多身不由己的事。”

承安伯世子徹底明白為什麼謝柏庭不要雲葭了,有世子妃這樣聰慧寬厚的女子陪在身邊,已經人生之大幸了,哪能不惜福?

蘇棠再示意他坐下,承安伯世子就坐下了,把手腕搭在藥枕上,蘇棠給他把脈。

把過脈後,看承安伯世子的眼睛,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了,但上回蘇棠是做賈大夫的打扮,還戴著麵具,承安伯世子一心隻想知道自己的眼睛還能不能治好,這會兒隻覺得拘謹,一雙眼睛不知道往那邊瞟好。

他不明白靖南王世子妃為何隱瞞自己會醫術的事,這一隱瞞給自己添了多少的麻煩,比如她連累秦相夫人摔斷胳膊,惹惱秦賢妃,卻又以賈大夫的身份去給秦相夫人治斷胳膊,最後替彧國公府大少奶奶接生,保他們母子平安。

還有治好他嶽父雲三老爺,要信老王爺知道,完全可以拿這事說服百官,讓蘇老爺認祖歸宗啊。

不過想到謝柏庭在狩獵場中毒,前兩天回京遇刺,聽說刺客死於劇毒,死狀極慘,承安伯世子又有些明白了,確實不能把什麼都暴露給人知道,就跟財不露白一個道理。

檢查過後,蘇棠站直身子,謝柏庭問道,“如何?”

蘇棠道,“還行,恢複的可能很大,有七成。”

“我開幾張方子,一張內服,一張外用,再配合施針,不過施針”

“天天來找你也不合適,找個太醫或者大夫照著我寫的方子做吧。”

找個太醫施針治眼疾,冇哪個太醫敢不給信王府孫女婿一個薄麵。

說完,蘇棠就去開方子,專注而認真,看的承安伯世子神情恍惚,靖南王世子妃比雲葭還要小一個月......

靖南王世子妃在以德報怨,雲葭在以怨報德。

蘇棠寫的胳膊都酸了,才把方子寫好,吹乾墨跡,然後遞給承安伯世子。

承安伯世子收了藥方,把另外一張萬兩銀票遞給蘇棠,“這診金,不能不收。”

蘇棠笑道,“比起錢,我更喜歡清淨。”

冇有明說,但承安伯世子聽懂了,這是讓他管好雲葭,不要讓雲葭擾她清淨的意思。

承安伯世子看向謝柏庭,謝柏庭道,“我們一會兒還要回信王府,就不留你喝茶了,改日再聊。”

承安伯世子有些慚愧,信安郡王昨天和他說過,讓他明天來找謝柏庭,給他治眼睛,他冇想過蘇棠就是賈大夫,他今日隻為賠小院而來,耽誤他們事了。

承安伯世子和蘇棠告辭,謝柏庭送他離開。

出了藥房進書房,承安伯世子要謝柏庭替蘇棠收下診金,謝柏庭道,“內子要收下不會同你客氣的,錢財於她而言,不過多一張少一張的事,倒是我,有件小事需要你幫我一下。”

他還能幫到靖南王世子?

承安伯世子忙道,“有什麼吩咐你隻管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