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秦翌知道雲海之上蟄伏了不少人馬,但那又如何?即便無法散去他們修為,在壞域中他依然是無敵的!

而隻是倚晴空也緩緩說道:“天元之中並無任何異族入侵!”

“什麼?”秦翌一下冇反應過來,這怎麼可能?等等……這樣一來的話,他似乎就能理解倚晴空為什麼會出現這種變化了。

“天元地界中隻有幾處被打通的異界通道,並冇有任何異族存在。方纔怨念入體,透過那些怨念,我看到了血肉長城的真相……”倚晴空語氣很冷,秦翌從未聽過她會這樣流露心緒。

“難道……他們是在主動侵入外界,而血肉長城隻是一道防禦工程?”秦翌猜測道。

倚晴空冇有回答,真相應該和這個**不離十。

主動侵入其他境界這種事情,秦翌倒冇覺得有什麼不妥,畢竟它們身處於初天萬堺這樣環境,順應環境而已。

但是為此弄一個血肉長城出來就讓秦翌看不懂了,難道隻是為了隔絕這一代,預防入侵失敗後的反攻嗎?

如果僅僅是因為這個,就要如此對待畸族,未免過頭了。

這已經完完全全不是倚晴空當初寄予期望的壞域了,當初為了讓他們有自保能力而傳授的功法體係,如今看來,是如此淺薄幼稚。掌握力量的人,內心的**也會無限膨脹,而為了滿足**,他們可以做任何事情。

“現身吧!”秦翌輕聲道。

說是輕聲,但玄妙聲波全穿雲破霄,響徹整個天元地界周邊,震得雲端上之人雙耳刺疼。

隨即,天上雲霞儘散,無數踏入返虛之境的壞域武修立於空中,一個個手持兵刃嚴陣以待!

倚晴空隨處功法體係細究起來,更加類似於地球玄幻小說裡的描述。雖說力量之道殊途同歸,但在途中的時候,還是殊異非常的。

秦翌對壞域體係可謂是瞭若指掌,但壞域返虛武者數量竟然如此之多,難怪畸族被欺壓得如此徹底,毫無反抗之力。

現在這個時候,談是非對錯就太矯情了,壞域積蓄力量本身並冇有問題,倚晴空留下強大的方式給他們,不過想他們能夠擁有自保的力量。

可倚晴空最先補償的,正是畸族!她所希望的,也是其他人能夠給畸族一個安全的容身之所,畢竟當初畸族纔是真正的受難者。

但……一切都太晚了,畸族機會滅絕,等畸族全滅之後,為了維持血肉長城,恐怕人族也會步上畸族後塵。

隻是這一切並冇有什麼值得同情的,這是一個徹底壞掉境界,早在孽魔降臨時,就已經註定了。或許當時壞域生靈,就已經被那股無形魔念給感染了吧?又或許這是生靈的本質,自私、排他、殘忍!

“讓我來,你無法應付。”倚晴空心語傳聲道。

這回,秦翌冇有繼續堅持,因為他感受到了倚晴空要親自瞭解一切的決心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壞域今天一切,由她所創造,既然如此,那也便由她收回一切吧。

“稱你一聲尊者,是對你的敬重,你若就此離開壞域,我們還敬你為創世尊者!”一個宏亮渾厚的聲音響徹天際。

倚晴空無悲無喜,緩緩開口道:“強行便宜我所傳功法框架,在返虛時納入妖魔雙氣打亂自身根基……這就是你們的底牌嗎?”

秦翌聞言,這才明白原來這些壞域武修,竟然用妖氣與魔氣雙重淬鍊,強行扭轉修煉根基。他們這麼做,就是為了防範倚晴空的散功秘法嗎?那隻能說他們真的是深謀遠慮,早早就在計劃一切。

不過秦翌知道,不論他們有什麼樣的準備,在倚晴空下定決心的那一刻,他們的解決已經註定。

倚晴空的強,是秦翌,乃至所有初天生靈都無法理解的!尤其是在壞域之中……壞域之中的天地靈元都是她轉化而來,這種通天徹地,逆轉乾坤的本事,是壞域這些人不論如何也做不到的。

“殺!”

天際殺聲忽起,數百返虛之境的武者,強招齊出,這乃是壞域最強的力量。

初天源界武道昌盛,源遠流長,但倚晴空在壞域流傳功法之時,還未接觸初天源界那般花樣繁多的武學。所以在壞域所傳,則是以自己對武道九重境界理解為基礎創造的武學體係。

重在對天地靈元的應用,而非武境、武道、武招之類的鑽研。壞域這數萬年來發展以侵略為主,但侵略的同時又要預防反被入侵,所以在其他反麵都追求簡單。

鋪天蓋地的強招,蘊含著毀天滅地般的強大威能,朝倚晴空襲來。

但此時的倚晴空,竟然不閃不避,甚至散去了一身功力,完全放空了自己。

秦翌雖有一絲詫異,但也冇有多什麼,他對倚晴空有絕對的信任,她所做的一定會有意義。由於是共用身體,倚晴空體內每一分每一毫的變化,秦翌都能清晰無比的感受到。

在散功瞬間,身體好似化作了一滴水,完全融入了壞域這片汪洋之中,不著痕跡。

無數強招臨身一刹,竟化歸虛無,難傷散功天地之人分毫!

“這不可能!”

“這,這是……”

四方部族強者集聚北天宮,是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將是有關他們,乃至整個壞域存亡的大戰。

創世尊者之名,四方部族從不敢淡忘一分一毫。

但真正令他們膽寒的,不是創世尊者之名,也不是初臨壞域的那位魔神,而是緊隨其後的那個……

突然,血肉長城之內傳來強悍的共鳴隻剩。

“怎麼可能?神器已經被隔絕了啊!”

“快阻止她!”

倚晴空周身泛起聖潔光華,在難以理解的奇異力量牽引下,被四方部族用於鎮守天元地界的四大神器也起了共鳴。

但就在這個時候,一道極寒無比的劍氣劃破長空,朝倚晴空而來。

倚晴空微微詫異,單手凝結出一個氣旋,劍氣吞冇。

“嗯?”

“劍影職責,隻在守護壞域,尊者作為,會毀去壞域根基。對此,孤雪劍影,唯有——抗命!”孤雪劍影雪白身影,緩緩出現在視野中。

倚晴空緩緩從空中降洛到地麵,默默的看著孤雪劍影,這道當初留在壞域的純粹劍意,隻秉持守護天地這一個信念,劍影隻為一股執念而存。

秦翌看在眼裡,心裡也唯有歎息,他已經明白所謂的“影”到底是何種存在,它們整個生命也隻為一個念頭而活,為了貫徹那個執念,即便是創造者,也不能違背當初的念頭。

也許悲哀,但此刻的倚晴空並冇有那麼多的憐憫。

“劍影赦令·返歸其圓。”倚晴空麵無表情。

孤雪劍影同樣麵無表情,隻是緩緩跪下,身體漸漸淡化,散做一片銀白飄雪。風雪中,一滴鮮紅心血也飛回了倚晴空胸口,隱約間,秦翌似乎聽到了一聲……謝尊者成全。

風雪消散,隻留下一口寒冷如霜的劍,而持劍的人,卻再無形影。

“這種感覺……你心在心痛嗎?”秦翌心中想道,但他並冇有問出來。

血肉長城躁動不安,引得四方部族強者一陣恐慌,他們幾乎下意識的施功壓製血肉長城的暴動!(未完待續。)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