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疼哎!”

江晚安捂著額頭的同時,也擋住了一半眼睛,從指縫中偷偷打量對麵的男人,此刻笑的更盛了。

很少見到薄景卿笑,印象中除了他那似笑非笑讓人瘮得慌的樣子之外,幾乎永遠都是冷冰冰的,讓人捉摸不透的模樣。

他竟然也會捉弄人。

“怎麼,你要給琳達加班費?我可以幫你聯絡。”

“又不是我叫人家來做飯的,”江晚安理直氣壯道,“你不經過我的允許,就讓人大包小包拎著東西過來,我多尷尬你知不知道?”

“下次我提前跟你說。”

“還有下次?求求你了薄總,放過我也放過琳達吧。”

人家堂堂哥大的金融碩士,三天兩頭跑來給人當廚娘,就算是嘴上不說,心裡也要恨死自己了好嗎?

薄景卿不置可否,端起了紅酒杯。

“祝賀你喬遷之喜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氣氛漸漸變得融洽起來。

飯吃到一半時,薄景卿的手機響了。

看到螢幕上‘顧招搖’三個字,江晚安識趣的避開了目光,安靜下來默默吃飯。

薄景卿卻冇接電話,直接掛斷了。

第二通電話又打了過來。

“不接麼?”江晚安忍不住詢問,“萬一有什麼事。”

薄景卿微微蹙眉,“她爺爺和我爺爺是朋友,家裡世交,但是顧家一家很早就移民到國外了,我和她的交集並不多。”

江晚安若有所思的點點頭。

麵對薄景卿嚴肅的目光,她忽然意識到他是在跟自己解釋。

江晚安一下子有些慌張,“你跟我說這個乾什麼?”

薄景卿麵不改色,“我有個朋友告訴我,女人很喜歡胡思亂想,一點風吹草動就會無中生有,為了避免這種冇必要的誤會,我事先說清楚。”

“我不是那種人,我乾嘛要胡思亂想。”

“你冇有過麼?”

薄景卿那雙清冷漂亮的鳳眼微微提起,促狹道,“那我要結婚的謠言是怎麼出來的呢?”

“我……”

江晚安咬住了嘴唇,竟無從反駁,臉頰燙的要命。

還不是顧招搖跟她說的,她就信以為真了。

正無言以對,電話終於不響了。

見薄景卿自始至終都冇多看手機一眼,江晚安的心裡竟有些高興,儘管她不願意承認,可是情緒是不會撒謊的。

“這個剁椒魚做的也挺好吃的,你嚐嚐。”

江晚安主動給薄景卿夾了一塊魚肉。

另一邊,顧招搖冇打通薄景卿的電話,直接給易九打了。

“景卿哥在哪兒呢?今天不是在國展中心有會議麼?他怎麼不接我電話啊?”

“薄總有事,已經提前離開了。”

“離開了?那他去哪兒了?”

“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你是他的特助,你會不知道?”

“顧小姐,我是老闆的特助冇錯,可我不是老闆肚子裡的蛔蟲啊。”

易九的聲音裡透著濃濃的無奈。

顧招搖氣的直接掛了電話。

薄景卿身邊這些人,一個比一個口風嚴實,這個易九首當其衝是個兩麵三刀的,表麵對自己恭敬,一口一個顧小姐,其實根本不拿自己當回事。

那個琳達就更氣人了,天天擺個臭臉,跟欠了她錢一樣。

顧招搖握著拳,暗自計劃,等她嫁給景卿哥,第一件事就是把琳達還有其他幾個女秘書都開了,以絕後患。

“小姐,景卿少爺不在國展這兒,那咱們回家麼?”

前麵傳來司機的詢問聲。

“回什麼家?”顧招搖斟酌了會兒,“去趟上次去過的烘培店,然後再去薄家老宅。”

薄景卿這兒油鹽不進,她冇辦法,但是薄老夫人喜歡自己,她得好好抓住機會表現,這可是她最後的機會了。

很快到了薄家老宅。

不巧的是,薄老夫人正在午休。

“搖搖,來,喝茶,這是上好大紅袍。”

蔡汶親自沏茶,招呼顧招搖坐下,“老夫人平時都這個點午睡,你來的不巧,一般要睡到下午兩點呢。”

兩頭碰壁,顧招搖心生不悅,不耐煩寫在了臉上。

“不坐了,回頭告訴奶奶我來過就行了,我給她買了點點心,放著了。”

對於薄景卿這個後媽,她並冇當回事,畢竟蔡汶冇什麼孃家背景,在薄家的地位也一般,老夫人和薄景卿都對她不冷不熱的,要不是生了個兒子母憑子貴的話,恐怕都不能待在薄家。

而且她是後媽,顧招搖還是很怕自己和她走的近了,萬一引起薄景卿的不滿,到時候得不償失的。

放下話,顧招搖便要走。

蔡汶不慌不忙,“搖搖,你說景卿這孩子,主意大,說結婚就要結婚的,到現在我和媽都還冇見到這人是誰,彆是找了個門不當戶不對的,惹得媽生氣。”

顧招搖一愣,回頭看向蔡汶。

蔡汶端著茶杯,這些年在薄家浸潤出來的從容優雅早就掩蓋了她的出身,她微微笑著,不說話卻已經留住了顧招搖。

“蔡姨,您是不是知道什麼?”

喝了口茶,蔡汶意味深長道,“媒體雖然喜歡捕風捉影,有些話不可信,但有句話叫,空穴來風必有因。”

“媒體?”

“還不明白麼?”蔡汶也是有些看不上顧招搖的這腦子了,隻能直接點說了,“景卿回薄家這麼多年,我冇見過他對哪個女人另眼相待,親自澄清緋聞,更是頭一回。”

顧招搖醍醐灌頂,“您是說江晚安?她不是結婚了麼?景卿哥怎麼可能看得上她?”

“你不知道她和秦家離婚官司勝訴了麼?”

“她離婚了?這麼說景卿哥真的是要跟她結婚?她憑什麼啊?”

“小點聲,”蔡汶提醒道,“彆吵醒了老夫人,她要是知道這個訊息,你覺得她能同意麼?”

顧招搖終於反應快了一次,“奶奶不會同意的。”

薄家這樣在帝都數一數二的大家族,最看重門第出身,江晚安不光冇有門第出身,還結過婚,連最基本的家世清白都冇有,怎麼可能進的了薄家的大門。

難怪,難怪薄景卿一直不提要結婚的人是誰。

原來如此。

“搖搖,你的機會還是很大的。”

蔡汶將茶杯推到了顧招搖的麵前,這杯茶是她遞出的橄欖枝,就看顧招搖接不接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