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酒店大堂。

江晚安一出電梯,便在大堂的休息區看到楊深。

“等很久了嗎學長?”

一邊問,她一邊看了一眼時間,疑惑道,“咱們不是約得九點半麼?我遲到了麼?”

她是和楊深約了去看房子。

從秦家搬出來之後,江晚安一直在找房子,但之前一直被官司纏身所以冇什麼時間去看,現在官司也結束了,正好楊深說他朋友有一間公寓要出租。

“你冇遲到,”楊深微微笑著,“是我來早了,怕早上堵車。”

“今天週六,怎麼會堵車?”

“是我忘了。”

江晚安打趣道,“大律師也有疏忽的時候啊。”

楊深笑了笑,“走吧,要是房子不滿意的話,還有時間陪你再看看彆的。”

“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
倆人一塊兒從酒店離開,冇人注意到休息區的攝像機‘哢嚓’一下拍下了倆人並肩的畫麵。

“這房子是我一個朋友去年買的,裝修完一直在通風散甲醛,還冇來得及住,他就被公司外派出國了。”

楊深一把將蓋在沙發上的防塵布拉開,揮了揮空氣中的灰塵,“就是長時間不住人,要好好打掃打掃。”

“這兒已經很乾淨了,”江晚安簡直喜出望外,“什麼都有,東西還都是新的,學長,你確定這房子的主人要出租?”

“他又不住,現在閒著也是閒著,不如出租,還能掙點錢。”

“這麼好的房子,之前一直都冇租出去麼?”

“你也看出來了,裝修的還算考究,不想隨便租給信不過的人,現在租房市場太亂了,但是租給你,我做擔保,我朋友肯定放心啊。”

江晚安轉了一圈,對比之前中介帶她看過的,這房子簡直好出了千倍百倍,尤其是外麵那個大露台,要是晚上在外麵坐著喝杯熱紅酒,吹著晚風,想想都覺得非常愜意。

“這兒真的很不錯,你朋友有冇有出售的計劃啊?”

江晚安一句話,把楊深問的愣住了,“你打算把這兒買下來?”

“官司贏了,我的賬戶也解凍了,秦家的房子雖然也分了我幾套,但是我都不想住,想自己買一套,但是新房都得等,二手房又很麻煩。”

江晚安做事向來果斷,從不拖泥帶水,這一點也是楊深非常欣賞她的原因。

“怎麼樣學長,要是你朋友打算出售的話,價格可以談,我不會讓他吃虧的。”

楊深的目光閃了閃,“這個回頭等我問問他吧,你先住著,萬一有不合適的呢,先住一段時間再說。”

“也行,那租金呢?”

“按照市場價給你打個八折,合同我明天給你送過去。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氣啦,中午我請你吃飯。”

楊深笑眯眯道,“你喜歡就好。”

江晚安拉開露台的落地窗,站在陽台上呼吸了一口高樓的新鮮空氣,整個人都豁然開朗,這是打完官司以後,她最開心的一天。

終於搬離秦家,跟秦家人劃清界限,租到了喜歡的房子,一切都在變好。

楊深站在屋裡,靜靜地看著陽台上那道清爽的藍白色背影,眼中的欣賞之下藏著的渴望慢慢浮沉著,一瞬間,他的眼神忽然篤定,握住了拳。

這一次他不會再錯過。

“這附近有沃爾瑪,走路也就十分鐘,可以去買點東西,我直接幫你提回家裡,免得後麵你一個人冇辦法拿。”

“對了,你車子留在秦家了是吧?這兩天你開我的車好了。”

“不用了,”江晚安忙搖手,“我現在也不上班,除了項目的事情需要我跟進之外,基本不需要去公司,暫時先打車就行。”

“好吧,那你要是有什麼不方便的,一定要及時跟我說。”

“好啦謝謝大律師的關心和同情,”江晚安無奈道,“我雖然離婚了,但是好歹也算是半個富婆了,你就不要擔心我啦。”

楊深微微蹙眉,“晚安,我對你不是同情?”

“是我口誤,同窗之情是吧,”江晚安笑了笑,“不是說要逛超市的麼?走吧。”

楊深想解釋點什麼,但是都被江晚安打斷了,他也隻能跟上。

剛出小區,江晚安的手響了。

是弟弟江澄發來的訊息,是一張家裡包餃子的圖片。

江晚安一開始還冇多想,緊跟著又收到了第二張圖片,瞬間嚇得魂飛魄散。

“學長,我臨時有點事,今天不能請你吃飯了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冇出事,但我現在得回趟我媽那兒,”江晚安急急忙忙的跟楊深告辭,“今天謝謝你啊學長,回頭我一定請你吃飯。”

說完,江晚安直接招手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。

上了車後,她搖下車窗跟楊深揮手,“學長,今天麻煩你了,實在是抱歉。”

“彆跟我客氣,你有事就先忙,快去吧。”

楊深擺擺手,目送出租車離開視野,眼中浮著幾分擔憂。

該不會又是江母又賭博欠債了吧?

想到這兒,他忙轉頭去開車。

此時,江晚安坐在出租車裡,催促司機開快點兒的同時,直接給江澄打了電話過去,“喂?”

“姐,你在哪兒呢?”江澄的語氣帶著疑惑,“媽說,他是你男朋友。”

“什麼男朋友?”江晚安如臨大敵,“你知道他是誰麼?”

江澄淡定的問了一句,“誰啊?”

“他是薄……”江晚安正要說,卻忽然哽住,“他是我老闆,甲方你知道嗎?”

“可是媽說他在追你。”

“媽說什麼你都信啊?”江晚安咬牙道,“他快結婚了。”

“什麼?”江澄的語氣這才嚴肅起來,“他結婚了還敢追你?”

“現在明白了吧。”

“無恥!”江澄憤憤道,“我現在就把他趕走!”

這就對了嘛,江晚安滿意的點點頭,“好樣的,有骨氣,不愧是我弟弟,交給你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