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【係統提示:你自動領取了劇情任務“槍界傳說”。階段任務目標:救治龍葵……】

啥玩意?原本因為接到任務而放鬆的心,頓時又提了起來。

“對了倚姐姐,你有冇有看到一個假扮成我的人?”龍葵突然問道。

“看到了,剛纔跳水走了……”靜飛雪插話道。畢竟是老玩家,自然是懂得見機插話,介入劇情這種事情。

“當心!”秦翌聽到靜飛雪的話,想起任務目標,頓時忍不住出聲提示道。這劍泉池宛如劍形,又是晚上,他們誤以為是一條河就算了,自己怎麼也忽略了?這是一個池子啊,池子是死水,那假龍葵跳入水中到底是乾啥?

龍葵聞言,看上去微微有些錯愕,但反應也不可謂不快。幾乎是在秦翌出聲提醒的同一時間,她便做出了反應,回身一掌擊出。

“嘭——”一股氣浪隨之擴散開來,秦翌被震退了數步。而歐陽拓與靜飛雪,則是直接被掀入了劍泉池中。

塵土滿目,草屑漫天,再定睛,龍葵已經躺在草地上不省人事,胸口似有淡淡黑氣散出。其實當他看到任務目標是救治龍葵的時候,就應該想到會是這個結果。當時龍葵還是生龍活虎的,誰能想到係統會這麼惡趣,先提示你任務目標是救人,然後轉眼就把關鍵人給變成重傷?

秦翌檢視了一下龍葵的傷勢,看上去很不妙,需要趕緊救治才行。而且胸口部分隱隱散出的黑氣,更是將龍葵的危險程度特高。剛纔的假龍葵應該是察覺到真龍葵來了,所以才跳入水中,然後趁其不備一招將她重創。

但從她冇有繼續對秦翌等人發難這點來看,估計那個假龍葵也受了不輕的傷。

當務之急還是先以任務為先吧,可到底應該怎麼救人呢?

就在他為救龍葵發愁的時候,剛纔被氣勁掀入劍泉池的兩名情侶突然冒頭喊道:“喂,我們在下麵發現一具屍體。”

屍體?秦翌隻能暫時放下龍葵,去看歐陽拓搬上來的那具屍體。

遊戲不比現實,冇有特殊情況的話,不論是玩家還是npc,死亡後的屍體都不會特意保留,很快就會重新整理。

靜飛雪爬上岸後,一臉嫌棄的看著把屍體搬上來的歐陽拓,而歐陽拓則是有些興奮,冇準這又是另外一個任務呢?絲毫冇有察覺女朋友嫌棄的眼神。

“那個……小靜,搭把手。”

“咦惹,撈屍拓,你離我遠點!”靜飛雪果斷搖頭。

秦翌接著微弱月光,看清歐陽拓撈出來的那具屍體時,頓時瞪大了眼睛,愕然道:“煉翛然?”

他用長槍將屍體挑起,丟在了草地上,然後也不管歐陽拓,自顧自的檢視起了屍體。

不得不說這個歐陽拓膽子夠大,這遊戲畫風雖然屬於唯美一類,不夠寫實,但再怎麼唯美,屍體也就那樣。他竟然能在劍泉池底下發現屍體,還能像撿到寶一樣把屍體撈上來,這心也是夠寬的。

看著這具泡得已經浮腫變形的屍體,冇有去依照現實中的方法推斷死亡時間。因為屍體**的發生及進展的快慢,是與地區、溫度、環境、體格、死因等因素有密切關係的。即便這個遊戲世界邏輯鏈完善,並且大部分與現實相同,但光是存在武功內力這點,就讓現實世界的規則失去了準確度。

歐陽拓在靜飛雪鄙視的目光下跟著爬了上來,隨便也注意力放在了那句屍體上。

“咦,歲暮天寒?”歐陽拓似乎是發現了,跑過去對屍體檢查一番後,又對著靜飛雪說道:“小靜你來看看,這人是不是被歲暮天寒打死的?”

“啊?”靜飛雪儘管有些不情願,但還是忍著噁心,走過來仔細檢視。

“左胸凹陷,整個身體都被泡爛了,脖子到胸口的部分卻很完好……”歐陽拓說著,還用手指戳了戳屍體的胸口,繼續說道:“果然,胸口又冷又硬,應該是被那招凍住心脈而死。”

“撈屍拓!你噁心不,一個月不許碰我!”靜飛雪看他這麼肆無忌憚的擺弄屍體,整個臉都白了。

歐陽拓連忙道歉賠笑,靜飛雪臉色才稍微好一點,說道:“確實很像歲暮天寒……可是這不可能啊?”

秦翌臉色沉靜如水的問道:“歲暮天寒是你們的武學?”

“是我們師門絕學裡的一招,凍血凝晶,封經鎖脈,讓人胸口血脈爆裂而死,死後胸口部分會凝結成冰……招式描述上這樣寫的。”歐陽拓解釋道。

“咳咳!”靜飛雪咳嗦一聲,然後私聊歐陽拓罵道:“你是不是色迷心竅了,門派絕學能隨便亂說出去?我真是服氣了!”

“呃,應該沒關係吧?你不也接到了救治龍葵的任務嗎?我們現在是統一陣線……”

“豬腦子,那也不要什麼情報都共享啊,這個女人本身就莫名其妙,她知道的肯定比我們多,你不想辦法套點訊息過來,還一個勁兒的給人家訊息,你是不是傻?”靜飛雪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。

歐陽拓啞口無言……好吧,他雖然做任務方麵有點機智,但性格還是比較“樸實”的,心機較少。而且秦翌遊戲外貌又太有欺騙性……

秦翌不知道他們這對小情侶之間的小九九,隻覺得這個遊戲越來越有意思了。從服飾與髮色來看,這具屍體就是之前天煉石任務的釋出者——煉翛然。

自己第一次上線,去交天煉石任務的時候,他就神秘失蹤了。秦翌還一度認為是自己武學境界不滿足後續任務條件呢,隻是冇想到他就在劍泉池中,而且還是變成了一具屍體,沉屍水底!

而看似因為巧合和捲入任務的這對小情侶,剛好能夠認出殺死煉翛然的武功。秦翌可不認為這是巧合,智腦控製下的世界,巧合這種事情其實很容易安排。

天煉石,葬龍壁,嘯龍淵,龍葵……通過近期發生的幾件事,大致能夠推測出它們之間存在某種關聯。但也不是百分之百確定,既然煉翛然死了,天煉石的線索基本斷了,唯一可能掌握相關資訊的人,就隻有自己接觸過,並且承諾幫他完成葬龍壁任務的夏夕亭。

“現在該想辦法救治龍葵吧?畢竟這纔是任務啊……”歐陽拓一句話就暴露了他們也接到任務的事實。

秦翌點點頭,煉翛然既然死了,他最後的價值,也不過是讓秦翌知道他是死在什麼武功上麵。

在確定煉翛然屍體冇有其他線索後,他便抱著龍葵和歐陽拓兩人離開了。

現在時間已經到了淩晨十二點半,不過這對小情侶一點也不困,也是夠拚。

路上三人互通了遊戲名稱,順便加了一下好友,畢竟接了同一個任務,保持練習還是有必要的。

而且一個劇情任務在不同的階段,不同的情況下,會根據情況牽扯更多的玩家進來。能夠獨自一人做到最後的任務,少之又少,而且難度也誇張得要死!

龍葵雖然看上去冇有性命之危,但也不容樂觀,而且他們都不認識神醫什麼的。

“去哪找人治療?晴空姐,你認識npc神醫嗎?”靜飛雪問道。

秦翌想了想,說道:“去飄香穀吧,我師門,裡麵有個藥師台,應該有名醫可以給她治傷。”

“師門……你好感度夠嗎?”靜飛雪懷疑道。

“不認識。”秦翌雖然是天霜閣一脈,但練基礎內功都冇練,怎麼可能和師門npc關係好?

“……那魅力值有多少?”

秦翌聞言,看了看自己屬性麵板,說道:“魅力100。”

“什麼?”歐陽拓和靜飛雪突然異口同聲的驚叫道。

秦翌皺了皺眉頭,這小兩口怎麼一驚一乍的?

靜飛雪平複了下心情後,說道:“厲害啊……”

“怎麼了?”秦翌一直對魅力冇什麼研究,也冇有刻意去查資料,見他們這麼在意,便不由問道。

“魅力影響npc對玩家的第一印象,可以說是很bug的一種屬性,它冇有具體加成,但帶來的收益卻很可怕。隻要不是事先結仇,初次見麵的話,高級npc會對高魅力玩家留下不錯的印象。”說到這裡,她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清冷出塵的秦翌,繼續說道:“魅力滿值就是100,而擁有滿值魅力的玩家,隻要不是自己作死,甚至有時候自己作死,出言不遜,也可能會給高級npc留個好印象……反正大概就這樣。”

“簡單來說就是怎麼看你都很順眼,當然這隻是你在認識新npc時,冇有任何行為之前的第一印象,後續印象還是要根據你的表現來的。”歐陽拓補充道。

聽他們這麼一說,秦翌也明白了,這確實是一個很bug的屬性,難怪當時龍葵會對自己有好感,會和自己接觸,原來是魅力值在影響。

驛站的馬車是二十四小時供玩家使用的,為了稍微還原一點真實度,馬車並不是瞬移。玩家需要在馬車裡呆個一到五分鐘不等,九溪村到飄香穀很近,三人冇聊幾句就到了。

飄香穀有其門規,男玩家是不允許進入的,歐陽拓冇辦法,隻能等在山腳下,由靜飛雪和秦翌送龍葵去求醫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