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對方隻是練功,並冇有真的鎖定目標進行攻擊,秦翌運轉內功之後,所有的不適感都消失了。

他對這陣琴音產生了好奇心,決定去拜訪一下這位彈琴的鄰居。畢竟遊戲裡練音功的玩家可謂少之又少,因為初期根本玩不動!據說起碼要熬到生死境,內元屬性超過200後,纔會有一些作用。所以現階段能把音功練起來的,絕對不是普通玩家。

秦翌突然覺得,也許在這座山上,會認識一些有趣的人。畢竟能在皇城外的群山上擁有自己的私地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遊戲玩家千千萬,可地就這麼點。

他去內網查了一下,不計算皇城周邊那些用於耕種的田園私地,皇城附近隻有十三座山有私地可以使用。山上地方不多,少的可以規劃出三五塊地,多的也不過十來塊……這麼一算,差不多就是一百塊地左右,簡直和天驕榜一樣競爭激烈。

當然,也不是每個玩家都喜歡搗鼓家園什麼的,對一些所謂的隱藏屬性也冇有什麼太大的追求。但有閒情逸緻弄這些東西人,秦翌還是頗為有興趣的,他認為一個遊戲不能隻為了武功裝備而奮鬥,江湖生涯本就應該多姿多彩。

綺煙小築離下方山道不過十來米的距離,上來不是很方便,但下去還是挺簡單的,輕輕一躍即可。

那座小樓背靠山壁而建,上山的那條道路隻在它的後方經過,秦翌找了條小徑下去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琴音突然停了下來,秦翌此時也來到這塊私地的院子外。

在院子外,他看見了一個小石碑,上麵刻著“絕琴居”三個字。這種居住型私地,一般都會被主人取名,綺煙小築之前叫做淩天居……秦翌覺得有點中二,就給改了。

絕琴居的佈置相對綺煙小築來說要簡潔很多,它甚至都冇有準備練武的空地,除了那座三層小樓,以及滿目的櫻花樹外,就隻剩下一塊大岩石,岩石上架著一張琴台。

而那岩石上的女子,顯然就是剛纔彈奏魔音武學的人了。秦翌估計那岩石應該也是一個聚靈陣,反正這人是練音功的,不需要太大空間演武。

那名女子此刻正以好奇的目光打量著秦翌,看那樣子,似乎是遇到什麼想不通的問題。

她一揮手,琴台與上麵那張紅木鑲金名貴古琴隨之化煙消失,然後她身如魅影,轉眼就來到了秦翌麵前。

“你是淩天居的新主人?”她的聲音很圓潤,冇有所謂的沙啞感。而且容貌很完美……隻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真容。似乎土豪們都不喜歡用真容進入遊戲?

秦翌點了點頭,不過還是糾正道:“現在叫綺煙小築。”

“難怪……今早上線看到名字變了,我還奇怪呢,原來真是換人了……不過,苦叔怎麼可能把這個地方讓出來,你是誰?”那名女子繼續問道。

“我叫倚晴空,這地方是買來的。”秦翌簡短答道。

“哦,我叫弦無律……苦叔可不差錢,我不信他會賣。”弦無律一臉懷疑道。

“當然是用他想要的東西來買。剛纔聽你彈琴,一時好奇就過來看看,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……嗯,招呼打過了,再見。”說完,秦翌轉身就準備走了。弦無律看上去冇有深談的打算,他也就不想浪費時間了。

弦無律連忙挽留道:“噫,來者是客,進來喝杯茶嘛。”

秦翌想了想,也冇有拒絕。他隻是不想浪費時間,如果對方又多談的意思,那就另當彆論。

絕琴居整體看起來有一些少女係,滿目都是粉色櫻花飄飛,意境很足,就是不太符合秦翌審美——他怎麼可能喜歡少女係的配色!

小樓中的佈置也有著一股子少氣息,而且還有不少布娃娃什麼的。牆上則是掛著少字畫,多是以畫景為主,尤其以桃花與櫻花為主——大概因為粉色的關係吧。

整個樓閣佈置比之秦翌的綺煙小築差了不少,倒不是說三途苦品味高,而是三途苦之前請的人確實很有水平,佈置得自己都挑不出什麼毛病。而弦無律這房間就顯得缺乏匠心了,但也冇什麼關係,遊戲嘛,怎麼高興怎麼玩。

酒海成仙路,得道馭茶風;心中有雅境,凡塵無一物。無茶無酒,則不成江湖;酒鑄武者魂,茶定武者境,江湖中總是離不開這兩樣東西。

情濃處醉之以酒,相知時淡之以茶。弦無律以茶待客,但還是有那麼點意思。

而且秦翌看她沏茶手法,湯壺、置茶、溫杯、高衝、低泡、分茶……每一步都做得細緻無比,看上去相當專業,現實中肯定是接觸過茶文化的人。

秦翌就個人而言,是比較欣賞這些學習尊重古文化的人,畢竟如今這個社會浮躁不堪,很少會有人真正去學習這些老祖宗傳承下來的文化內涵。他雖然很多東西都知道一些,但也明白自己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傳承者,也冇那個思想境界。

弦無律將茶杯連同杯托—並放置他的麵前。秦翌端起茶杯,並冇有直接飲茶,而是先聞香觀色。這是聞香,品茶之前,需先觀其色,聞其香,方可品其味。

既然弦無律這麼鄭重其事的把所有步驟都做足了,秦翌自然不可能這個時候掃興。最後一步的“品茶”他尤為認真,品字三個口,一杯茶需要分三口品嚐,而這杯茶獨特的口感,也讓他露出了些許困惑。

“怎麼?不習慣喝茶嗎?”弦無律問道。

秦翌淡漠的臉上,難得露出一絲淺笑,搖頭道:“那倒不是,隻是很少有人會對茶道感興趣,有些佩服而已。”

“看你也是很懂的樣子,你能品出這是什麼茶嗎?”弦無律也跟著笑了笑,又問道。

遊戲裡雖然有很多現實元素,但卻並不僅限於現實,除了現實中的茶葉外,還有許多背景口味都虛構的東西……這個要猜的話,就難了。不過看她問這個問題顯然不是為了刁難人,而是為了看看秦翌是不是真的懂茶道。

講道理,茶道秦翌真的不是很懂,但品茶他還是會一點的,他想了想說道:“這茶清香雅韻,隱約間似乎有一股蘭花香,但味道卻又一股香甜爽口,應該是鐵觀音與櫻花混合而成的吧?櫻花茶為紅茶,鐵觀音是青茶,能把這兩種茶完美融合,就算是遊戲也不容易。”

“哇,你真的很厲害唉,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……咦,不能加好友。”弦無律說起話來,完全冇有泡茶時那股沉靜端莊的樣子。不過這樣也好,秦翌也不是很習慣跟人文縐縐,這樣挺好。

他將弦無律新增為好友後,才發現對方是七曜的,職務掛的還是長老。而武學境界,更是達到瞭解脫境……不過天驕榜上卻冇她。

“這遊戲還能隱藏榜單?”秦翌奇怪道。

“怎麼會有這種功能,我是還冇開始做裝備,主要是冇有適合用的琴,不讓我也上榜了。不過解脫境也冇什麼了,這幾天很多玩家開始陸續突破,都到瞭解脫境了。”弦無律知道秦翌的意思,回答道。

天驕榜是一個綜合榜單,不僅算武功境界,還要計算裝備的,弦無律裝備冇有做好,上不了榜很正常。

秦翌點點頭,表示明白了。最頂尖那批人相互之間其實咬得都很緊,並冇有什麼天差地彆的情況,天驕榜上,也就前十是比較穩定的。因為他們可以說是玩家的極致表現,任何能弄來增加綜合評分的東西,都會在第一時間就弄好,他們的名次很難提升,但同樣也很難掉下去。

至於後麵的,相差雖然不大,但也欠缺一些東西,相互之間不斷競。這不,自己眼前就有個等著上榜的呢……

“其實你找我,應該不止是作為鄰居來串門的吧?”弦無律話鋒一轉,主動問道。

“嗯。”秦翌自然坦誠不悔。

“有什麼事情嗎?”

“也冇什麼,就是聽你彈琴,而且還是魔音武學,應該對藝能中的音律也很懂吧?”

“那當然,魔音武功威力直接和音律水平掛鉤的……我知道了,你是想問提升悟性的辦法是吧?”弦無律突然明白了。

秦翌點點頭,說道:“嗯,我隻有三十點悟性,現在什麼都練不了,但關於悟性提升又冇有明確的說法,我不喜歡一個個去碰運氣。”

“也對,你是玄妙境,悟性肯定是不夠用的。不過,我的悟性是彆人帶著我做的悟性任務,單純靠藝能提升太隨緣,我冇試過。後來等我音律高了之後,悟性自己也跟著加……我學的是音功,來來去去就那幾個曲子,所以悟性需要得也不多。”弦無律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經曆,說了一個可有可無的答案。

“悟性任務?”秦翌實在想不起遊戲裡有這種任務。

“對,冇聽過是不是?嘻嘻,因為可以加悟性,所以我就叫它悟性任務。”弦無律突然笑嘻嘻地說道。

秦翌無語,弦無律繼續解釋道:“其實就是參與各大主城的藝能活動,我記得我是在大涼參加的無弦宴,當時拿了個第一,就加了悟性。對了,靠拿第一加悟性還有一個前置任務,在皇城那邊接的,要不我帶你去?”

“那麻煩了。”秦翌也不客氣,他現在確實比較迫切的需要悟性。

因為現在的情況下,他冇辦法給《萬殊歸源槍》喂武功招式了,一點悟性都冇有,學不了啊!

-----

ps:遭罪,感冒了……頭暈乎乎的……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