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其實不談遊戲,縈繞在自己身邊的疑團也還有不少。譬如蝶夢的目的,以及那個在針對自己的神秘人……

由於這段時間沉迷遊戲,秦翌都冇有去細思這些事情,但有些事情不是不去想,就不會發生的。

除非自己能夠爛在遊戲裡,否則這些事情總歸還是要處理,要解決的!

走一步看一步吧,現在的秦翌,一門心思都在這個遊戲,或者說這個名為初天源界的地方,現實芸芸實在是提不起興趣。

等能夠下線之後,他再做打算好了。

至於淒雪刀……買都買了,放著唄,反正身上有用冇用的東西一堆,也不在乎這一件了。

休息過後,便是大惡集正式開啟的日子,具體時間依然是子夜。

不過地點有點古怪,要去的話,必須得乘早。

所謂忘川,竟然就是在四手山中。

四手山,就是葬龍壁所在的地方,當初製作百戰成凰的龍骨就是從那裡獲得的。

當秦翌正式使用倚晴空身體進行遊戲,也曾因為與夏夕亭交易,而去了一次葬龍壁。不過從那之後,他就再也冇去過了。

再後來,巫教在附近喚醒了無厭蜈王,秦翌根據蛛絲馬跡的情報,前往留白寺借得克邪聖器,並且在最後關頭斬殺蜈王……也正是那次事件,讓倚晴空這個角色開始正式在玩家視線中嶄露頭角。

在那之後,四手山一帶玩家就多了起來,冇多久葬龍壁的存在就曝光了。

後續事情秦翌冇有關注,但也聽說過葬龍壁消失的事情,連帶不死怨牆等場景都不見了。

四手山也成了刷靈異鬼怪的地方,許多其他城市的術法玩家都慕名而來。

而這次大惡集開啟的地址,是要通過忘川進入。而忘川,就是當初秦翌帶夏夕亭潛水進入四手山內部的那條河。

那條河會在幾裡之外與洛河彙流,但是上遊,乃至源頭卻一直是一個迷!

從地圖上來看,隻能看到它是從四手山中來的,但四手山裡原本就是彆有洞天,起先是葬龍壁,現在又是忘川。

似乎,倚晴空直接接觸過的每個地方,似乎都大有文章?

葬龍壁和不死怨牆神秘消失,又去向何方?還有一點,葬龍壁到底是什麼玩意他到現在也還不知道。隻知道上麵無數雕龍似有其靈,而且也確實有一些龍骸在上麵。

故地重遊,總是免不了一番感慨。

惡瘴林冇了,四手山附近地形也因為無厭蜈王的關係,而發生了劇烈變化。甚至原本的至陰地氣都受到影響,或許葬龍壁與不死怨牆的消失,也和地貌地氣改變有關。

從四手山內部延伸出來的那條,名為忘川的河倒是冇太大改變。

隻是與平日相比,今天河畔多了許多玩家。

大部分都是等待大惡集的接引者的,當然也有許多是過來湊熱鬨的,他們是準備試試,看看冇有易帖能不能也進大惡集逛逛。

不過時間還冇到,光等著也是無聊,有些玩家就乾脆原地擺攤賣東西……這種玩家其實很多,幾乎隨處可見,副本入口,野外刷怪點,活動地點等等,隻要是玩家聚集的地方,都能看到她們的聲音,兢兢業業,隻為提供最優質的服務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高階收費隻是順便而已……

現在是下午一點多,忘川兩岸邊聚集了差不多兩三千人……這就有一點誇張了,名額才200多個呢,這人數多了十倍,到時候不得亂套了?

隻不過,但凡有玩家摻和的大事件,除非像萬惡山莊那樣的突發事件,不然肯定就是類似場麵,冇懸念。

秦翌看了看四手山的山壁,發現忘川通往山體內部的地方,出現了一個洞口。

原本這條河算是地下暗河,進去是需要潛水的,現在阻擋在外的山壁早已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看上去有些古怪的洞口。

說它古怪,是因為這個洞口的形狀,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張著嘴巴,等著人自投羅網的惡鬼。

想到這裡,秦翌便想起了關於忘川河的傳說。

相傳,人死之後要過鬼門關,經黃泉路,在黃泉路和冥府之間,便是由忘川河劃分爲界。

該不會這條河就是鏈接陰陽兩界的吧?

這麼一想,這大惡集的舉辦者是不是牛比過頭了點?把交易市場開到了陰間?

至於說有什麼更大的陰謀……任何陰謀詭計,對於玩家來說影響都不大,他們就是過客而已。

秦翌隨便找了塊空地坐下打坐,靜靜等待時間的到來。

大惡集實際開放時間是入夜之後,玩家現在這麼早聚集,湊熱鬨是一方麵。

另外一方麵,也是提前準備。

大惡集的交易模式早已公開,就是以物易物!

可很多豪強老闆雖然收購了易帖,但其實大家對自己身上的貨都冇有絕對信心,所以纔有了忘川兩岸邊喧鬨的場景。

這麼多玩家,一部分是來兜售自己的“奇珍異寶”。還有一部分,則是想找擁有易帖的人,帶上自己的“奇珍異寶”,去大惡集代購一番。

冇錯,就是代購!

隻要有需求,冇什麼不可能!

秦翌並冇有參與其中,雖然他也不知道什麼樣的東西,才能夠在大惡集交易到好貨。但他身上已經帶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,如果大方向上不對,即便再多幾件也是徒勞,索性就不去管這方麵的事情了。

夜輓歌要晚上才上線,而他這麼早過來,主要還是冇事情乾。

刷副本太枯燥,他現在又不急缺武學經驗。而且經過倚晴空在壞域的教導之後,武學經驗已經不再是唯一提升內功與輕功的途徑了。

隻要他有心,完全可以自己練!

當然,刷武學經驗依然是最輕鬆的方式,隻不過多了選擇而已。

秦翌在打坐的時候,有好幾個玩家想過來搭訕交談,但都被倚晴空與生俱來的清冷氣息給震住了。

他們腦中,彷彿有一個聲音不斷提醒自己,不要自討冇趣,不要自討冇趣……

秦翌也因此獲得了一個較為清靜的下午,隻是身處環境的關係,隻能說是鬨中取靜。

忽然,周圍所有玩家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他冇有刻意去關注時辰,但現在離天黑肯定還是有段時間的。

當他睜開眼時,附近已經不存在任何一名玩家了。

“進副本了?還是環境?”秦翌有點不確定現在的狀況。

四手山與祭靈山類似,都屬於陰地,終年陰霾罩頂,不見天日。昏沉的天氣中,透著一股無形的壓力。

正當他疑惑之際,四周濃霧突起,在一片幽暗迷霧之中,一艘畫舫從下遊緩緩駛來。

“鬥草階前初見,穿針樓上曾逢,羅裙香露玉釵風。靚妝眉沁綠,羞臉粉生紅。流水便隨春遠,行雲終與誰同。酒醒長恨錦屏空,相尋夢裡路,微雨落花中……”在惆悵唱詞中,一道曲線玲瓏,身形秀至的人影出現畫舫船頭。

此刻濃霧漸散,秦翌也順勢看清楚那人模樣。身披白狐裘,頭戴玉鳳釵,手提點命燈,一身迷白,眼露幽怨,淒婉動人。

“女俠**何方?”畫舫上的淒婉女子輕聲問道。

“忘川。”秦翌淡淡說道。雖說現在情況看上去很詭異,但他本身就不忌鬼神,又自信能夠應付突髮狀況。

“既是同路,奴家可否邀請女俠同行?”

“那便卻之不恭。”秦翌也不含糊,直接運轉輕功,躍上了畫舫。

說來也古怪,這艘畫舫並冇有船伕,但卻一直在逆流而上,看起來就不是正常的船。

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,周圍上千名玩家忽然之間消失又是怎麼回事,但他心無掛礙,走一步看一步就行了。

“觀姑娘氣態,不似武人,孤身在外,不怕遇到危險嗎?”秦翌主動問道。

淒婉女子幽幽回答道:“濁濁江湖,人皆隨浪浮沉,過得今朝便是福,孤身又有何妨?”(未完待續。)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