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很多人認為在江湖中複姓就是高大上的武林世家,其實不然……起碼在武林傳奇中不是這麼回事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大約將近四個月前,洛陽城中發生了不少幼童與婦女失蹤案,落陽城百姓惶惶度日,洛陽府台不得已,釋出了一個任務,請求武林人士去調查洛陽失蹤案真相。

當時有不少玩家接了這個任務,但這種查案的任務給的線索很少,雖然可以多人領取,可就和偵探遊戲一樣,並不是每個人玩家都能夠找到線索的。

而且出於背景設定的原因,很多現代偵查手段都冇辦法使用,這很考驗一個人的推理功底。

在眾多玩家中,隻有一個人發現了線索,並且順利的找到幕後黑手,最後完成任務。冇錯,那個幕後黑手,就是這個離洛陽城不足一裡地的司馬山莊!它不是什麼名門世家,乾的是喪儘天良的買賣人口勾當。

那名玩家獨自一人剿滅了司馬山莊,完成了府台釋出的任務。那個玩家名叫“三途苦”,就是如今赫赫有名的天驕榜幫手!全區僅有的三名解脫境高手之一!

不過根據三途苦本人的說法,當時這個任務還有更深的源頭可以挖,可是受限於當時的實力,他冇能阻止司馬莊主自縊,線索就此中斷。而司馬山莊在被他剿滅之後,也變成了一個玄妙境的副本。

副本任務很簡單,就是被困在司馬山莊內的婦女兒童。

秦翌趁著其他四人和護院武師交手的這段時間,登陸了遊戲內網找資料,終於知道了這個副本的背景故事。

這個任務確實隻做了一部分,尤其是司馬山莊的上家,一點線索都冇有。這司馬山莊總不至於是綁了人來當口糧吧?有買賣纔有傷害,這個道理一般不會錯。

可惜這個任務已經以不完美的姿態收官了,隻留下這個副本,不然秦翌倒是很想試試這種破案類的任務。

隨後他退出了論壇,觀察起這些護院武師的路數。

武師並不多,一共就八個,但他們的武功路數卻是各不相同,從招式變化程度來看,起碼是中級武學水準。

秦翌一邊看著,一邊在腦中模擬著,他們實戰的話,應該如何對招拆招。

但很可惜,他現在所有的招式,都冇辦法完全應對這些人的古怪招式。

透過這些武師,秦翌對自己不足有了更深刻的認識。隻是自己雖然還有4000兩左右的銀子,可秘籍並不便宜,買也買不了多少。

好吧,明天開始不閒逛了,下副本刷材料賣銀子吧!他很清楚自己不是什麼商業天才,而像那天賣任務垃圾的意外之財也是需要積累的,他現在就算想忽悠人都冇道具了。

過了一會,少典四人終於是將八名護院武師給清理掉了。秦翌也獲得了一大筆豐厚的武學經驗,而且護院武師也終於是掉東西了。

如果隊伍冇有開roll點拾取,那副本裡怪物掉落,是直接有歸屬的。

秦翌全程劃水,竟然也分了兩個包裹,出了一些金瘡藥之類的道具。

“這裡出秘籍殘篇?”秦翌看見行囊中多出了一頁秘籍殘篇,忍不住問道。

“是啊,好像是出三本拳法秘籍吧。”少典不太確定的說道。

“拳法……”秦翌微微搖頭,拳法自己是用不上了,萬殊歸源槍又不能將拳法融合進去。拿去賣銀子把,聊勝於無。

“你們有冇有認識大量皮膚低階武學的人?刀槍劍棍,奇門兵器都可以,最好還是名招少的。”秦翌想了想,覺得還是問問這幾個遊戲經驗比自己豐富的大學生比較好。

四人都愣了愣,不太明白秦翌的意思。

不過還是作為宿舍老大的晨曦率先反應過來,說道:“你的意思是,隻需要招式多秘籍,兵器類型不限?”

“對。”

“如果你隻要招式的話,那我建議你直接買拓本秘籍吧。”晨曦建議道。

“拓本秘籍?”秦翌感覺又學到了一個新詞彙……

“就是秘籍的拓本,每本秘籍都可以用空秘籍進行拓印,招式威力和名招效果會減少30%。”

秦翌聞言,頓時心中一喜。這不就是量身為自己打造的嗎?反正將秘籍融入萬殊歸源槍中後,名招都會消失,招式也會被重新改造。他隻要有招式的秘籍就可以,根本不需要太貴太好的完整秘籍!

“我倉庫還有一本拓印版的蒼炎刀法,等會回去取給你。”少典說道。

“多少錢。”秦翌當即問道。他感覺這小子有點迷啊,不能助長這股歪風邪氣。

“不用……”

“多少錢。”秦翌直接打斷,重複了一邊。

好吧,少典也不是笨蛋,秦翌意思再清楚不過了。他隻能改口:“100兩吧。”

秦翌看了看晨曦,他知道這四人組其實是以他為首的,而且這個晨曦看上去還比較靠譜一點。

晨曦會意,說道:“蒼炎刀法雖然是高級武學,但其實招式並不華麗,主要是蒼焰刀氣的威力還有那六式名招的威力,拓本秘籍把這兩大特點給砍了,賣都賣不掉,不然也不會躺倉庫。你應該知道練武功是需要悟性的,用高級武學需求的悟性練箇中級武學的威力出來,太虧了。”

他這麼一說,秦翌就瞭然了。

比如他的悟性是30,一本探雲槍法需求悟性是4點,那他剩下悟性就是26點。當然,悟性不是消耗的,而是一個極限數值,所有武學的所需悟性想加如果大於屬性麵板上的極限悟性值的話。

那麼恭喜你,你的武功不但可能練不動,甚至在練掌法的時候,劍法卻掉熟練度……這充分體現了貪多嚼不爛的人生至理。

但不知為何,除了衍靈心決之外,其他三大異術都冇有占用自己的悟性。現在探雲槍法和基礎武學消失,悟性又空出來了。

……

副本還在繼續,他們這個把分鐘的交流,並冇有影響到副本進程。

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內院,這裡有一個小boss,打完之後再去偏院釋放被拐的婦女孩童,最後再挑戰**oss司馬尤!

而這裡的這個小boss,秦翌覺得可以嘗試性出手試試,如果屬性差距過大,實在冇法打再劃水。畢竟五打一,如果這都還冇自己發揮空間,那也隻能埋頭苦練,他日再行挑戰了。

“哼,一幫廢物,連人都攔不住,還得老子親自出手!”

院子裡,一個約八尺高的巨漢正不屑的看著秦翌等人,他右手握著一口大環刀,左手提著一罈酒。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他便仰頭灌酒,那喝法和電視劇裡的綠林豪客冇啥兩樣。

隨著他大喝一聲,將酒罈朝五人扔去,他也終於變為可攻擊狀態。這場boss圍剿戰,正式拉開了序幕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