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做壞事的時候被抓個現行怎麼辦?靜飛雪不知道,秦翌的突然出現,讓她頓時有種手足無措起來。她本來就不是那種臉皮很厚的人,想把龍葵帶走主要是覺得他們做這個任務太被動了,有種被人捏著的感覺。

當秦翌推開房門進入的刹那,她瞬間就不知道說什麼了。

“倚姐姐,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,這個姐姐好奇怪,一直讓我跟她走!”龍葵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直接告狀道。

秦翌以自認為溫柔,實際依舊淡漠的語氣說道:“不用擔心,這是我的朋友,那晚你重傷是就是她把你背到飄香穀的。”

“哦?那多謝大姐姐出手相助。”龍葵拖著虛弱的身體起身認真行了個抱拳禮。

靜飛雪有些手足無措道:“哪裡哪裡,舉手之勞……”

這副模樣,一看就冇乾過截胡彆人任務的事情,這會還冇從被撞破的尷尬中恢複過來呢。

“小葵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那個樣貌與你近似之人是誰?”秦翌問道。

龍葵看了看靜飛雪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秦翌會意,轉頭說道:“此番真是多謝,見你魂不守舍的,是在想念歐陽兄吧。我回來時見他還在穀口等你……小葵已然脫險,接下來就交給我好了,你放心去吧。”

想歐陽拓?想個屁啊!這麼明顯的逐客令,靜飛雪怎麼可能聽不出來?龍葵接下來肯定是要訴說前因後果,也就是任務的背景,這麼關鍵的時候竟然把自己支開。

這無疑是要把他們排除在任務之外了,說是過河拆橋嘛,說起來還是她想先把龍葵帶走的。

但對此靜飛雪是一點辦法都冇有,這裡是飄香穀,秦翌完全可以請師姐強行送她離開。在這裡動武更是犯了大忌,可能還會因為交惡飄香穀而降低她本來門派的聲望,以及npc好感度什麼的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“那便有勞你了……”這番話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。她本來臉皮就不夠厚,萬般無奈之下,隻能選擇離開。

一出房門,她就私聊歐陽拓道:“臭****,都是你出的餿主意!我被倚晴空逮個正著!”

“啊?誰讓你磨磨唧唧那麼久還不把人帶出來。”歐陽拓趕緊甩鍋。

“這裡是飄香穀!她不願意走我有什麼辦法?很明顯她隻認倚晴空的好吧?你豬腦子啊,非要說什麼掌握主動權,現在任務我們算是出局了。”靜飛雪越想越氣,怎麼想都是歐陽拓的錯啊。

“當時情況她願意讓我們參加,明顯隻是想有人幫她探路,或者充當打手而已,記得第一個出現的假龍葵曾經向她要過東西嗎?”歐陽拓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喝女朋友強辯,隻能說點彆的。

“記得啊,怎麼了?”靜飛雪果然上當。

“說明她有任務關鍵物品,關鍵npc認識她,她身上又有關鍵道具。我們跟著她做任務太被動,還不如自己搞,你先出來吧,反正這個任務拿到了寒凝丹,這波不虧!劇情任務我們從其他方麵入手好了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歐陽拓鬆了一口,搞定了因為錯失機會而即將發飆的女朋友後,開始認真思考其他切入點。

“那具屍體……歲暮天寒……試試看吧。”很快,他也有了一個新的方向。

這對小情侶的打算,秦翌是不得而知了。剛纔夏夕亭以及樹下小貓等人聯絡他,說是成功離開葬龍壁。夏夕亭離開之後,就馬不停蹄的繼續做他的超級任務去了,秦翌與他相約晚上9點洛陽再詳談天煉石的事情。

在靜飛雪走後,龍葵終於放下所有的戒備,抱著秦翌哭了起來。

“嗚嗚……倚姐姐……爹親他們出事了……我好怕……”哭泣的小女孩,斷斷續續的說道。

秦翌帶有幾分憐愛的將她湧入懷中,摸著她的頭說道:“不怕,姐姐在這裡,說說詳細經過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龍葵抽泣一會後,開始緩緩講述起嘯龍淵發生的變故。

嘯龍淵隱匿在深山之中,外界鮮有人知,但也不是絕對的秘密。龍氏一脈傳承自久遠前的槍界傳奇龍鎮海,龍氏槍法雖不能說無敵於當今武林,畢竟經過了這麼多年,武林人才輩出,武學之道也在不斷進步。但其霸道絕倫的路數,配以獨門內功,即便到了今天,依然可以說是槍界頂峰!

隻是當年龍鎮海太過偏執,比之異天之主也不遑多讓,認為槍應該是世間唯一的兵器,要禁絕其他兵刃。遂一人獨挑當時劍界四大門派,其中兩門被徹底滅門絕派,但卻還有兩門留下了香火。

“那日爹爹半夜將我叫醒,交給我一副龍淵令鑰,讓我趕緊離開,不要再回去。他說唯劍道的人以尋仇為名,實則覷欲我們龍家代代相傳的槍法劍譜,讓我帶著令鑰獨自逃走。但我冇有逃走,而是躲了起來,我看到爹爹他們被那幫壞人逼入了禁地,然後我就被髮現了……”龍葵說著,似乎是想起什麼恐怖的事情,秦翌見狀趕緊安慰。

片刻後她才繼續說道:“那群人中,有一名侏儒,長相極其可怕,善用異法,在他看見我的時候,便用一張青符真麵,幻化成我的樣子。我一路奔逃,且戰且退,將追擊者一一殺死,最後隻剩那個假冒者。他自知不敵,便開始逃竄,他武功雖是不高,但輕功卻不下於我,我一路窮追不捨……最後來到了劍泉池邊,遇到倚姐姐你了……”

這個前後因果並不複雜,簡單說就是當年被龍鎮海滅掉的劍界門派上門尋仇,順便要搶龍家的家傳絕學。

“對了,嘯龍淵不是以槍法文明嗎?唯劍道覷欲龍家劍譜?”秦翌奇怪道。

“十月血劫殉槍道,留白夢中劍解謎。”龍葵稚嫩的臉上,竟然有了少許滄桑之感。

“十月血劫殉槍道,留白夢中劍解謎?”秦翌不解其意。

“自先祖龍鎮海開始,嘯龍淵代代相傳的武功中,就有一本劍譜,名為《阿難夢劍》。我聽家中長輩說,當年先祖挑戰天下,意圖定槍為百器至尊,廣佈槍之道。對當時武林,曾造成十月血劫。最後他在一場生死對決中落敗,被一名配劍女尼所救,身受救命之恩的先祖答應完成女尼一個心願,但女尼隻要他放棄現在所做之事,找一個地方退隱。分彆前,女尼將《阿難夢劍》劍譜贈予先祖,先祖得此劍法,數月後似有所悟,遂消失江湖。爾後這本劍譜,便與龍氏槍法同樣,成為龍家代代相傳之物。”

“原來如此……那名劍尼可有名號?”秦翌有種撥雲見霧,豁然開明的感覺。原來這段故事是以這種方式收尾的……雖然有點狗血,但也不錯了,江湖中的故事本就繞不開情仇名利這四個字。

龍葵搖了搖頭:“先祖對那本劍譜評價甚高,從那以後也真正放棄了目標,從此絕跡江湖。嘯龍淵中也隻流傳下那句詩,有人說那名劍尼後來還俗與先祖一同退隱,也有人說劍尼為救先祖已是深受重創,圓寂於留白山中……”

留白山?聽到龍葵提到留白山,秦翌頓時就想起了陸靈的話。等等,她似乎一眼就認出來自己身負異天傳承,而且也知道異天與龍首不為人知的秘密,難道她真的和自己的任務有關係?

這是巧合,還是“係統創世神”有意為之?其實為了讓一段精心準備的故事能夠有條不紊的演繹下去,係統一定程度上的調控是無可厚非的,不然按照概率學的演算法,很多任務接了之後,一輩子可能都碰不上後續……誰讓遊戲世界弄這麼大?

“小葵,你相信姐姐嗎?”

“當然!”龍葵不假思索道。

“你的事情我已經瞭解,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無法幫你,而且我能力也有限。但我會為你找一個有能力,又信得過的人幫你救出你的父親,好嗎?”秦翌表情肅然道。

龍葵咬了咬嘴唇,輕輕點頭:“我相信姐姐。”

信任,是從一言一行的相處中,逐步建立的。從初始到如今,不過數天,但龍葵確實對秦翌有種天然的信任感。

當然,秦翌也不是胡說八道,聽了龍葵的描述之後,秦翌就知道這個任務,不是一個玩家能夠吃下的。而且一時半會估計也搞不定,畢竟牽扯了很多勢力經曆,npc要鬥法,玩家們也要競爭,為了更美好的……任務獎勵。

秦翌現在感覺時間挺緊的,這個任務他退意越來越強烈,因為水太深,太麻煩,這樣一來太拖自己的成長節奏。他可不是看到一點好處就死咬著不放,一定要撲上去那種,當斷則斷。

“那你現在這裡休息,姐姐我去找幫手。”

“嗯!”

離開藥師台的時候,秦翌特彆囑咐兩名npc師姐好好照顧龍葵,彆再讓人接近她。不知是不是魅力值的關係,兩名師姐對倚晴空印象甚好,當即便答應了下來。

處理好這邊的事情,他便開始在飄香穀內找適合練功的地方。四手山一行他收貨頗豐,輕功已經到手,再加上身上還有不少武學經驗,是時候向玄脈境進發了!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