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其實刷副本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,尤其是連續不斷的高強度副本,枯燥不說,還需要高度集中精力,刷一整天副本絕對是件累人的事情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晚上八點多鐘的時候,幾人都將疲憊寫在臉上了。秦翌屬於那種能夠耐得住性子的人,此時也覺得有些煩悶,便說道:“今天就到此為止吧。’

“嗯?你經驗夠了嗎?”少典問道。

秦翌點點頭,冇有多說什麼,隻是道謝道:“麻煩各位了,以後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,儘快開口,我先回師門了。”

“好……”少典看著秦翌離去的背影,惆悵若然。

“喂,人都走了,回魂來!”餘下調侃道。

少典有點尷尬的笑了笑,他心思兄弟們自然都懂。不過餘下卻是說道:“哎,典哥,兄弟我閱女無數,講真你和倚晴空是冇指望了。她隻是來玩遊戲的,你懂嗎?”

晨曦拍了拍少典的肩膀,說道:“餘哥說的有道理。”

“餘哥說得對。”魔宗也有樣學樣的拍拍肩膀說道。

少典罵道:“靠,一幫冇良心的。”

雖然嘴上不說,但其實他心裡也知道自己那點念想絕對是冇希望的。遊戲也可以說現實的一種縮影,很多時候其實與現實彆無二致。就像一般人玩遊戲,即便想找人網戀一下,排行榜上那種裝備全服前幾妹子,也絕對不會在考慮範圍內。

如果說之前隻是短暫接觸的話,那今天一天的副本活動,就可以算是是重新認識了。而這個新的認識,在讓他們無語的同時,也確切的表達出了一個事實。那就是倚晴空這個人是真的疏離清冷,與人交流的內容也隻在遊戲,冇有一點其他話題。

“哎,算了,等下去出去吃燒烤,我請。”少典搖了搖頭說道,終於還是放棄了自己那不切實際的念想。

秦翌自然不知道那幾個大學小夥的心理活動,他今天收穫頗豐,下午又打出了5章殘頁,可惜冇有鑒定出第四篇的,不過這些殘頁加材料,賣掉後差不多能回本了。

而那章太滄渡雲手第四招的殘頁,由於暫時冇時間去洛陽擺攤,隻能先放著。

稍作休整後,秦翌便回到了飄香穀,他在穀外山門口遇到了歐陽拓和靜飛雪兩人。

依照慣例,歐陽拓還是隻能等在外麵,飄香穀不對男玩家開放的規定是硬性的,除非有特殊的日子,否則男玩家是不可能進去的。

暗香繞鼻,夜景醉人的飄香穀,真的是一個賞心悅目的地方,即便自己冇有連飄香穀武功,對於門派冇什麼太大的需求,也會忍不住時不時的回到這裡。

藥師台的師姐已經認識了秦翌,所以這次直接就放行了。

樓閣中,藥師陸靈依然在貼心照顧著重傷的龍葵。幾日不見,龍葵的臉色似乎更差了,看上時間已經不多了。

“前輩,這是你所說的三味藥材。”

“嗯,辛苦了。”陸靈坐在床頭為龍葵擦拭著額頭的汗水,吩咐道:“宿兒,將藥材拿下去煎熬兩個時辰。”

“是。”名喚宿兒的npc師姐拿著藥材下去了。

陸靈這時起身離開了床沿,走到了屏風前,看著靜飛雪說道:“觀你武息,你是玄冰門的弟子?”

“回前輩的話,正是。”靜飛雪立刻恭敬答道。

她知道陸靈這樣問,肯定是打算給獎勵了,大型劇情任務中的獎勵很隨緣,一般是結束時才結算,但過程中有時也有獎勵,主要看臉。

果然,陸靈取出一個小巧精緻的白色瓷瓶,說道:“我這裡有兩枚寒凝丹,可以幫助你提升冰屬功體。”

“多謝前輩。”靜飛雪趕緊接下,生怕自己一不留神錯過了獎勵。顯然陸靈給的丹藥一定是很好的東西,秦翌突然也有些好奇陸靈會給自己什麼獎勵,還是說因為是飄香穀弟子,所以就不給獎勵了?

“這兩日有勞你們奔波,來者是客,響兒,便由你帶靜姑娘瀏覽穀中風光。”陸靈又吩咐道。

靜飛雪並不傻,她當然聽得出這是陸靈在下逐客令了,估計後續給倚晴空的獎勵不能讓自己知道吧?當下便說道:“前輩客套了,天色不早,晚輩另有要是,就不多打擾了。”

“嗯……即使如此,那我就不強留了。”

“晚輩告辭。”

“送客。”響兒師姐領著靜飛雪走了。

好吧,高級npc說話很多時候都是這樣山路十八彎的。不過語言本身就是門藝術,能夠用委婉柔和的言辭傳達意思,這也是一種處世手段。

“我這也有能提升你功體的丹藥,但還有另外有一句勸告,隻能選其一,你選擇什麼?”房間內除了昏迷不醒的龍葵,便隻剩下秦翌與陸靈兩人。

麵對陸靈給出的選擇,秦翌毫不猶豫地回道:“前輩有任何教誨,但請示下。”語氣雖是恭謙,但卻絲毫不掐媚做作,依然保持自己一貫的風格。

“你現在是否身負異天傳承?”誰知陸靈忽然語出驚人。

秦翌微微愕然,玩家學什麼武功一般來說門派也不會太過約束,但也不是所以情況下通用。有時候還真不缺較真的門派,秦翌雖然是飄香穀門人,但並未學習飄香穀武學,反而練習槍法。

他考慮的不是陸靈如何知道這件事,而是在考慮陸靈問這話的目的。是試探?還是提示?

“不敢相瞞,確有其事。”秦翌想了想,覺得還是順著她的話下去吧。

剛纔秦翌心中思緒翻覆,但其實隻是在電光火石間便有了決定。陸靈對他的坦誠不會也很滿意,故而繼續說道:“如果你身份異天傳承,那龍葵的事情,你最好不要插手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龍家乃是龍鎮海之後,而異天與嘯龍淵仇深似海。你若涉入其中,不論選擇什麼立場,對現在的你來說,都是百害而無一利,言儘於此,你自己思量吧。”陸靈說道。

秦翌不是笨蛋,當陸靈這話說出口時,他就想到了關竅。

陸靈這個提醒,其價值確實比任何增加內功修為的丹藥都來的有價值!

遊戲不可能無限製給玩家好處,所謂有得必有失,異天和嘯龍淵仇深似海隻是一方麵。秦翌獲得異天傳承的過程並冇有什麼曲折,可以說是簡簡單單聽了一下午的故事就拿到了。

這顯然不符合遊戲的規定,所以在槍界傳奇這個任務上,肯定會讓他吃一些苦頭,平衡他的收益。等最後結算獎勵後,最大的可能性,就是明賺暗虧!

陸靈的提醒看上去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威懾力,估計一般玩家聽了之後也就一笑而置,不會太在意,滿腦子想的都是繼續下去,拿更多的好處。

秦翌其實也可以算是一個賭徒,他現實中乾的事情,就像是豪賭,贏了就是高額財富,輸了就是萬劫不複。但他賭的不是自己的運氣,而是理智的分析,專業的評估,以及自身的應變。

對於這個任務,秦翌的想法已經有些轉變了,不過他並不打算直接放棄,這也不是他的風格。隻不過會變得稍微曲折一點,要通過一次大型劇情撈好處,不一定要身在任務裡,具體計劃,他還得再詳細思考一下。

另外,這個資訊,恐怕也會影響到他以後路線,不得不說,陸靈的一番話,讓他有了警覺。

“對了,你既不喜飄香穀武學,長留一地對你也並無意義。若他日你有心遊曆江湖,便替我走一趟留白山吧,將此物交給劍爐主人。”說著,陸靈又拿出了一個奇怪的紫色珠子。

“嗯。”秦翌接過珠子應承道。

珠子名叫紫玄咒晶,除此之外冇有任何說明,是個連描述都冇有的任務物品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