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既然秦翌冇有因為出現兩個跟自己過去有關聯的熟人,就放棄遊戲裡打發時間與賺錢的計劃。那麼他就會認認真真的玩下去,繼續天煉石這個任務顯然就是必須跨出的第一步。

他在遊戲裡的聲音,純淨空靈,又似帶三分冷意,加上外貌著重,十足是一個生人勿進的冰山美人形象。這種人設倒還好,他也不想以這個身份認識太多的人,剛上線就“送”三個好友這事兒一次就夠了,再來一波可就吃不消了。

“九溪村鐵匠鋪的那個鐵匠,每天傍晚會到村邊的劍泉池去坐一會,那個時候找他對話就有機率出發任務。從最開始的稀礦任務開始,後麵牽扯到他的師父煉翛然……他師父要求我去蝶來穀殺花莽,這一部分是你們幫我做的……”

“嗯,就前幾天的事情。”小雪點點頭。

小仙不服卻是乘機說道:“你說你都玩了四個月了,還是個造化境,連個花莽都打不過。搞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,也就那槍桿子能看,其他都是垃圾。不如這個任務結束後,改投到我師父門下練劍好了。”

“我們晴空可是勵誌要當女武神的人,練劍太秀氣了,不符合她高貴的氣質!”籬下歌的話,讓秦翌完全聽不出她到底是個啥立場。

“咳咳,殺了花莽之後,他又讓我把蛇膽送到蝶來穀一個獵戶家裡,然後那個獵戶就給了我任務物品的天煉石。他跟我說煉翛然好像有什麼仇家要來找他,纔將天煉石放在他家,而花莽蛇膽就是取天煉石的信物。”

“因為你隻有造化境,打架任務需要我們幫忙,所以早上才發訊息給我們是吧?”小仙不服說道。

秦翌總覺得,這姑娘似乎有那麼一點針對他?哦不對,應該是針對倚晴空?不過感覺又不是很明顯,秦翌也說不上來,難不成這其中還有彆的故事?

“差不多吧,我看你們冇上線,就先去了煉翛然那邊,但我去的時候任務冇了,他也不見了,我手上就隻剩下這天煉石了。”秦翌說道。活動日誌最後的內容,就是如此,他上線的時候,剛好是在九溪村回門派的路上。

仔細把任務經過看了好幾遍,秦翌覺得該不會是這個叫煉翛然的npc跑路了吧?不是說有仇家麼,那麼跑路也不稀奇,隻是找不到煉翛然,天煉石就隻是任務物品,而任務物品並不能作為材料進行加工。

根據倚晴空的原計劃,這天煉石是用來鑄造新槍頭的——媽蛋,總算是要做一個好一點的槍頭了嗎?行囊裡那十多個垃圾槍頭搞得秦翌很無語,這號也算極品了,槍法隻有一部,槍頭卻有十多個,還樂此不疲的在不停製造新的。

以他的觀點來看,這麼玩顯然是不科學的,起碼也得有過得去的槍法,然後再考慮好的槍頭吧?不然光是有武器,冇武功也不行啊,這尼瑪做個任務打架部分全都要靠朋友來分擔,也是冇誰了。

“可能是出門躲仇家了。”小雪一臉認真道。

“你們說會是什麼樣的仇家?”籬下歌突然問道。

聽到這話,秦翌隱隱有種不妙的預感……

“會不會是舊情人,情債,因愛生恨什麼的?”小雪很配合籬下歌的思路,立馬做出了聯想。

“很有可能啊!武俠故事裡因愛生恨什麼的太正常不過了。對了,九溪村就在飄香穀附近,你們說煉翛然辜負的女子,會不會就是飄香穀的前輩?”籬下歌也跟著開始腦補。

秦翌終於知道為啥要到靜室談話了,這話題在外麵談,妥妥會發展成汙衊師門清譽啊!

籬下歌和小雪兩人越聊越開心,腦補能力堪稱一絕,不去做劇情策劃都有點可惜了。

過了一會,小仙不服也聽不下去了,出聲道:“你們兩個適合而止,都跑題到什麼地方去了。”

籬下歌不服了,強辯道:“我這是分析煉翛然可能的去處!”

“那分析出什麼了?”

“資訊不足,暫無結果。可以肯定的是,他已經不在九溪村了。”

“……你說的都對。”秦翌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他忽然覺得和幾個姑娘正兒八經的討論任務完全是奢望,尤其是籬下歌和小雪兩個人,老是冇幾句話就跑題,小仙不服倒是挺認真的在想任務怎麼繼續。

但思路也老是跟著被她們兩個帶偏,最後靜室使用時間結束了,她們還是冇討論出個所以然來。

李佳音(籬下歌),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啊……秦翌欲哭無淚,不過也冇辦法,這任務還是得靠自己。

四人小組會議散場後,籬下歌和小雪都下線吃晚飯去了,線上就剩下小仙不服一個人。

“晴空,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?”小仙不服突然小聲問道。

啊咧?什麼鬼?約定是什麼?秦翌一頭霧水,該不會是虛擬人之前和她有過什麼奇怪的發展吧?

“嗯。”秦翌輕輕應道。同時趕緊發行為日誌,但是從頭到尾,似乎都冇有關於約定什麼的記錄!

你簡直是在逗我!

“那就好,我還以為你已經忘記了呢,我也去吃飯啦,掰掰……”小仙不服突然笑了起來,那笑容,很甜。

但秦翌的心,卻很苦……到底是什麼約定啊魂淡,這虛擬人是什麼毛病,什麼事情都隻做一半嗎?任務就不說了,這種人約定什麼的也不記錄清楚一點……好歹給點提示嘛。

秦翌上這遊戲不過一個下午的事情,卻感覺過了很長時間,如果遊戲好友不是自己認識的人,他還不會這麼困擾。

可既然認識,並且曾經還有過故事,他也不由得會關心一下她們的情況。

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呢……算了,這個問題先不去考慮。

自己進遊戲打法時間隻是一部分原因,更重要的是要賺點生活費,在其他資產不能動用的情況下,他不想辦法弄點錢會餓死的!另外試著從遊戲中打探一些外界的訊息,當然這個是屬於次要的,有機會就打探,冇機會就算了。

他的角色行囊裡一個隻有167兩銀子,按照官方彙率,就是150塊左右的rmb。順帶一提,在這個遊戲裡,官方就是最大的交易平台,官方收購玩家的銀子,也會出售銀子。這其中是有一定差距的,並且官方出售的銀子都是收購而來的,官方並不會憑空創造出銀子來賣。

而且在智腦操控下,這種事情也是不可能發生的,遊戲世界有一套自己的經濟體製,憑空出現的貨幣會打亂這一體製的平衡。

秦翌看過了倚晴空這個號的行為日誌,發現她並冇有從事過任何賺銀子的活動,也冇花錢購買過銀子,交易記錄很乾淨。用這個號賺點錢,然後隻在網上消費購物,就可以避免拋頭露麵,從而減少被找到的機率。

嗯……這樣很宅。

他在飄香穀一處花園裡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,然後開始瀏覽關於《武林傳奇》這個遊戲的一切資料。現在的他,需要儘快熟悉這個遊戲的一切,不考慮其他,光是身上的銀子就讓他有點不放心。

也不知道虛擬人之前是怎麼做任務的,身無長物,又冇高強的武功,全靠籬下歌和仙仙她們武力支援?

但這可不是秦翌的風格,雖說是自己玩這遊戲是繼承與模仿為主,但也不能失了自己的性格。

槍係武學倒也不錯,相比較傳統觀念中的劍,他更傾向於刀或者槍之類的霸者形象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