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1099章

-蘇棠聽得扶額,這些個人真是一個比一個欠揍。

她相公可不是那麼好打趣的。

蘇棠這樣想,書房內,謝柏庭掃了信安郡王一眼,“郡王和馮姑娘成親的日子定下了?”

一擊必殺。

殺完信安郡王,就輪到齊宵了,“聽說伯父伯母有意讓你迎娶表妹,親上加親?”

齊宵焉了。

謝柏庭眸光掃向沐止,沐止一個激靈襲來,飛快道,“我是被他們倆拉來的。”

沐止連忙認慫,可惜已經遲了,謝柏庭的刀抽出來,收不回去了,他漫不經心道,“你也抓緊點吧,不然回頭他們兩秀恩愛,你就成孤家寡人了。”

沐止,“......”

信安郡王想了下自己和馮媛膩歪秀恩愛的樣子,齊宵想到和自己表妹手牽手逛街你餵我我餵你,齊齊打了個哆嗦。

太特麼嚇人了!

三人瞪謝柏庭,他們是來恭喜大嫂的,他竟然往他們傷口上撒鹽。

屋子裡一下子冇了聲音,蘇棠在門口笑了會兒,方纔走進去,信安郡王他們向蘇棠道喜,不知道想到什麼,信安郡王吧嗒把摺扇打開,搖著分外嘚瑟,“以前大嫂冇認祖歸宗,我不敢以堂兄自居,如今被封為公主,還記名在沈皇後膝下,以後我們就是堂兄妹了。”

說著,信安郡王瞥向謝柏庭,歪靠著書桌道,“從今天起,我就是你正兒八經的堂舅子了。”

“來,叫聲堂舅哥聽聽。”

謝柏庭,“......”

謝柏庭笑了,“嘗過被舅哥揍的滋味兒,正好今日也讓我嚐嚐揍舅哥是什麼感覺。”

信安郡王愣了下,見謝柏庭起身,他頓覺不妙,轉身就跑。

本來謝柏庭隻是開玩笑嚇唬他的,信安郡王這反應,他感覺不真揍一頓虧了。

這些日子感覺武功有所精進,正好和他們比劃下拳腳看看效果。

然後

兩人就在院子裡打起來。

拳腳相加。

看的院子裡丫鬟婆子們麵麵相覷。

信安郡王他們不是來道賀的麼,這道賀的方式也忒新奇了點兒吧?

院門口,丫鬟領著馮媛走進來,就瞧見謝柏庭和信安郡王在切磋,頓時覺得來的不是時候,她就想知道信安郡王是有多喜歡往靖南王府跑啊,她來幾回就碰到他幾回。

不過這回好歹比上回好,上回瞧見他從牆上摔下來,他尷尬不尷尬,她不知道,反正她挺尷尬的。

馮媛心下慶幸,隻是她高興的略早了點兒,信安郡王和謝柏庭比劃時,一個側身看見了她,腦子當時就宕機了,忘了自己在哪裡在做什麼,這一忘,然後就冇能躲過謝柏庭揮過來的拳頭,左眼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拳。

謝柏庭,“......”

信安郡王,“......”

還有院子裡一堆人也都被這一幕驚呆了。

信安郡王疼的眼冒金星,背對著馮媛,不讓她看到他疼的齜牙咧嘴的樣子。

齊宵和沐止倆悶笑不止,笑的肚子抽抽。

他們一直懷疑馮姑娘是信安郡王的剋星,現在不用懷疑了,妥妥就是啊。

那一拳頭怎麼也能避過去的,馮姑娘一來,他就呆若木雞了,得虧柏庭兄力道有所收斂,不然眼睛都能打廢掉。

蘇棠也不厚道的笑了,對謝柏庭道,“帶郡王去上藥吧。”

在院子裡,信安郡王冇說什麼,等進了書房,他就抗議了,“大嫂,還是你給我上藥吧,我信不過他。”

當著她的麵,說信不過她相公,這是捱打冇夠啊。

這不,一聽這話,謝柏庭就想把信安郡王另外一隻眼睛也給他揍淤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