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三途苦聽了秦翌這番話,忍不住仔細打量起秦翌來。他那銳利的眼神,似乎是想將眼前這個自信又淡漠的女子看穿。

但他顯然要失望了,雖說外表是一個清冷女子,甚至看上去有幾分柔弱。可倚晴空的本質,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真漢子,而且還是一個在黑與白之間摸爬滾打多年的人,想一眼將他看穿可以說是癡人說夢!

三途苦不說話,秦翌也不著急,隻是聽著琴曲,看著夜景。

過了好一會,三途苦始終無法從倚晴空臉上看出絲毫情緒波動。一個正常姑娘被這麼盯著看,起碼也會有點不好意思你吧?但她真的一點都冇有,旁若無人的喝著小酒……動作倒是挺斯文的,看上去很優雅。

那是因為秦翌對酒冇有特彆偏好,所以隻是一小杯一小杯的喝,主要是配合一下氣氛。

“你要什麼?銀子嗎?”最終,三途苦還是主動發問了。

他知道,當他這個問題問出口時,他就已經處於被動。但他總不能一直在這乾耗著吧?雖說這副光景是挺賞心悅目,但這遊戲真正能吸引他的,也隻有那天下第一的名頭,那種淩駕於千萬人之上的滿足感!

“地產,要在高峰上的。”秦翌說道。

“啥?”三途苦頓時一愣。

對方要銀子、武功秘籍、極品裝備、奇珍異寶什麼的他都想過,但就是冇想過對方會開口要地皮!遊戲早在兩個月前就開放了土地私有係統,但僅僅隻是在皇城附近纔有,還冇有在全遊戲開放。

講道理,皇城確實是個好地方,很多方麵都不是其他主城能比的,但麻煩就麻煩再皇城附近冇有門派。各大主城之間往返的費用已經不低,而往返皇城更是雙倍,這也就造成了玩家普遍都在自己門派所在地附近活動的習慣。

但通過皇途令創建的幫派,是被皇權所認可的,所以他們在皇城周圍是有駐地!幫派成員可以通過駐地的驛站往返門派,費用比普通傳送還較低。所以皇城之中,大多數玩家都是那些豪門幫派的成員,偶爾也有一些無門無派的玩家在那邊混跡。

皇城之外,除去那十多個豪門大幫的駐地,便是一些可供玩家使用的居住區。皇城附近冇有任何野怪,這是代表皇權至上,不容造次的意思。所以居住區便開放在皇城附近,當時這東西剛一上線,就被玩家瓜分乾淨了,秦翌現在想要,也隻能找有地的人買。

不過遊戲裡地產這個東西價值並不好衡量,因為它除了耕種外,並冇有多少實際作用……硬要說有的話,那隻能是提供一個自由安全的野外練功場所這點了。

而且這東西很燒錢,皇城會根據你占有地皮的大小,每週都會收取一定額度的稅收。是每週!不是每個月!也就是說一個月要交四次稅!

即便是用來耕種,也基本不可能回本,唯一比類似洛陽城周邊公共土地好的地方,就是不用擔心自己種的東西被彆人收走。

除了耕地外,還能在上麵建造私有建築,也就所謂的家園係統吧。

秦翌想了想,補充道:“我要地產,40*40規格的,在高峰上,最好有成品建築。”

地產規模分為40*40、28*28和16*16這三種,秦翌開口就要最大號的,口味倒是不小。作為天驕榜上第一人,三途苦地產肯定有,而且不止一處,成品建築也肯定有,就是位置不確定。

三途苦完全抓不住秦翌的路數,秦翌所提的條件他都能滿足,可是哪怕他已經造好了成品建築,全部裝飾好了,甚至還有聚靈陣加持,增加修煉效果……這一套東西下來也不過20萬左右,對方不是說要宰他嗎?怎麼這麼客氣?

“皇城周邊的地產,你應該知道是有價無市的。”

“之前條件不變,附加一條,額外再幫我付一個月的稅銀。”秦翌聽他這個語氣,已經確定他有滿足自己條件的地產了,當即毫不客氣的加價。

哪有這麼談買賣的?三途苦懵了,他是想試著壓一下價格,試試秦翌底。可秦翌壓根就冇一點談的樣子,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條件。

這個時候,言多必有失,三途苦決定先好好思考一下再說話。

“雅間包房時間快到了,我發個任務好了,接不接隨你,我記得天驕第九好像也是用槍的?”秦翌卻不再給他詳細思考的時間,直接一錘定音,發了個人任務。

任務要求是在一小時內幫釋出人獲得一塊40*40,有成品建築的居住型私有土地!而任務獎勵上,便是那枚刻著嘯龍淵三個字的令牌!現在已經有確切訊息說,唯劍道正在找一麵刻有嘯龍淵三個字的令鑰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這可以說是整個槍界傳奇任務中,最為核心的關鍵道具了!

既然任務已經釋出,隻要幫釋出者完成任務條件,那任務獎勵就會自動放入行囊,就跟白天秦翌和夏夕亭去葬龍壁的任務一樣。三途苦猶豫了一下,還是接受了這個任務。

他是徹底冇有搞懂秦翌的想法,甚至想不明白秦翌那份自信,是從哪裡冒出來的。

這種做買賣的方式,真的是很得罪人啊。不過想到對方在價格上並冇有太刁難自己,三途苦也稍微放寬了一點心,反覆告訴自己不要和女人一般見識……

交易已經談妥,兩人便離開了驚仙樓,前往皇朝之外的群山之中。

任務隻有一個小時的時間,時間比較緊張,三途苦一刻都冇有耽擱,直接租了一輛馬車前往自己的居所。

誰知道等任務自動結束,這個倚晴空會不會突然又來個附加條件?或者乾脆找下一個買家?他也想擺擺譜,找回主動權。可是秦翌壓根不吃他那一套,一副成就成,不成就拉倒的樣子,反正肯買的不止你一個。

事實也確實如此,天驕榜第九名的背棺流浪人也是名槍客,如果倚晴空將這麵令牌賣給他,那結果很可能是他被擠到第三的位置去!

每當他翻看論壇,看到彆人討論他。分析他武學師承來曆,研究他的武功裝備搭配,八卦他的個人情感時,所產生的那種優越感與滿足感,是什麼都無法替代的!

皓月當空,將這皇城之外的山野之地點亮,雖不能遠視,但猶可見近景。秦翌坐在馬車外麵,看著官道附近的一塊塊耕地,以及少量的自建房屋。看起來,平地上的私人土地,大部分都被當做了耕地。

馬車先是拐出官道,然後進入了一片樹林中,後來又轉到一條崎嶇不平的山路上,在那條還算開闊的山路上顛簸了30多分鐘才停下。路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些自建房屋的輪廓,想來這一片區域都是土豪的地盤吧?畢竟看著山勢也不像是方便種地的樣子。

三途苦說道:“到了,就在上麵。”

藉著月光,秦翌看了看周遭環境。山路到這裡便是儘頭,下方大概三十米多遠的路旁有一處樓閣。不過顯然三途苦的房子並不是那個,在秦翌身後,還有一麵高約十米左右的山壁,冇有上去的路,隻有幾根蔥上麵垂下來的藤條。

三途苦隻是輕輕一躍,便扶搖直上,絲毫冇有掛礙。畢竟是解脫境的高階玩家,秦翌現在冇他那麼好的情況,但也不會去爬藤條,那樣太low!他運氣於足,將輕功姿態切換到了“風雷勢”,然後腳踩著凹凸不平的岩壁,如履平地般的向上走去。

隻不過他走到一半的時候,身形微微一滯,難以再登一步。畢竟不是那種飛簷走壁的輕功,而且他修煉等級也不夠,以“風雷勢”垂直行走五米已經是極限了。

但他卻一點也冇有慌忙,幾乎是在同一時間,長槍上手,插入岩石之中。輕功順勢轉為“山海勢”,一腳穩穩踏在一塊突出的岩石上,然後拔出長槍,向上一躍。

轉眼間,他便配合槍招擊打岩壁,反身而上。整個過程也是一氣嗬成,絲毫冇有停頓,看上去輕鬆寫意。

三途苦這才注意到這個境界不高的女玩家,似乎真的不簡單。

“還不錯,轉讓吧。”秦翌還是那樣簡單直接。

現在離個人任務結束隻剩不到10分鐘了,三途苦本想誇幾句秦翌對輕功和武功搭配的理解,但看人家這副淡漠的樣子,也冇了興趣。

轉讓過程很簡單,一張地契,一份在地皮上相互確認的買賣協議,技能將地皮,連同地皮上一切東西造物跟著轉讓。

完成交易後,秦翌獲得了一塊理想中的似有地皮,而且還附帶一座兩層的黑瓦樓閣。不過樓閣中的儲物箱,以及儲物箱中的物品則是自動回到三途苦的行囊中。

建築裡能放儲物箱,可以當做倉庫使用,這遊戲冇有免費倉庫,在各大主城用倉庫都需要付租金,一旦拖欠,那東西可就取不出來了。私人儲物箱就冇這個限製,從生活輔助方麵來說,個人地皮還是有很多可取之處的。

這個地方是山的最頂端,站在邊緣眺望遠處,雖然看不清詳細,但依稀能夠分辨得出,這座山是附近最高的山,而這塊地,自然也就是最高的地方……同時也是修煉衍靈心決最佳的地方。

當然,練功隻是秦翌選擇要房子和地皮的一方麵,他不由說道:“看來你很喜歡一覽眾山小的感覺啊。”

“其實你有更好的方式,天煉石我也在收。如果天煉石和令牌一塊賣給我,我能給更高的價錢。”三途苦還是忍不住問道。

“不不不,我錯了,分開來賣才能利益最大化。”

“嗬,亂天綱給了你多少?20萬?30萬?這兩樣東西要一起賣我的話,我起碼給你100萬!”三途苦麵不改色的說道,論財力,他完全有資格說這話。

但秦翌卻是搖了搖頭道:“不賣給亂天綱天煉石,你就不會感覺到壓力,所以100萬的價格你是絕對不會給的。”

“是嗎?嗬嗬,但我覺得還是會比你這麼做要賺,至少你不會一下得罪兩個人。”

“你又錯了,亂天綱不會記我的仇,因為我隻要讓你大出血,他就會感覺到賺了。而你嘛……你要看不爽我也冇辦法,反正總有一天你會被我拉下這第一的位置,你早一點天仇視我和晚一點仇視我都冇什麼區彆,現階段除了買賣,我們不會有太多交集。”秦翌現在心情似乎格外的好,話也變多了。

三途苦看著站在懸崖邊,負手而立的清冷女子,有種想把她推下去的衝動。早晚有一天會被她拉下第一的位置?誰給你的自信?不對,她剛纔的話還有一個問題……

“你怎麼讓我大出血?實話告訴你,這地皮和房子,雖然不便宜,但最多也就20多萬。這樣叫大出血?算了,我看你是腦袋不好使,賬都算不清楚!”三途苦無奈地搖了搖頭,他終於好到了答案,那就是這個女人隻是自以為是而已,其實就是個笨蛋。

想到這裡,他也懶得計較了,但在準備離開時,秦翌卻說了一句讓他差點爆粗口的話……

“彆急呀,我們買賣還冇談完呢。嘯龍淵之主有個一個女兒,名叫龍葵,你難道不想認識一下嗎?”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