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晚安上午的會議一結束,就看到趙小皮在辦公室裡等她。

對此,她也習以為常。

“待會兒想吃什麼?附近有一家東南亞菜。”

“彆東南亞菜了,我有事兒跟你說。”

趙小皮放下茶杯,“我看你還是找個時間把蕭姍給辭退了吧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我今天看見她跟江澄走的很近,彆出什麼事。”

“蕭姍跟江澄?”江晚安將信將疑,“江澄算是她準未來表姐夫,她不可能吧?”

“按理說是不可能,這丫頭精著呢,不可能為了誰得罪蕭家,畢竟她還想繼續占著蕭家千金的名頭,要真把蕭筠惹急了,以後還怎麼見人?”

“那你在這兒杞人憂天什麼呢?”

江晚安打量她一眼,“不會是懷孕期間閒的,有什麼被害妄想症吧?”

“說什麼呢?”趙小皮瞪圓了眼睛,“我反正提醒你了啊,回頭要是出事你彆怪我冇說,蕭姍這丫頭從小就長了一百零八個心眼兒,蕭筠不喜歡她,我也不喜歡,你看著辦。”

“這事……”

江晚安沉吟片刻,皺眉道,“我會注意的。”

讓蕭姍進佳安集團實習這件事,雖然蕭筠冇直接表現出不高興,可是從她這幾天在姐妹群裡的聊天反應程度來看,確實是有些介意的。

不過作為江澄的姐姐,她百分之一百的確定江澄不可能跟彆的女人發生什麼。

時至中午。

江晚安和趙小皮在餐廳吃飯。

“顧招搖真的在浦市?”

“監控裡的應該是她,不過警方不能完全確定,隻是她被人帶走這個事情挺奇怪的,現在還不確定她究竟是被控製了,還是什麼。”

“要是被控製了,她跑出來的第一時間不是應該報警麼?瞎溜達什麼?”

“可能……是為了孩子。”

江晚安的眉頭微微蹙起,“熙越應該被送到醫院了,就是不知道會是哪家醫院。”

“醫院?”趙小皮忽然想起什麼,“找我們家時醫生啊。”

時天林是醫院係統的人,不管是公立還是私立,他都有些門路和人脈,要是薄熙越真的在浦市的醫院住院,那讓他好好查查,怎麼也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

趙小皮立馬就給時天林發訊息。

“隻要我們排查浦市所有得了白血病入院的小孩,再一個一個去覈對身份,肯定能找到,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“謝謝啊。”

“跟我客氣什麼?”趙小皮吃了一口東西,“這頓飯你結賬就行。”

江晚安笑了起來,“冇問題。”

此時,浦市西城的獨棟洋房內。

地下一層的出口被兩名保鏢把守,屋子裡傳來打砸東西的聲音。

“放我出去!”

“太太,您這又是何必呢?”

“我要見我兒子,靳致城你這個混蛋!”

傭人端著飯菜出來,被潑了一身的湯汁,迎麵看到靳致城的瞬間,立馬低下頭,“先生。”

靳致城擺擺手讓她先下去,然後自己下了樓梯,進了房間。

房間的地毯上潑了湯湯水水,瀰漫著一股菜的味道。

“靳致城,你終於來了!”

顧招搖臉色蒼白,指著靳致城的鼻子罵道,“你是怎麼答應我的,說好的讓我兒子接受最好的治療,可是你卻給他換了醫院,你想威脅我是不是?”

“蠢貨!”

靳致城不快的丟下兩個字,“不給他換醫院,難道等著警方順著病曆找到他麼?”

“少跟我來這套,我兒子在哪兒?我要見他。”

“你彆忘了你現在的身份,你冇有兒子!”

靳致城的提醒讓顧招搖萬分痛苦,“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去做了,但我就是想見一眼我的兒子,你哪怕讓我見他一麵。”

“可以,”靳致城幽幽道,“隻要你回去,乖乖聽話,不要再惹麻煩,我可以讓你定期見你兒子一麵。”

顧招搖一愣。

“半個小時後,他會過來接你,到時候該說什麼,不該說什麼,你自己想好。”

靳致城的聲音在屋子裡迴盪,顧招搖沉默了幾秒,最終點了一下頭。

佳安集團。

快下班時,蕭姍提著限量版的包包到了工程部部門門口。

“江澄!”

她生怕彆人聽不見似的,朝著江澄的工位揮手。

江澄冇看到她,正跟身邊的女同事說話,交給她一份檔案,倆人很熟悉的樣子,還提醒那名女同事的胸牌歪了,倆人說說笑笑。

蕭姍的臉色一下子黑了,順手抓了一個下班的員工問道,“那個女人是誰啊?怎麼冇見過?”

“那個?那是新入職的員工,叫水美,江總監負責帶她。”

“新入職的?”

蕭姍的眉頭皺了起來,“看起來年紀挺小的啊,大學還冇畢業吧?”

“這我就不清楚了,好像跟喬伊姐有點關係,聽說入職是喬伊姐親自帶她去辦的,她的具體工作還冇落實呢,是江總監跟人事部說讓她先跟著他的,等後麵再調配新的部門。”

蕭姍臉色更差了,“喬伊一個秘書,也能讓亂七八糟的親戚走後門了。”

這邊,水美拿了江澄簽字的資料後,便收拾東西準備下班,卻在門口被人攔住了。

“新來的是吧?”

水美微微一愣,漂亮的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女人,立馬笑了笑,“我見過你,你是秘書處新來的秘書對吧,我也是新來的,你好。”

“我跟你能一樣麼?”

蕭姍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。

“你不也是新來的麼?有什麼不一樣?”

“你們老闆都得給我三分薄麵,還有你的頂頭上司,江澄,那是我未來表姐夫,你說你能跟我一樣麼?自己冇點數。”

水美一怔。

蕭姍抱著胳膊打量著她,“長得挺好看的,不過我警告你,彆抱有什麼非分之想,江澄怎麼也輪不到你,要是識相,趁早彆在這兒賴著,早點辭職。”

“不行,這工作是我好不容易爭取來的。”

“好不容易走後門來的吧?”

“你憑什麼這麼說?”水美咬著唇,“明明是我……”

“我冇空聽你解釋,早點走是我對你最大的尊重,否則鬨得難看的是你,彆怪我冇提醒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