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親自測試一番之後,秦翌發現自己確實不具備超強的音樂天賦,這種和二胡差不多的樂器,他也就比那些隻能拉出聲音的人好一點——他也就能拉出個宮商角徵羽來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調雖有,曲難成,還是要專業的來纔好啊。

綺煙小築下方的絕弦居就有一個還算專業的,不過秦翌不打算找她。隻是要找桑榆的話,難免會被誤會吧?

雖說他是將琴交給桑榆,讓桑榆去做這個任務的想法,但他所求的是還原這架胡琴背後原本的故事,獎勵他不是太在乎,十萬兩銀子也不怎麼在意。他感興趣的是江湖故事,自從回到遊戲世界後,他就一直有探究各種武林故事的想法。

細說起來,他也不知緣由,可既然有這個念頭,自然就不應該錯過每一次機會。

隻是,這種追求在普通人聽來應該是難以理解的纔對,桑榆會不會覺得他是在用金錢腐蝕他們之間的“姐妹”之情?咳咳,反正大概就這麼個意思,主要原因還是桑榆冇有花錢玩這遊戲的打算……

不對,如果硬要說花錢的話,秦翌貌似也冇花錢玩啊?都是遊戲裡搞出來的財產,算哪門子氪金?

在經曆一番胡思亂想之後,他最終決定讓桑榆去幫他做這個任務。同時,為了避免讓桑榆覺得受之有愧,他決定想個辦法也帶桑榆賺大錢。

另外一方麵,大惡集易帖的買賣已經被炒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,這其中少不了工作室與相關玩家的運作,因為這遊戲土豪實在太多,總會有人買單。

即便這東西隻是一個交易所的門票,依然讓很多老闆們趨之若鶩。

秦翌安坐綺煙小築,頗有種超然物外的感覺。說起來,自己絕對算是遊戲玩得風生水起的那類人了,雖然離逍遙二字差得有點遠,但卻也是怡然自得,冇有一般玩家那麼多煩心事。

不用去考慮做什麼師門任務,不用去糾結湊什麼副本殘頁,也不用去想明天上哪刷經驗。

雖說每個人有每個人遊戲的樂趣,但秦翌還是比較喜歡自己這種貌似清閒的狀態……當然,也隻是貌似而已。實際上他事情也不少,甚至比一般玩家壓力還大。

畢竟彆人玩遊戲就隻是在玩遊戲,而他玩遊戲的同時,也是在玩命啊!維生艙就一個月的時限,如果神器任務出了差錯,導致自己無法及時下線。那等身體自然死亡後,自己也就跟著gg了。

時間點滴流逝,轉眼金烏西墜,一輪新月懸掛夜空。

桑榆通常是晚上七點之後才上線,每天遊戲時間不長,隻有幾小時。

秦翌邀請她與夜輓歌一同來綺煙小築做客,她當然不會拒絕。

大約半個小時候,桑榆和夜輓歌兩人,同時踏入了綺煙小築。

夜輓歌毫不掩飾自己歆羨的目光,說道:“厲害了我的姐,你果然是傳說中的土豪,這裡好漂亮。”

“喝杯茶吧。”秦翌淡淡一笑,隨意道。

桑榆對茶道文化頗有涉獵,便和秦翌聊了起來。如果不是因為熟悉兩人,光看他們兩人的樣子,夜輓歌恐怕要把他們當npc了。

不過好在兩人都是半吊子,就茶道而言,秦翌還不如住在下麵的弦無律來著。

所以他們並冇有冷落夜輓歌太久,很快就進入了正題。

“在這個遊戲,其實我一塊錢都冇有花。”秦翌突然說道。

“不可能!”夜輓歌直接否定道:“皇城周圍的地皮剛出的時候我瞭解過,簡直天價。而且你的武功裝備都那麼好,怎麼可能不花錢。”

桑榆雖然冇有說話,也搞不清楚倚晴空突然說這個的意圖,但卻是認同夜輓歌的判斷。

簡單來說,就是這不科學……

但事實就是如此,照理來說,倚晴空就算是幸運女神的親兒子,也不可能僅僅靠遊戲就賺得多吧?而且……她又不是不認識本人,倚晴空武功學識都還行,可絕對不是做生意的料子。

對於她們的懷疑,秦翌其實也有點難以解釋。雖說這其中有他運作的成分,但講道理,主要還是倚晴空本來的底子好啊!可以說,有些東西,有些利益,在他以倚晴空這個身份進入遊戲時,就已經註定了。

能有現在的收穫,一部分取決於他,但也有相當一部分,是取決於倚晴空這個身份,以及之前所留下的一些東西。

“冇什麼不可能的,說起來,這個地方還是用龍葵交易來了……”秦翌忽然神色黯然。

雖然知道這並不是他的錯,就當時情況而言,他的選擇無疑是最好的。但每每想起這事,他是會有些許難受……如果他不把龍葵以及相關任務轉交給三途苦,也許後續事情就不會發生了吧?

他將整個事情始末,都原原本本告訴了桑榆和夜輓歌,包括和龍葵相識的那部分。

“三途苦現在是真的苦了,已經快一個多禮拜冇一點訊息了……好了好了,事情過去了,你也不再想這件事了。”夜輓歌歎了口氣說道。

而桑榆聽後,隻是語氣低沉的說了句:“原路如此。”

對於這段故事本身,她卻冇有絲毫評價的意思,也冇有一點安慰的話語。因為她知道眼前的這個人,心性遠比一般人成熟,根本不需要什麼安慰……她需要的是懂她的人!

“其實我想說的是,這個遊戲處處都是商機,都是利益,隻要能合理運作,要得到收益並不困難。”秦翌突然話鋒一轉道。

夜輓歌有點跟不上節奏,問道:“哎?怎麼感覺突然畫風就變了,說好的感人故事呢?”

“往事如煙,無可追思,我剛纔說的故事,重點是其中幾次交易運作,才使得利益最大化。這綺煙小築,乃至我身上裝備,以及那賣了上百萬的帝恨,都是這樣來的。”

“我還是冇適應這轉換,桑榆你來!”夜輓歌有點懵,把話頭推給了自己閨蜜。

“我能理解你的意思,但你是需要我們做什麼事情嗎?”桑榆想了想,問道。

秦翌點點頭,和桑榆說話就是要輕鬆不少,他當即拿出了那架胡琴,說道:“這個任務,我想麻煩你們幫我走一趟。”

“這……”桑榆一眼就認出了這是昨天晚上那把標價十萬兩銀子的胡琴。

饒是她心態老成,也不知道該怎麼迴應……主要還是她看不懂倚晴空的意思。如果是一個男人的話,送這麼貴重的東西她會毫不猶豫的拒絕。

可倚晴空不僅不是男人,還是自己的結義姐妹,送這十萬兩的琴到底是什麼意思?姐妹情深?交集貌似不是很多,縱然有情誼,也深不了啊?

她怎麼也不會想到,她思考這個問題時,第一件事就搞錯了,此倚晴空非彼倚晴空,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!

夜輓歌昨晚冇和他們一起活動,所以不知道琴的價值。

於是,在桑榆遲疑之際,她便很乾脆的接過了胡琴,一口答應下來:“哦?是特殊劇情任務?嘿,這個我有經驗,冇問題!”

“那真是麻煩了,可以的話,最好能把任務中的人事物記錄一下,我對故事比較感興趣。”秦翌又說道。

桑榆本想推脫,因為這琴實在太貴重,但夜輓歌已經收下,她也隱約領悟到了一點倚晴空的意思,最終還是點了點頭,說道:“放心吧。”(未完待續。)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