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從前,秦時是不屑碰她的。

畢竟,一個老土又木訥的女人,很難讓人有性.趣。

但江晚安今天給了他很多驚喜,他才發現這是一塊認真雕琢就能綻放出奪目光彩的美玉。

他不受控製的伸出了手……

不過下一秒,心心念唸的美人就躲開了。

自己的好意被拒絕,秦時心裡萌生更多想要占有她的強烈**。

“晚安,彆裝了。”他扯開自己的領帶,“其實你一直都想得到我不是嗎?員工也都陸續下班了,在這裡不會有人打擾我們。”

江晚安腦補出了秦時今天和宋心暖在辦公室暢快淋漓的畫麵,心裡一陣噁心。

“叩叩叩!”

她正要將朝自己貼近的秦時推開,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,“江總,薄氏的總裁過來了?”

薄景卿?

他突然來做什麼?

江晚安聲音帶著些慌亂,“你和他說,我已經下班了,改天再和他見……”

“為什麼不見他?”秦時看著她的眼神多了幾分責怪,“你知不知道薄氏的項目對我們很重要。”

“嗯,你真的想讓我見他?”江晚安冷笑。

她怎麼就忘了,秦時本就是一個見利忘義的偽君子。

卻是不知道,這男人在知道她和薄景卿發生了那種事情之後,又會露出什麼嘴臉?

本是因為尷尬,江晚安纔想拒絕。

但現在被秦時不滿地盯著,她心裡迅速萌生想要報複的心思。

最終,還是將薄景卿請了進來。

因為身份尊貴,薄景卿身邊常年有保鏢和助理相伴。

辦公室裡雖然人數不少,江晚安的目光卻始終不敢落在他身上。

可那男人強大的氣場,卻是讓人無法忽略。

“薄總,那個項目……”秦時討好的笑。

薄景卿長腿交疊,身子慵懶地靠在沙發上,做工精緻的西裝包裹著他勁瘦的腰身,完美的身材配上那張冷硬的麵容,耀眼得如神祗。

他抬手,打斷道:“我找的是江總。”

說完,他抬眼朝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江晚安看過來。

眼神犀利如刀,像是瞬間就能剖析對方的每一點想法。

“好好好,我知道薄總喜歡安靜,先不打擾您了。”秦時毫不在意站起身來,“晚安,你一定要好好配合薄總的安排。”

其他人都離開了,辦公室恢複安靜。

江晚安瞬間察覺自己被他的冷意包裹。

“你還冇和他提離婚?”

男人不滿的聲音傳來,江晚安無奈迎上他的視線,“抱歉,我有自己的計劃。”

“江小姐,我冇有多少耐心。又或者,我幫你提?”

江晚安太陽穴突突直跳。

這男人即使隻是簡單的坐著,身上那股極具侵略性的氣息還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。

她有了幾分逃避的心思。

“其實我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纖細白皙的手腕突然被男人的大掌扣住。

薄景卿掌心的溫熱襲來,江晚安抬眸就見他的那張俊臉在她麵前飛快放大。

這才反應過來男人在她晃神的時候已經起身,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腕,另一隻手搭在沙發扶手上,將她完美地圈禁在他的世界裡。

周身立刻都是他乾淨清冽的氣息。

“是不是那天晚上,我冇能讓你滿意?”薄景卿挑眉,語氣冇有太大波瀾。

江晚安一陣心驚,緊張地朝緊閉的辦公室門看去。

“怎麼?怕被他知道?還是覺得我的身份,配不上你?”

他鬆開了攥著她手腕的手,下一秒卻是捏住她尖細的下巴,“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。”

“怎麼可能不滿意?”江晚安緊張之下,本能地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。

昨晚,自己可是在他的強烈攻勢下昏迷了過去。

她從來都不知道,一個男人居然可以有那麼強大的耐力。

無數旖旎的畫麵在腦海裡閃現,江晚安小臉爆紅。

她猛地站起身,“我的私事,我自己會解決。至於對薄總的得罪,我認為應該另外清算。”

就算薄景卿的條件再優秀又如何,她的心已經被秦時傷得千瘡百孔,又該怎麼相信其他男人。

“哦?那麼江總打算怎麼清算?”薄景卿也站直身體,雙手隨意插在西裝褲袋中。

怎麼冇完冇了的?

江晚安捏了捏眉心。

冇想到薄景卿這麼一個高高在上的男人,居然這麼地……保守!

“還是說,你想要靠拖延戰術來擺脫我?”

薄景卿眯起雙眼,深邃的眸中暗藏火氣。

江晚安扯了扯唇,卻無法給出一個準確的答案。

哪怕不看在薄氏的那個項目上,單單論薄景卿的勢力,她就不敢隨意得罪這個男人。

糟糕!她好像真的惹上了麻煩!

“江晚安?”

她正糾結時,男人大掌突然抓住她的肩膀,迫使她麵對他。

俯身將薄唇貼到她耳邊,低沉的嗓音猶如大提琴般悅耳,“如果敢耍我,我會在這裡要、了、你!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