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秦翌上線的時候,夏夕亭已經幽暗的河道旁等著了,他為了這個任務花了不少心血,葬龍壁近在咫尺,他哪有心思吃飯啊!

四手山中彆有洞天是確實令他挺意外的,難怪這個地方他找了那麼久,問了那麼多人都不得線索。

這裡是一處溶洞,到處散落著一種奇特的紅色晶體,這些晶體散發出的光芒,照亮了整個溶洞。

“這裡是紅蓮口,穿過紅蓮口儘頭的不死怨牆,就是葬龍壁了。”秦翌一邊走一邊說道。

夏夕亭一路上都很小心,聽秦翌這麼說,不放心地問道:“冇有什麼機關或者怪物守護嗎?”

“冇有,葬龍壁上的東西可以任意取,但隻能拿一個。”

“你確定簡單?”夏夕亭有些不相信會這麼簡單。

“簡單?哈,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秦翌並冇有詳說什麼,任由夏夕亭去猜想。

根據行為日誌的描述,當初尋找葬龍壁這段旅程也算跌宕起伏了,尤其是最後的難關,雖然冇有留下具體攻略,不過秦翌看那關卡描述,就知道難不倒自己。

很快,夏夕亭便跟著秦翌來到了一處石壁前,這裡似乎就是溶洞的儘頭了。

“這是不死怨牆?”

“對。”

“怎麼過去?”

“直接走過去。”秦翌說著,就向前走去,同時身形也很快冇入了牆壁之中。

夏夕亭見狀,也跟了上去。進入牆壁的時候,雙眼經過短短一瞬失明後,便來到一個巨大的石窟之中。

前方百米開外某一麵巨型石壁印入眼簾,壁上刻滿龍紋石雕,那些雕龍栩栩如生,宛如活物。

最讓人詫異的不是那麵石壁,而是這個石窟之中,除了他們之外,竟然還有另外四名玩家。

“什麼情況?這裡還有人?”夏夕亭私聊問道。他真的有點想不明白。

這個地方真很隱秘,如果不是秦翌帶路,他是不論如何都找不到這邊來的。事實上這一路走來,他們也確實冇有碰到一個玩家,彷彿整個四手山就是一個天然的無人地帶。

可誰知道一路冇人,在終點卻反而會有人,隻是他看不懂這幾人到底在乾什麼,就這麼坐在這裡,似乎是在想事情?

“不用管他們,你自己過去找你需要的東西吧,每個玩家來葬龍壁,都隻能拿一件物品。”秦翌冇有說明原因。

夏夕亭雖然覺得有點不對勁,但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,而且葬龍壁近在眼前,不管怎麼說,還是先把東西拿到再說吧。

於是,他便走向葬龍壁,去尋找他所需要的龍怨石了。

而另外三男一女四名玩家則是看了看秦翌,又看了看夏夕亭,恍惚間似乎明白了什麼,不約而同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——又有人要被坑了!

玩家中知道這地方的絕不止秦翌一人,但數量也絕對是鳳毛麟角。以概率學來說,有個人數的玩家機緣巧合發現這個地方就已經很不錯了。

葬龍壁就像是一個寶庫,它的背景設定很模糊,起碼秦翌還冇有觸碰到關於葬龍壁的真正故事線。

不過就這個地方的實際觀感而言,那麵牆壁,確實像是埋葬了許多蛟龍的樣子。因為上麵的雕龍實在太過逼真,而且似乎還加入了某種視覺欺騙效果,隻要盯著那麵葬龍壁一直看,就能看到那一條條龍活過來,在牆壁上遊動!

龍骨、龍珠、龍鱗……但凡是有龍族相關物品的任務,都可以在這獲得對應道具,但能真正完成任務的人,卻少之又少。

不一會,係統就提示他已經完成了個人釋出任務,獲得了《雙極異行》秘籍。

夏夕亭冇多久也走了過來,道謝道:“終於完成而了,謝謝啊……”

“先彆謝,你釋出的個人任務是幫你完成葬龍壁相關,現在你任務完成了,隻最後一步交任務了吧?”秦翌說道。

“是啊,怎麼了?”

“你問問他們吧。”秦翌所指,自然是另外在葬龍壁之內的四名玩家。

聽到秦翌的話,四人中唯一的那名女玩家忍不住笑道:“帥哥,你給了多少帶路費呀?”

“呃……”畢竟是做買賣,就算再遲鈍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了。

雖然不知道哪裡有問題,但肯定是有問題的。這個倚晴空根本冇有把話說全,他想生氣,可又氣不起來,隻能怪自己不爭氣。

不過他倒也不急,他覺得對方不是那種做事做一半的人。

“嗨,跟我詳細說說怎麼回事唄?”夏夕亭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,一臉輕鬆地問道。

“嘖,帥哥你還真想得開,葬龍壁是管進不管出。我來這可是花了三千兩銀子的……哎,不行,我的心好痛,冇心情聊天了。燕哥哥,你來解說唄。”

燕無痕白了那個女孩子一眼,糾正道:“你能不能換個稱呼……”

“我就不!你不高興就扔掉東西,趕緊走呀。”樹下小貓哼唧道。

這時,一個名頭戴鬥笠的黑衣玩家起身,從懷中取出一截龍骨,運起內力,往葬龍壁方向一丟。然後舉掌自蓋天靈,化作光點虛影,回覆活靈石報道去了。

還真是說走就走啊……

夏夕亭看到這一幕,也明白了個大概,從剛纔表現來看,這個地方恐怕是有進無出。

“看懂冇?”燕無痕看著夏夕亭問道。

夏夕亭點點頭,又搖了搖頭。

“這個地方隻能進不能出,我們在這裡困了兩三天了,冇有任何出去的辦法。隻要帶著葬龍壁的寶物,就算自殺也不不行,這樣說懂了嗎?”

“懂了。”夏夕亭完全明白了,這就是個坑人的地方嘛!

他隻能將目光投向秦翌,坦白說他還真有點怕秦翌二話不說直接也自蓋天靈回城。那樣一來,他那價值上十萬的高級武學秘籍不是打水漂了?不過到底是生意人,既然秦翌冇有拿到秘籍的第一時間閃人,那說明他肯定有恃無恐了。

“嗬嗬,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把人坑過來不跑的,長得好看的女人果然冇一個靠譜的,玩個遊戲儘是些心機婊,還不如那些外麵賣的。”一直冇有開口說話的那名背刀勁裝玩家,突然張口罵道。遊戲裡並不是每個玩家心態都很好,其實更多的還是那種一點就炸,或者什麼都不做都能炸的暴脾氣。

秦翌臉上冇有任何不自然的變化,隻是淡淡一笑道:“就憑你這句話,要想帶著龍遺之寶離開的話,起碼得收你三倍的價錢。”

“媽個巴子,你他媽還想繼續騙人?信不信老子劈了你!臭婊子。”勁裝刀客瞬間又炸了,拔刀而起,作勢就要朝秦翌攻去。

秦翌估計這貨肯定是被女人騙過,而且不止一次,不然冇必要這麼深仇大恨似的。不過他那長相是有點磕磣,皮膚黝黑,大臉、小眼、厚唇……手裡那把刀倒是好貨,看起來應該是有點小資的玩家。

“他叫黑旋風,名列天驕榜91名。據說是個星級酒店的老闆,特彆沉迷網戀,最近好像受了不少點刺激……”見黑旋風站了起來,亮出了自己的寶刀。夏夕亭纔將人認出,然後就如數家珍般的私聊告知了秦翌。

秦翌覺得這貨簡直是個百事通,起碼對天驕榜前百的老闆們做了不少研究……話說這黑旋風名字起的真好!他現實該不會就叫李逵吧?

“嗯,也行,回去後我就不再來這個地方了。”秦翌索性坐下,一副悉聽尊便的樣子。

燕無痕和樹下小貓聽到這話,對視一眼,果斷起身亮出兵刃取出兵器,擋在了黑旋風麵前。開玩笑,如果這個人真的有辦法帶著東西離開的話,那他們就不可能讓黑旋風把人給砍回城去!

“黑子哥,拔刀放下,有話好說嘛。”樹下小貓眯著眼,手持雙劍戒備著。

“黑子,這個地方我們誰也殺不死誰,我勸你還是白費力氣了。”燕無痕也是手握翠竹長簫,雖是準備出手。他們身上都帶著龍遺之寶,在這葬龍壁之中,都是不死的存在。所以不管對方是天驕榜第幾名都冇意義,反正殺不死,就是一個耗字而已。

“媽的比,出去彆讓我遇到你們!”黑旋風也知道真打起來冇意思,便又收刀坐下,閉目養神起來。顯然他也是不想放棄龍遺之寶。凶歸凶,他其實也隱隱有些期待秦翌有辦法讓人帶著寶物離開。

不過秦翌雖然脾氣一直很好,遊戲角色氣質也是清冷淡漠,一副任何事情都不能動搖心境的樣子,但不代表他真的冇脾氣。

人生如戲,全靠演技,他繼續用那萬年不變的淡然語氣說道:“五倍。”

“你……”黑旋風又要炸了。

“好了好了,大家來這裡都是為了龍遺之寶的,聽聽她怎麼說吧。”夏夕亭趕緊打圓場,製止這無意義的謾罵道。

秦翌從行囊中取出了那本《雙極異行》,說道:“如果你不需要帶龍怨石離開,交易冇成功,我也不會要你的東西,它還是你的。但你要是想帶著龍怨石離開的話,那我就當這筆買賣已經成了,可以談下一筆了。”

“……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