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個協議我是不會簽的。”

“什麼?”宋心暖變了臉,“你明知道這樣是最好的結果,難道你還真的以為自己能得到半個秦家?做人彆太貪心,小心最後什麼都得不到被掃地出門!”

江晚安嗤了一聲,毫不掩飾眼中對宋心暖的輕蔑,“這話說給你自己聽吧。”

“江晚安!我這是看在你有帶我的知遇之恩纔來跟你商量的。”

“知遇之恩?話說的真好聽,秦時不在這兒,不用說的這麼冠冕堂皇,如果是協議的事情,我們不用談了,法院見。”

江晚安拿著包起身,“對了,警告你一句,你最好不要去我媽那兒說三道四,否則倒黴的會是你。”

宋心暖的眼皮跳了一下。

江晚安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直接離開。

宋心暖要真有這個本事讓她一分錢都拿不到,根本不可能這麼好心來讓自己簽協議分走一部分錢,說到底大家都在試探對方的底線。

出了咖啡館,江晚安便從口袋裡摸出了錄音筆,順手打了個電話給楊深。

“學長,我這兒有一份宋心暖試圖偽造證據拉人頂罪的錄音,晚點發你郵箱。”

“……”

掛斷電話,江晚安握著錄音筆,眉眼中一片冷靜。

另一邊,薄氏集團。

易九拿著會議資料進了薄景卿的辦公室,“薄總,這是下午的會議資料。”

“放著吧。”

落地窗前,男人的目光冷毅而堅定,眺望著遠處的景山公園,旁邊不遠就是江晚安入住的酒店logo。

“秦家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?”

易九恭敬道,“您猜的冇錯,秦時果然在轉移資產,他已經把自己名下的好幾套商鋪房產都轉移到了他妹妹名下,還有一些國外的資產也正在變賣中,更可氣的是,他以夫妻共同名義做了大量金融貸款,把大部分不動產都抵押進去了。”

這就意味著如果真打起官司來,江晚安很有可能不僅拿不到錢,還得承擔一部分共同負債。

薄景卿見慣了這種事情,淡聲道,“儘快蒐集他轉移資產的證據,還有,讓人盯著那個宋心暖,盯緊點兒。”

“是,對了薄總,您上午開會的時候,老夫人那邊來電話,讓您晚上回家吃飯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薄景卿父母離異後,他先是在國外跟著母親生活了一段時間,後來父親去世,母親在國外又再嫁,他纔回到奶奶身邊繼承了薄家。

如今的薄家除了他和奶奶之外,還有父親再婚的妻子蔡汶還有一個他同父異母的弟弟。

夜幕降臨。

忙完了一天的事情,薄景卿抵達薄家老宅。

“景卿回來啦。”

蔡汶早早就等在門口,主動要幫薄景卿拿脫下來的外套,他卻並不領情,轉手就把外套遞給了旁邊的傭人。

蔡汶的臉色尷尬了一下,又立馬回覆常色,跟上薄景卿噓寒問暖,“景卿,忙了一天累了吧,奶奶說你要回來,我特意讓廚房多炒了幾個你愛吃的菜,正好招搖也來了。”

“誰來了?”

薄景卿眉頭一皺。

“招搖呀,咱們和顧家是世交,關係一直都很好,你和招搖從小就認識,而且在國外你們不是在一個學校的麼,現在她也回國了,將來說不定能成一家人。”

“蔡姨,不該你管的事情,就彆插手了。”

冷冷的一句話落下,蔡汶立馬閉嘴,臉上還賠著笑,“我就是隨口一說。”

薄景卿懶得再和她多話,“我去見奶奶。”

剛到偏廳門口,便聽到裡麵傳來歡聲笑語。

顧招搖下午就來了,已經陪著薄老夫人待了一下午,哄的老太太高高興興的,多久都冇這樣高興過。

“老夫人,顧小姐,少爺來了。”

“景卿回來啦,”薄老夫人臉上止不住的笑意,“快過來,我跟你說啊,招搖這丫頭跟我講了個笑話,笑的我腰都疼了,這丫頭都回國這麼久了,你也不跟我說。”

薄景卿淡聲道,“不用我說,您不是也知道了麼?”

顧招搖微微一笑,“奶奶,您這就錯怪景卿哥了,他平時那麼忙,哪兒顧得上啊,上次我去公司找他,他都冇空理我呢。”

“還有這事?那我可得替你好好罵罵他,這麼不懂禮貌。”

薄老太太被顧招搖哄的五迷三道的,要是她知道顧招搖是怎麼去找薄景卿的,又是怎麼被趕出來的,怕就不會說出‘禮貌’兩個字了。

畢竟隨隨便便就坐男人大腿這種事,好像更不‘禮貌’。

此時,蔡汶忽然說,“景卿確實忙,平時回家都少,偏偏今天招搖在,他這麼巧也回來,您說這不是緣分麼?”

這話明顯的意有所指。

薄老太太什麼冇見過,立馬聽出了意思,意味深長道,“景卿年紀也不小了,咱們兩家是世交,回頭啊約上招搖爸媽,兩家人一起吃飯,也好好聊聊。”

“好啊,我爸媽也說好久冇見奶奶呢,他知道我今天空手就來蹭飯了,剛剛還給我一頓數落,說我不知道禮數,下次要當麵賠罪。”

“你怎麼是空手來的呢,不是還親手給我做了點心嘛,手真巧。”

薄老夫人笑眯眯的拉著顧招搖的手,“丫頭,我說的跟你爸媽吃飯可不是簡單的吃頓飯,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

“啊?什麼意思啊?”

顧招搖明明聽出了意思,卻故意裝出不懂的模樣。

蔡汶笑著提醒,“還是孩子氣呢,兩家人一起吃飯,還能是什麼意思。”

顧招搖這才恍然大悟,愣了一下,立馬低著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,小聲道,“奶奶,您打趣我,說什麼呢?景卿哥哥該生氣了。”

“他生什麼氣?高興還來不及呢,”薄老夫人看向薄景卿,“是不是啊,景卿。”

薄景卿半天冇說話,權當冇聽懂他們這些話。

“奶奶,我今天回來,是有正事要跟您說。”

薄老夫人笑眯眯的,“什麼事啊?”

“我要結婚了。”

清冷的聲音在屋子裡迴盪,薄老夫人一怔,在場的其他人也全都愣住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