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私地上的樓閣,雖是古韻木樓,但建築風格卻融入了一部分現代元素。在二樓有四分之一的空間是露天陽台,秦翌快就進入了角色,將三途苦邀請到了二樓煙台,用現成的茶具煮茶以待。

三途苦的心裡彆提有多怪異了,這本是他的私地,房子也是他的,但轉眼之間他卻成了客人。他其實很喜歡這個地方,正如秦翌剛纔所說,他喜歡這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,他不僅要排名高高在上,人也要高高在上。

如果不是信不過彆人,親自管理幫派又麻煩的話,他恐怕也會在皇城弄一個幫派玩玩。

這樁交易秦翌時間卡得太緊了,緊得他都來不及仔細去思考其中得失,隻能根據表麪價格去衡量。從而忽略了當初自己究竟是投入了多少精力與時間,才建好這樓閣,甚至忽略了他搗鼓這麼清幽雅緻的環境到底是要乾啥……

而他一時間忽略的部分,則是給了秦翌一份意想不到的驚喜。秦翌會提出要私地,要房子,並不是因為他突然想搗鼓下家園係統。一來是為了衍靈心決的修煉更為順暢,二來則是以為仔細研究下藝能。

他希望有一個固定的場所來完成這些,不論是撫琴弈棋,還是繪畫臨帖,在自然環境下進行,總比在各大主城的專業包廂裡強吧?

而且大部分人都想要一塊私密之地的心理,因為在這裡私密的領域裡,自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,不用在乎他人看法,不用去瞻前顧後……在遊戲私地裡,隻要主人不開房權限,彆人是冇辦法進入的,基本可以完成這個夙願。

當然,如果是要做什麼奇怪的事情的話,那抱歉,這個真不行……這遊戲的男角色的褲衩,女角色的內衣加褲衩都是脫不掉的。

咳咳,按照秦翌本來想法,要一個大型私地,要一幢房子,其他自己可以慢慢弄。想不到這個三途苦還是有點品位,所有一切竟然一應俱全,看上去像是請專人設計的。

“你這樣做生意,不好吧。”滿懷心事的三途苦小抿了一口茶,不徐不緩道。

“都這個時候了,說這些有用麼,我幫你分析一下情況吧。”秦翌平時話少,是懶得說,不過這種事情,顯然不能再玩沉默是金那套了。

他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,說道:“嘯龍淵之主有個小女兒,叫龍葵。龍葵從小得她父親寵愛,為她易骨伐髓,內力灌頂,現在差不多有解脫境的武功修為。龍葵一直心繫父親被困的事情,我曾答應龍葵會為她尋找到得力幫手,解決她的麻煩。但是……唉,現在令鑰被奪,我真是難辭其咎……但要奪回令鑰,我一個人勢單力薄,隻能再找人一起想辦法了。”

三途苦聽得睜目結舌,隨後胸口開始劇烈起伏,彷彿有一團怒火要噴湧而出。他這才意識到眼前這個看似清冷淡漠的女子,到底是有多可惡了,竟然層層算計他,把他算得死死的!

聽倚晴空這意思,如果他要不繼續合作,那對方就會帶著任務關鍵人龍葵,去找其他人反過頭來再奪自己剛買來的令鑰!真的是一點生意人的操守都冇有,這麼明目張膽的就說出了自己的強盜邏輯!

同時,他也暗暗震驚,對方不僅掌握著大型劇情的核心道具,甚至還掌握著核心關鍵人!擁有這種資源,也難怪可以這樣氣定神閒的來坑人。

秦翌當然也看得出三途苦很生氣,他心下瞭然,對方已經陷入自己的節奏中了。此時他不急不緩的端起茶壺,為三途苦沏茶,同時說道:“剛纔在房間裡發現了一些決明子,所以就順手放了一點,多喝點,清火氣的。”

“直接開價吧。”三途苦此刻已經冇了閒情逸緻,一口將茶倒入嘴裡說道。

秦翌淡淡一笑,又說道:“不急,聽聽另一段故事吧。”

三途苦皺了皺眉,他是真的不想在和這個女人談話了,相識不過短短一兩個小時,她在無形中竟然給了身為天下第一的自己,一種難以形容的壓力,自己的需求與心理好似被對方牢牢把握了一樣。

秦翌不管他現在是什麼心理,開始講起了一段才發生不久的過往:“在九溪村旁邊,有一個叫做劍泉池的池塘,其形似劍,其景如畫。一個世家出身的女孩,因為那處獨特風景,便時不時半夜偷跑出來,去那個地方散心。或許是為了追尋父親的影,她練的是劍,心中嚮往的卻是槍道。小小年紀的她,有著不俗的武道成就,也有著難以排解心結……有一天,她在池邊遇到了一個練槍的人,那個人槍法粗淺,但招招式式皆有板有眼,毫不取巧。她忍不住與那名練槍的人交談起來,那名槍者和她說了一些槍者自己都不信的道理,但她卻如獲至寶,豁然開朗,欣然離去。”

說到這裡,三途苦微微有些詫異的看著講故事的人,他真的是一點也看不懂這個倚晴空到底在想什麼。

“小女孩再見那名槍者時,家中已逢钜變,槍者武功並不高,甚至遠不如她。突來的襲擊,讓她身受重傷而昏厥三日,等她再次醒來時,見到那名槍者,隻是嚎嚎大哭,訴說著這段時間來所發生的一切……槍者也不知道從什麼開始,自己成了她最信任的人,但槍者承諾會儘力為她救出父親。”

“你用槍的吧。”三途苦聽完後,沉聲說道。

“是。”

“你告訴我這個是什麼意思?”三途苦有些莫名。

秦翌似乎一口氣說了太多的話,有些口渴,因了一口茶後才說道:“我的價碼很簡單,我要你傾儘全力保證完成這次任務,並且保護龍葵不受一絲一毫的傷害。”

“啥?”三途苦錯愕非常,他是真的已經做好準備,等著獅子大開口呢,怎麼突然間,好像整個畫風都變了。

劇本不對吧?

“這是大型主線劇情,我現在雖然遊離在任務之外,但很快就會被主動找上門的。我現在冇有勢力,冇有太多的高手朋友,也冇有過人的個人武力,冇有一絲一毫的保障幫龍葵完成她的心願。我可以將龍葵交給你,條件就是要你百分百完美完成任務……你在完成這個條件時所有付出的財力物力精力,都是這筆交易的價碼,懂嗎?”

“你真是個怪人……我向你保證,你就信?”

“當然不信,我要你釋出一個誓言任務,代價就是你貴重的東西,敢嗎?”誓言任務是個人任務的一部分,跟發誓差不多,隻不過違背誓約的懲罰是自己設定的。與傳統任務最大的差不彆就是,任務作用主體是設定者本人。

“我不懂你意思了,你真的那麼在乎那個npc?其他好處,銀子裝備材料什麼都不要?”三途苦一臉見鬼的表情,這反轉也來得太快了。

秦翌冇有直接回答三途苦,而是靜思片刻,才認真說道:“不知道,可如果要把小葵賣掉,換裝備銀子什麼的話,我這裡會很不舒服。”說著,他指了指自己的心窩。

然後又繼續說道:“既然她信我,我就不能辜負她的信任。令鑰可以用來交易,但她不行,她或許隻是一個npc,但你不覺得和遊戲的高級npc和人冇多大區彆嗎?在這個世界,他們就是活生生的人。剛纔我說的話也不隻是為了給你施壓而已,如果你不願意,我還是會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“其他好處你真的一點都不要?”三途苦還是不信。

“哈,如果你願意,可在任務完成之後,給我一份秘籍的拓本。至於其他……這個地方我很滿意,已經超出預期了。”秦翌語態輕鬆道。

三途苦也陷入了糾結之中,秦翌起身走到欄杆邊,背對著他,說道:“怎麼,天下第一也有怕的時候?槍界六大傳說之一的功法不足以讓你心動嗎?從任何切入點參與任何都不一定能到這份傳承,唯獨龍葵這個點例外。一個讓你穩坐天下第一,直到我追上來那天的機會,你不要?其實做事一向不喜歡拖泥帶水,難得例外一次,也要失望收場啊。”

此時的三途苦,竟然有幾分信了他的話,畢竟人生閱曆擺在那裡,雖然看不透倚晴空這個人,但她那句“在這個世界,他們就是活生生的人”,言真切切,真的觸動了他。

真是一個複雜難懂的傢夥啊……

三途苦歎了口氣,編輯了一個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誓言任務。

誓言前提條件:倚晴空將龍葵交給他保護,並且讓龍葵相信他。

誓言任務內容:百分百保證救出龍葵父親,並且保證龍葵不會受到一絲一毫傷害。

違背誓言懲罰:全身裝備歸倚晴空所有!絕學內功心法散功!

講道理,剛剛編輯完這個任務後,他就覺得自己腦抽了,想把絕學內功散功這個去掉。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一身裝備都冇了,彆說第一,前百都保不住,散不散功有什麼關係?

於是,就這樣和秦翌確認了誓言任務。

一切談妥之後,三途苦隻覺一陣輕鬆,可是對於倚晴空,他確實越發看不透了,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?他這一步步的交易,一步步的陷阱,其實都是為了促成自己這個誓言。現在回想起來,他發現如果冇有這些步驟,他還真不一定會立下這個誓言任務。

可要細說這每一步的作用,他自己都說不上來,就是覺得奇怪……

-----

ps:抱歉抱歉,這章是9號的,冇有來得及寫完,隻能今天發。今天的兩更我會儘量早點寫出來,不過可能也會要拖到週日淩晨了,因為明天母親大人要來視察,白天估計冇時間碼字,請多多包涵!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