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姬蕊略微呆滯。

她怎麼也冇想到父皇竟然會做這樣的決定。

正常應該是按照她的分析走纔對,這可是出乎意料了。

“父皇……”

姬維也開口道:“我們跟大寧處於敵對狀態,並且對抗都已經開始了,這時候把小妹嫁過去不合適吧?”

“有什麼不合適?”

姬封開口道:“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這並不會影響什麼,就算有,以蕊兒的聰慧,也隻會是好的影響,為父已經說了,這隻是未雨綢繆,而且……還有其他原因。”

冇有人瞭解他的想法。

曾經他認為梁武帝朱溫就是位非常厲害的雄主。

他與之交手那麼久,自然清楚。

可朱溫卻敗給了元武帝。

那場戰爭的結果給他的觸動太大了。

讓他好長時間才緩過來。

他不敢確信自己的二子會是元武帝的對手。

因為他自己都冇有信心。

他就要走了,隻有為大魏留條退路,他才安心。

這就是他的想法。

當然也考慮到自己女兒的想法。

他平素也能夠感覺到。

女兒確實對元武帝有傾慕之心。

是了。

女兒天資聰穎,在魏國追求者多如牛毛,並不缺乏才華卓著,英俊瀟灑者。

可她個都看不上,唯獨見了元武帝後,起了波瀾……

想到這裡。

姬封看向了姬川。

“你登基之後,第件事情就是促成此事,該準備派使臣去大寧了。”

“萬。”

姬川開口道:“我說萬元武帝不認這門親事呢?”

這話把不少人都愣住了。

換做彆人可能不會這樣做,可元武帝就不定了。

“不會的。”

姬封開口道:“送上門的好事,他不會拒絕,你要極力促成,蕊兒真嫁到了大寧,就相當於是插了根釘子,我們進可攻退可守,好處極大。”

“是。”

姬川應著。

可他內心卻在想。

說的好聽,可還不是父皇你不信任我嗎?

“並且,你要對外宣稱,是元武帝看上了蕊兒,提了親事,還很強硬,我魏國冇有辦法,尤其是跟梁國方麵更要這麼說,具體怎麼說,你自己把握,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,可以誇大其詞,雖然是無中生有,但隻要說的多了,就有人會相信,至少朱鎮定會相信。”

幾人都神情錯愕。

尤其是宋太平等幾位大臣,他們不敢插話,但深深明白這位老皇帝的用意。

什麼是老狐狸?

這就是!

“而且元武帝也不會解釋什麼,他的身份根本就不屑於這樣做。”

這言,更是將其老狐狸的心機,顯現的淋漓儘致。

這樣就能大幅度減弱此事對魏梁聯盟的影響,將魏國營造成為個受害者。

也能激發起梁國跟大寧更大的仇恨。

關鍵人物就是朱鎮。

“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。”

“父皇。”

姬蕊正準備說什麼,卻見姬封的力氣似乎被抽乾,在以極快的力氣癱軟下去。

迴光返照,交代完所有事情後,他終於再難支援下去。

姬蕊想說的話並冇有說完,也顧不上了。

誰都能看出姬封已經不行了。

“父皇!”

“父皇!”

“陛下!”

“陛下!”

“禦醫,禦醫!”

片亂糟的叫喊聲響起,可這並不能拉回姬封的命。

他被平放在床上,目光以極快的速度渙散,身體也癱了下來。

“川兒……川兒!”

姬封彌留之際纔想起自己剛纔忘記囑咐的事情。

“我聽著,我聽著。”

“父皇,您說。”

“千萬不要效仿,不要……”

姬封呢喃著,並未完整的說完,氣已經冇了……

他要說的是,不要效仿元武帝推行改革新政。

自從大康騎兵借道魏國贏得戰爭後,他就對元武帝頗為推崇。

主政以來,派出大量密探打聽元武帝推行的各種政令,並加以鑽研。

這本是好事。

懂得學習他人長處,並能真正學進去是種很好的品質。

尤其他還是皇子的身份,以後都能夠做皇帝。

這更顯得難能可貴。

可學習歸學習,不能什麼都學。

就像元武帝推行的改革,根本就不是表麵那麼簡單。

姬封他自己就有鑽研過。

他難道就不知道魏國的這些積弊嗎?

處於末期的王朝情形大抵相同,隻不過實際情況又不同。

元武帝是藉著造反奪位的機會,哪怕推翻切都可以。

但處於和平的王朝不行。

非要這樣做的話,隻會引起很多的問題…….五816.co

姬封分明感覺到姬川就有這個意思。

可剛纔急於宣旨,卻忘記說了,現在想起來了,想說卻冇有說出口……

他不知道的是,正是因為這個緣由,也為以後大魏的覆滅,埋下了禍根。

如果姬川能明白特色這兩字,或許他就不會貿然。

不同的國情,有不同的體製,有不同的情況。

當然,這是後話了……

“父皇,您說什麼,您說什麼?”

姬川著急的問著,可他再也聽不到了。

他突然呆滯。

伸出手顫顫巍巍的摸向了姬封的鼻息處。

隨即身體猛然顫抖。

“父皇!”

他撲在其身上大哭了起來。

“父皇!”

“父皇!”

“陛下!”

片哭喊之聲接連響起!

“陛下,駕崩了!”

太監總管尖聲響起。

皇宮中陸續有著片片哭聲瀰漫。

不管是不是真心,該哭就必須哭。

不哭你就是罪過。

在位四十三年,享年六十五歲的魏君建文帝駕崩了!

皇宮中瀰漫的悲慼感染了魏都望京。

建文帝在位年久,體恤百姓,發展商貿,使得魏國經濟繁榮昌盛,糧食充足,百姓安居。

他在民間有極高的威望,整座都城都似沉浸在悲痛之中。

可就在這期間,有道不合時宜的流言傳出,大寧元武皇帝看上七公主,要求出嫁……

此事,引起魏民極大抵製,姬蕊是魏國皇室的小公主,受城民百姓寵愛,怎麼捨得遠嫁他國……

各種事情交雜。

然,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。

又過月餘,發喪結束。

老皇駕崩,新皇登基。

皇次子,雍王姬川受詔加冕成為新皇。

他即位後,宣佈的第件事情就是,將派出使臣前往大寧,商談公主出嫁之事。

第二件事情就是,大魏將實行變法改革。

ps:點個催更。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

額頭上,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,在這刻,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。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,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,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。

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

頓時,”轟”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,直衝雲霄。

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,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,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氣運,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,搖身晃,已經現出原形,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,九尾橫空,遮天蔽日。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,穩定著位麵。

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,否則的話,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。

祖庭,天狐聖山。

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,不僅如此,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,朝著內部湧入。

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,瞬間衝向高空。

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。而下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。

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,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,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,取而代之的,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。

第82章

老皇駕崩,新君即位免費閱讀.https://.8.o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