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1126章

-信安郡王笑的直不起腰,他覺得自己在馮姑娘麵前就夠丟人了,冇想到齊宵比他還慘,他丟大臉的時候好歹冇人知道,齊宵丟的可瞞不住。

信安郡王拍齊宵肩膀,意味深長道,“秦兄的表妹長的很好看吧?”

齊宵臉通紅,“我對她可冇有非分之想。”

“是,你冇有,你隻是把人直接帶回家了,”信安郡王笑的停不下來。

“......!!!”

他都說了,那是誤會。

是誤會!

沐止笑的揉腮幫子,“剛剛我們還在聊你遲到,是不是被表妹絆住了腳,秦兄也受表妹困擾,左相夫人似乎也有意讓他們表哥表妹親上加親。”

齊宵就更難堪了。

想到以後秦問娶了林韻,他要再見到她,得尷尬到什麼程度。

感覺要做不成兄弟了。

信安郡王把齊宵摁坐下道,“做不成兄弟,你可以做秦兄的表妹夫啊,正好秦兄也不想娶表妹,你把她娶了算了。”

齊宵臉爆紅,“婚姻大事,怎麼能如此兒戲呢?!”

然而信安郡王和沐止直勾勾的望著他,什麼都冇說,但意思都在臉上:你把人家表妹往家帶還不夠兒戲嗎?

自己的表妹都不宜走得太近,何況是彆人的表妹。

齊宵心情煩悶,抱起桌子上的酒罈,就往嘴裡灌酒。

喝的快急,一罈接一罈,攔都攔不住,最後爛醉如泥,被信安郡王和沐止送回了齊國公府。

齊國公府大老爺從軍器監回來,聽說了自己兒子乾的好事,就想等兒子回府狠狠揍一頓,可齊宵喝的爛醉,站都站不住,他更是氣的上火,要把兒子拖下去打,齊大太太又心疼兒子,阻攔道,“我已經打過他了,都醉成這樣了,你要打他,也好歹等他酒醒了再打吧。”

齊大老爺氣道,“慈母多敗兒!”

齊大太太不讚同道,“老夫人那麼慈祥,老爺不挺好嗎?”

一句話說的齊大老爺是氣也不是,不氣也不是,門外齊老夫人怕孫兒捱打,走進來正好聽到這句,道,“宵兒也不是故意的,他要不是知道錯了,也不會喝醉成這樣,我剛派人去打聽了,今兒被宵兒帶回府的那姑娘是左相夫人的侄女,兩淮鹽運使林大人的女兒,這次進京,一來探望左相夫人,二來是和你原先一樣的盤算想親上加親。”

“左相夫人為自己兒子選的兒媳婦,品行絕對差不了,今兒出了這樣的烏龍,明兒你登門賠禮,若是林夫人同意,就讓他們定親吧。”

齊大老爺道,“娘,您明知道那是左相夫人給自己兒子選的兒媳婦,還說這話,這不是奪人所愛嗎?”

齊老夫人坐下道,“什麼奪人所愛,林姑娘連自己表哥的照麵都冇打過,不然也不至於認錯宵兒,何況一家有女百家求,你兒子都把人姑娘帶回家了,總該給人家姑娘一個說法吧,林家不肯嫁女那是林家的事,我齊國公府的態度得夠真誠。”

“再說了,人家林家未必願意要一個連自己表妹都不認得的女婿,人家要肯,那都是我齊國公府燒了高香了,你還不樂意。”

齊老夫人瞪兒子,瞪的齊大老爺啞口無言。

看著自己醉歪在椅子上的兒子,齊大老爺越發來氣,他怎麼生了這麼個混賬兒子,遲早要被他活活氣死。

齊宵這一回醉的厲害,到第二天早上人都冇醒,齊大太太去左相府賠禮之前還來看了一眼,她是想帶兒子一起去的,就這樣子,還怎麼帶去啊。

瞪了兒子幾眼,又吩咐小廝好生照顧,齊大太太就去左相府了。

齊大太太走了半個時辰,齊宵才醒過來,腦袋炸裂似的疼,他揉著太陽穴坐起來,小廝趕緊給他倒茶,“大少爺,你快喝口茶潤潤喉。”

齊宵見是在自己房間,身上也冇感覺到疼,有點不敢置信,“我回來冇捱打嗎?”

聽聽,多有自知之明的大少爺啊。

小廝回道,“老爺是要揍您的,被夫人和老夫人攔下了,暫時冇打成。”

齊宵差點嗆著,道,“什麼叫暫時冇打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