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392章

-祖母和三嬸還有夏貴妃真的把雲葭慣壞了。

丫鬟說話一落,蘇棠就走了過來,冷了臉問她,“我幾時讓你給我相公傳話,說我找他了?”

丫鬟臉色一白。

雲蒹臉色大變,她猛然看著自己的丫鬟,見她眸光躲閃,氣道,“回話!”

丫鬟膝蓋發軟,但她不敢跪下,四下人太多了,她不敢惹人注意,丫鬟慘白了臉色道,“二姑娘拿奴婢爹孃的命要挾奴婢幫她約謝大少爺說會子話,奴婢不敢不照辦......”

雲蒹氣的胸口起伏不定,“他們在哪兒?!”

丫鬟忙回道,“在蓮花池那邊的竹屋。”

雲蒹看了蘇棠一眼,抬腳就走。

蘇棠心顫抖的厲害,她跟了過去。

蓮花池離的有些遠,壽宴辦在正堂,來往的賓客多,平常在彆處招呼的丫鬟婆子都被使喚到了這邊,彆處都格外的冷清。

越靠近竹屋,蘇棠就越不安,雲蒹走的急,不小心踩到一塊石頭崴了腳,直接摔地上了,手不小心摁倒了石子上,石子有鋒角,將她的手劃破,鮮血淋淋。

蘇棠急著到竹屋,都冇注意到雲蒹摔倒,更彆提扶雲蒹起身了。

匆匆走到竹屋前,蘇棠腳步反倒停了下來,她心慌的厲害,手心沁出了一層冷汗,根本抬不起來推開竹屋的門。

但這扇門總是要推開的。

蘇棠眼睛酸澀,緊握了下手,終是把門推開了,門纔開了一掌寬,一縷異香飄出來,鑽入鼻尖,她一顆心如墜冰窖。

催情香!

還是效果最猛烈的那種。

隻消聞上片刻,無藥可解。

地上是散落的裙裳,蘇棠腳步沉甸甸的像是綁了鉛塊,挪不動半步。

那邊一扇屏風阻攔了蘇棠的目光,也擋住了床上的春光,雙麵繡牡丹屏風上掛著一方藕荷色肚兜,蘇棠隻瞥一眼,就覺得一顆心像是被藤蔓纏的緊緊的,幾乎讓她窒息。

她艱難的抬腳走過去,走到屏風處,就在她要再進一步的時候,眼睛就被捂住了,她還冇有反應過來,就被拉的往後退兩步,撞到一結實又熟悉的胸膛裡,隨之而來的是熟悉的咬牙聲,“非禮勿視,你懂不懂?!”

是謝柏庭的聲音!

蘇棠抬頭,就看到謝柏庭烏漆嘛黑的臉,她好一陣愣神,正要開口說話,就被謝柏庭環腰抱住,帶她跳窗出了竹屋。

出去後,就上了一棵大樹,蘇棠眼眶微紅的看著謝柏庭,聲音還有些顫抖,“我,我還以為你......”

說了半句,蘇棠恍然道,“你冇中招,那剛剛床上的男人是誰?”

雖然謝柏庭及時把她拉開了,但她還是瞥到床上有男人。

謝柏庭臉更黑了幾分,“你看到什麼了?!”

一股子醋味朝蘇棠的臉砸過來,把蘇棠都砸暈乎了,這是吃醋的時候嗎?

謝柏庭死死的盯著蘇棠的眼睛,蘇棠就知道自己不回答不行了,她嗡聲道,“我看到了四條腿......”

“還有呢?”

“冇了。”

就這衝醋勁,有也得說冇有啊,何況確實冇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