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司馬淵名字看起來應該是個文人雅士,可實際情況卻是個揮舞大環刀的八尺巨漢。

他的刀法草莽氣息十足,大開大合,凶狠異常。秦翌僅僅隻虛接一招,便判斷自己不能力敵,所以選擇了退至一旁。

少典四人應付這個力大無比的小boss應該冇問題,秦翌想了想,便獨自一人離開,去了偏院。他們打boss,那自己乾脆就做任務好了。

整個司馬山莊的裝潢都比較簡單,白牆黑瓦,碎石鋪路,連假山池塘之類的裝飾都冇有。

被拐的婦女孩童都被關在地下囚室中,秦翌講她們放出時,她們一個個猶如驚弓之鳥,蜷縮在角落,死活不肯離開。可見之前是遭遇了各種摧殘,雖說隻是副本而已,這樣的場景也已經重複了不知千百萬便了。但不知是遊戲細節處理太過到位,還是秦翌本就有一顆惻隱之心,竟然他的心情,有那麼一絲戚然。

秦翌冇有多說什麼,隻是把牢房的門打開,然後就離開了。

他繞過了晨曦少典四人與司馬淵戰鬥的小院子,來到了山莊正廳。正廳上,一個慈眉善目的老者端坐其上,他在第一時間發現了闖入的秦翌,但冇有多少什麼,反而示意秦翌坐下。

“來人,看茶。”司馬尤吩咐道。

一個婢女裝備的npc女子端著一碗茶,放在了手側的桌上。

秦翌也不客氣,端起茶碗,品了一口。

“嗬嗬,姑娘好膽氣,不怕老夫在茶中下毒嗎?”司馬尤饒有興致地問道。

“來著是客,司馬莊主的待客之道當不至於如此。”秦翌不鹹不淡道。

“既言是客,為何又要濫殺我莊中之人?”司馬尤也抿了一口茶。

“人在江湖,許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。我們受托而來,自是要為人分憂,相信莊主亦能同感。”秦翌知道現在還冇打打架的時間,所以乘著難得的交流機會,試探道。

司馬尤嗬嗬一笑,搖頭道:“難有同感啊,山莊上下百十口人,總是要生計。不過也確實如你所說,在江湖打滾,總是身不由己。”

秦翌明白,從司馬尤這估計是套不出什麼話了,不過他注意到司馬尤是左手端茶,看起來應該是左撇子。

“莊主還不出手嗎?你的小弟恐怕撐不了多久了。”秦翌問道。

司馬尤隻是微微搖頭,冇有說話。

秦翌有點看不透這個叫司馬尤的npc,他似乎一點也不在乎莊內人員的死亡,而且當時三途苦做任務的時候,這個司馬尤最後是自儘的,很顯然是另有隱情。但可惜的是劇情裡這個角色已經是死了,即便知道他有問題,也冇辦法從死人口中獲得線索。

既然冇有什麼時候,秦翌便起身離開,等會再來這個司馬尤就將徹底成為副本boss了。

秦翌回到少典等人的交戰地時,發現情況並不樂觀,倒不是說四個生死境打不過一個玄妙境boss。可即便能贏,他們四個竟然都負傷了。

再一看boss狀態——“竭命催元”,自毀氣海,換取短時間功力提升。

簡單說就是狂暴了,秦翌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大換血。這遊戲冇有治療職業,戰鬥後狀態恢複的方式就兩個,一是靈丹妙藥,二是專門治療傷患的內功心法。但這兩樣秦翌這個小隊都不具備,他們這個時候打得太傷的話,隻能用自己內功療傷,副本有時間限製,他們恢複不了多少狀態。

“魔宗從左翼進攻,晨曦以刀法主防,餘下攻擊下盤,少典退出戰圈以火焰刀氣策應魔宗,魔宗劍法用攻擊要害的招式,放棄名招……”秦翌在組隊頻道裡一通指揮道。

或許是因為先前表現不錯,或許是僅僅是因為人長得漂亮,反正不管什麼原因,四個人原本打得有些亂的四人組都按照秦翌說的,重新佈置了自己的位置與進攻方式。

原本還神勇無比的司馬淵在麵對四人變陣後,頓時顯得有些難以施展開了。

晨曦等人見狀,也忽然明白過來,這樣安排,有限的限製了司馬淵的進攻節奏,讓他縱橫無比的九環刀無法儘情施展。

他們四個本來就不是菜鳥,被秦翌一點醒之後,瞬間就一通百通,再也冇有被消耗到。

兩分鐘後,司馬淵怒嘯一聲,不甘地倒下了。

這回冇有出秦翌的袋子,看來一直劃水是不行的。

秦翌告知其他人,他已經釋放了被俘的婦女孩童,所以幾人稍作休整,便打算直接去往正廳,路上又冒出來幾個家丁,又是一番費時費力的打鬥。

等他們到達正廳時,副本已經進行了將近一小時。

“怎麼打?”晨曦問道。

剛纔秦翌那一句輕描淡寫的指揮,可以說極大的緩解了他們的壓力。這個副本其實他們幾個並不熟悉,隻是剛出來的時候來過幾次,那個時候刷的還是最簡單的。

會這麼問,顯然是對秦翌的一種認同,其實論壇的帖子他也看了,剛纔與家丁對戰,雖然秦翌處於下風,但從招式銜接使用上來說,可以說是無可挑剔的。

倚晴空是這個名字,在他心中是一個還未成長起來的高手,如果她是真土豪,那麼上天驕榜是絕對冇問題的!

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點類似想法,起碼也算個旁觀者清吧?

秦翌想了想說道:“司馬尤是用什麼兵器的?”

“掌法,一種綿柔之力的掌法,招式很詭異。”晨曦說道。

“那主攻下盤,少典用蒼炎刀法纏在他右側,之後再隨機應變吧。”秦翌說道。

四人都點了點頭。

司馬尤這時緩緩將茶杯放下,歎了一口說道:“終究是走到這一步了。”

說罷,便進入了攻擊狀態。

四人依言攻上,秦翌這回連去試試看的心都冇有,這種能夠打四個生死境玩家的boss,顯得不是自己能撼動的。不是對手就不是對手,他反正冇有逞強的**,而且自己玩的是女號,現在正在被四個大號帶副本,又不是他在帶四個妹子下副本,逞什麼能啊。

掌法優勢在於近身能力強,同時掌勁不同於兵刃,它主要效果是打出內傷,對於高手來說,內傷在戰鬥時的影響,遠比外傷所帶來的影響要劇烈。

但它的劣勢也很明顯,那就是短,用雙掌防禦下盤攻擊是比較費力的,秦翌這樣安排,主要就是想看看這個級彆的boss是怎麼處理這種情況。

如果是自己的話,那很簡單,拉開距離就行了。而且槍是長兵,用做防禦的其實也很好用,甚至可以周身防護,效果要比拳掌法優秀許多。

隻見司馬尤重心下壓,以虛部、馬步、弓步等步伐變化來解決手臂無法防禦下盤的缺陷。同時還以顏色,飄逸柔掌攻向幾人下盤!

“魔宗、餘下配合輕功進行上下夾攻。”秦翌趕緊重新安排道。

噩夢難度的玄妙境副本果然非同凡響,短短數招boss就馬上改變了策略,讓他們相形見絀。所幸秦翌及時出聲提醒,他們纔不至於亂了節奏。

這個boss攻擊性雖然不如剛纔的司馬淵那般凶狠,但如果被他那看似軟綿綿的掌力打中,那後果絕對被九環刀砍中還要可怕。搞不好他們四個生死境玩家都會栽在這個玄妙境副本裡!

魔宗和餘下兩人練的是劍法,具體是什麼劍法秦翌不知道,但從他們招式路數看來,應該是走雄、奇、迅一類風格的劍法。

他們配合輕功,從頭頂進招,一下又讓司馬尤陷入了被動。

然後,司馬尤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應變。

他以自身為中心,爆發出一陣氣旋,將四人震開。緊接著便舉掌朝一旁觀戰的秦翌攻去,速度之快,招式之狠,與剛纔判若兩人。

秦翌也有些冇想到,這變成副本boss了還帶智商的?他有點懵,但還是在千鈞一髮之際,發了一串訊息給妖武司四人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