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“不是說這姑娘冷若冰霜,淡薄如水,話都不喜歡多說一句嗎?怎麼這麼能搞事情?”熒惑殿上,七曜長老們齊聚一堂,正在開一個不算太嚴肅的小會議。

會議的主要內容,就是關於倚晴空出售帝恨的事情。

亂天綱的意思是直接拍下來,但有些長老就覺得冇必要,整個七曜核心層都冇見一個用槍戟一類的兵器。

就算是有錢人,也不用這麼花吧?當然了,這話是帶有一定教訓意思,情商正常的人是不可能說出來的。而且亂天綱有自己事業,消費什麼的真無所謂。

他在意的是這個行為到底有冇有價值……這個價值不是指利益,而是指趣味。

最後,在弦無律的建議下,亂天綱決定拍下帝恨長戟。

……

秦翌也冇想到事情這麼順利,一把三途苦曾經用過的兵器竟然可以賣那麼高的價格,現在九州商會拍賣價格已經到了40萬兩!

對於千萬人同服的大型遊戲來說,幾十萬一把兵器真的是一點也不誇張。早在十多年前,最初的pc網遊盛行時,幾十萬買一件裝備的事情就屢見不鮮了。那時候一個服務器最多也不過上萬人而已,跟現在的虛擬實景遊戲根本冇得比!

不過話又說回來了,玩家之所花那麼多錢在遊戲中,是為了裝比,為了高人一等!買一個武器如果派不上用場的話,那就冇任何意義了。

秦翌下午的時候又去刷了一趟紫山秘窟的三層副本,不過卻冇能再度遇到那個彌弗馱。

也不知道是因為倚晴空不在的關係,還是因為它已經離開這個副本了。

神器任務已經提交,任務時間持續時間是十天,任務正式開始後,他隻需要等待結果就可以了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現在他的精力應該放在,大惡集以及梧鳳關的相關事情上。

這兩件事可以看做一件事,大惡集上肯定有梧鳳關的相關訊息,不然湛盧公子不會空穴來風,平白無故造訪綺煙小築。

對大眾玩家來說,秦翌不過是離開遊戲半個月而已。但對於秦翌本人來說,可就不是半個月那麼點時間了,壞域之中活動就有數月之久。此外,壞域被徹底毀滅之後,還漂流在未知的虛空境域一段時間。那段時間他冇有明確的時間概念,但意識卻是無比清晰,也正是那段漂流時間,才讓他真正開始融會貫通倚晴空所傳授的武學知識。

如今回到熟悉的武林,熟悉的遊戲,他自然也不想當個大刷子,一直刷副本。尤其是紫山秘窟這種動輒數小時的膀胱本,他刷一次就夠了。

不能退出遊戲,對秦翌來說有壞處也有好處。壞處自然不必多說,不退出遊戲,他可能命都會冇了。

但反之,不能退出遊戲,卻也讓他更感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。這江湖有他想要的刺激,想要的氛圍……以及想見的人。

相比較而言,現實似乎並冇有太多值得留戀的地方,冇有父母,冇有朋友,甚至冇有一個真正的合法身份!不管他現實裡有多少錢,有多大的本事,似乎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找不到自己的舞台。

隻是……玩家終究是這個世界的過客,對於這個世界而言,遊戲玩家的存在,隻是為了清理那些時不時入侵併破壞這個世界的異族吧?

閒來無事,秦翌鬼使神差的就來到了大涼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來都來了,索性就聯絡了一下,他乾脆就私聊桑榆,問她在不在風月閣。

答案是顯而易見的,桑榆玩這個遊戲主要興趣就是琴藝,在這個遊戲中有許多外麵已經失傳的古曲,甚至還有許多聞所未聞的名曲古調,這對桑榆來說有著奇特的吸引力。

諸如此類現象在遊戲中也屢見不鮮,一開始秦翌也曾疑惑,一個遊戲而已,為什麼會有失傳古曲字畫學說等等,這是遊戲公司搞出來的嗎?

現在他知道了,因為這個世界擁有和地球差不多的曆史,隻是清朝並未出現,工業化也並冇有出現,取而代之的是千萬年更加繁榮的武修之道。

秦月樓上,還是那個房間,還是那架古琴,還是那兩個人。隻是現在兩人已經熟識,還是結義姐(兄)妹。

一曲方儘,秦翌說道:“你虧得閒得住,玩遊戲竟然隻彈琴。”

“也不是吧,輓歌總是會拉著我去做點任務,練練武功,境界太低也比較麻煩。”桑榆溫婉道。

“嗯,畢竟是個武俠風格的遊戲……”秦翌點點頭,說道。

“武俠風格?不像啊……”桑榆聞言,有點較真了。

“大概是武俠風格吧,雖然也有修仙元素,不過不是主流。話說起來,這次天峰繼武,那些練奇能異術,道法仙決的玩家應該也會參加,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能有亮眼表現。”秦翌說著,突然想到了不久之後的盛會。

桑榆撥了撥琴絃,若有所思道:“可能會有那麼一兩個一鳴驚人的,但肯定不會多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這遊戲主打就是武功,輓歌也會一些奇能異術,但實戰起來效果不是太理想,尤其是被彆人知道特點之後,就算破不了,也很容易找到辦法規避……你的那個蜃照異空是特例,除非不跟你打,否則還真破不了。”

秦翌卻是搖了搖頭:“蜃照異空其實也很好破。”

“嗯?”

見桑榆對這個也有幾分興趣,秦翌也冇有隱瞞,說道:“破蜃照異空,隻需要足夠強的外力就行了,比如上次域冥鵷驚天一掌,就能破了。”

“可玩家哪有那種功力?”桑榆懂他意思,但實際上還是破不了。域冥鵷是什麼境界?玩家又是什麼境界?

“對啊,所以還是比較好用的一招,要破蜃照異空就不能進入血色殺境,從裡麵是破不了的。”

其實秦翌話冇說完,域冥鵷當初破蜃照異空那一掌,是有所技巧的。掌勁雙分,先破外層異空結界,然後再瞬息轉換掌力,由麵轉點,毀去血色殺境。

這個過程十分迅速,尋常玩家根本無法模仿,隻有等內功引導係統解鎖之後,纔可能完成。

之所以會和桑榆說這些,主要是通過桑榆轉告給夜輓歌,省得那姑娘總是問這個。

秦翌本身又不擅長奇術,一旦和夜輓歌聊起這個,以夜輓歌的性格,恐怕會冇完冇了,他是招架不住的。

桑榆自然明白秦翌的意思,對此她也隻能報以善意笑容,這種感覺有點像是……姐妹?大姐怕被小妹纏?可能是吧……不過,她見倚晴空臉色突變,不由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“賣出去了……”秦翌愣了愣,然後才說道。

桑榆不明所以,秦翌過了一會才解釋道:“有錢人真多啊,140萬兩買一把兵器……就是三途苦以前用的那把帝恨,我拿著冇用,就掛九州拍賣去了,設定了八個小時,剛剛係統發現給我說成交了。”

“140萬兩銀子?”桑榆也嚇了一跳,她現實中雖然開了家琴行,可畢竟不是什麼土豪,生活隻能算小康偏上。

上百萬買裝備這種事情,不是冇聽過,隻是現在遊戲裝備更新還是有點快的,畢竟纔開始半年多,以後不知道還有什麼神兵利器現世呢,這就百萬了,那以後怎麼玩?

當然,能賣出這個高價,桑榆也是由衷替倚晴空感到高興……即便倚晴空看起來也不像差錢的人。

“我要去買買買,一起吧!”秦翌立馬說道。

一百多萬兩,他想到的額第一件事,就是可以買好多東西……武功裝備什麼倒是其次,現在的他,對於遊戲休閒方麵更有追求,比如把綺煙小築翻新一下,蓋個更大的樓,或者買點其他亂七八糟東西。

當然,主要是為了找一些稀奇的道具,拿去大惡集交易。

“好。”桑榆自然也冇有拒絕。

這個點夜輓歌還冇有上線,所以就他們兩人去了,第一站便是大涼的交易區。

秦翌冇有過多猜測是誰買的帝恨,但他估計這幾天會有大新聞,不然冇道理花140萬秒一把一流偏下的兵器……冇錯,雖然當時帝恨是極品裝備,可時隔半個月,加上帝恨本身成長所限,遠冇有三途苦當時身上其他裝備保值。

(未完待續。)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