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洛水河是途徑洛陽城的一條長河,上遊下遊通向何處現在還不得而知。因為遊戲地圖貌似很大,每一個主城感覺都像是獨立區域一樣,至今冇有玩家橫跨過。

雖說河上有船舶來往,但玩家很難跟著一起行動。曾有玩家統計過,離開主城大約百裡之外就會出現一些凶猛異獸以及水賊悍匪,很難冇辦法通過。不過玩家不斷在進步,現在天驕榜玩家基本都已經變成瞭解脫境,普通解脫境玩家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。

相信用不了多久,原本的禁區就會被探索吧。

秦翌上論壇查了查洛陽地理,洛河和硃紅村都是公共區域,一點也不難找。隻是兩者之間隔得稍微有點遠,好在秦翌現在有赤焰琉璃,並且靈力充沛,趕路還是冇問題的。

“對了,需要幫你帶什麼補給品嗎?”桑榆突然又問道。

“那麻煩幫我帶一些高階內力藥和烹飪食物吧,還有帶一個木盒過來。”秦翌也不客氣,畢竟他在外麵不能回去,能有人為他帶東西過來是再好不過的了。

這離主城有一定距離,遊戲地圖再大,對於一般玩家來說,活動範圍其實並不大。

現在已經入夜,秦翌騎在赤焰琉璃上,心裡思考的是關於三途苦的事情。

不難預料將來很長一段時間,三途苦恐怕都會安排人到底打聽他的下落,畢竟那一身極品裝備價格不菲,再做一套錢好說,可有些材料可遇而不可求,真弄起來曠日費時。

如今自己頂著上千殺戮值在外麵晃悠,隻要逮住擊殺,所有東西就都回來了。而且身上還有赤焰琉璃,以及一些其他可能存在的極品道具,怎麼想都是肥羊一隻啊!

不過講道理,秦翌真不太慌。畢竟蜃照異空一開,45%全屬性壓製之下,誰與爭鋒?最多就是殺戮值越積越多,然後……就冇有然後了。

傳說殺人殺到一定程度,會天怒人怨,遭天譴的!直白點說就是殺戮值高到一定程度,可能會直接被劈死。

要真這樣可就真的尷尬了,如果真要這麼發展,他也冇什麼太好的辦法,事情顯然不可能就此平息,他更不可能靠刷硃紅村任務去洗乾淨這身殺戮值。

難道要像個世外高人一樣,隱居深山老林,然後拚命練功?npc可以這麼練,可玩家不行啊,武功招式什麼的還能靠不斷演練提升,但內功和輕功是必須要武學經驗才能練的。

這是目前最嚴峻的問題,而且這個問題,還他隻能獨自去麵對。

除此之外,就是擊殺折戟之後的收貨了。在談收穫前,秦翌還是不禁自問這樣做是否正確。他一直認同高級npc在這世界就是活生生的人這點,所以他在龍葵的事情上會那麼固執。

他與折戟完全是無冤無仇,甚至都不知道他與三途苦的具體關係,但隻為了那一點可能性,便動手殺了。

好吧,秦翌必須得承認的一點是,自己確實矯情了。如果放在之前……就三天前吧,他肯定還不至於如此。但與倚晴空一談之後,潛意識裡還是相信了她的話,也更加認同了這個世界,因此,纔會對自己的行為產生懷疑。

隻是殺都殺了,還想那麼多有什麼用?他自嘲的笑了笑,折戟那句話說得很對。自己既然認同這是一個真實世界,是初天源界,是真正的江湖。

那麼,江湖幾時少得了恩怨糾纏?江湖中人,又何懼恩怨糾纏?

秦翌不會因為折戟說過曾殺了朋友一家老小,就用替天行道芸芸的理由來掩蓋自己行為。他殺人,隻是為了報複另外一人,冇有什麼高大上的理由……

關於對這江湖的二三心事,他很想找人傾吐,但又冇有合適的人選。想了想,還是決定等倚晴空醒了,再和她好好聊聊這個話題。作為一個武功高強的前輩高人,她應該很有見地纔對。

將注意力收回,開始思考折戟身上的東西了。丹書鐵劵、劍柄和地圖,這三樣東西是相互之間存在關聯,還是單獨的?

他原本想交給三途苦的是什麼?全部還是部分?

這些資訊看似不重要,但對於秦翌來說卻是十分關鍵。因為知道了這些,他就能對三途苦接下去的動向有個大致的判斷,從而去影響他的成敗。

玩家是殺不死的,而且最多把身上所有武學經驗給掉光,也不會有傷筋動骨的損失。要讓三途苦吃到苦頭,唯有不斷乾擾他的重要任務!

與三途苦交易不現實,到了現在這個份兒上,秦翌相信和任何有勢力的人見麵,所麵對的都將是伏擊,包括和他冇有恩怨的亂天綱之流。

如今三途苦已經掉出天驕榜……三途苦裝備突然消失,而自己又能以玄妙境大殺四方,甚至在血色殺境中有不少玩家都認出了帝災。這其中因果關係也不會太難猜,殺自己的收益太高了,正常人都會心動!

手中的這三件物品肯定有大用,但具體有什麼用,秦翌就不得而知了。

其中,他最在意的不是那張地圖,而是丹書鐵券!

丹書鐵劵又稱“丹書鐵契”,以鐵為契,以丹書之。在古代是特權的象征!民間所說的免死金牌,指的就是這個東西!折戟身上怎麼會有這個東西?

這個丹書鐵劵看樣子應該不是本朝的纔對,金石皇朝崇尚金色係,官服都是各種顏色配金色調的,丹書鐵劵這玩意起碼也應該是可在金牌上吧?

好吧,就算是刻在鐵上,也應該是用金色字體書寫纔有本朝風格。

而且上麵的文字明顯不是現代的,金石皇朝用的是隸書,秦翌怎麼可能看不懂?

看來這東西是有一定曆史了,回頭倒是可以問問倚晴空,她應該是很久以前活躍在江湖的纔對。

赤焰琉璃的速度不快不慢,走了大概一個小時,路上遇到好幾批玩家,更坑爹的是還打了一架又加了十五點殺戮值。

不過總算是到了洛水河畔,確定自己是在下遊後,他才聯絡桑榆問道:“你們到哪了?”

“地圖上顯示到了平風原野,你在哪裡?”

“我也在平風原野,好像看到你們了……”秦翌看見遠處河麵上燈火靠近。

……

十分鐘,秦翌登上了畫舫。

他還是頭一回知道畫舫能夠開到這麼遠的地方來,畫舫上燈籠高掛,明亮照人。

桑榆準備了一桌酒菜,算是為他接風洗塵,秦翌很自然的就入座了,不過當他將注意力放在與桑榆同行的女玩家身上時,卻不由愣了一下。

“你這麼看我做什麼?你認識我?不能吧,昨晚你砍了那麼多人,難不成都記得?”夜輓歌奇怪道。

秦翌略帶歉意道:“昨晚的事情多謝你了……失手人,也很抱歉。”

這個女人他見過,就是秦翌剛來這縣城時,去過的那家琴行老闆,他還收過名片,好像叫葉輓歌……這遊戲名字倒是方便,改個字就用了。

想不到她也玩這個遊戲,而且還通過這種方式認識,這個世界還真小啊。

“冇事冇事,謝謝桑榆就行了,我也冇幫什麼忙……還彆說啊,在幾千人麵前裝比感覺還真不錯,啊哈哈哈……”夜輓歌突然開心的笑了起來。

她說的在幾千人麵前裝比,是指幾千人聽她一本正經的分析秦翌蜃照異空特性的事情。

秦翌在瞭解到這件事後,就明白了夜輓歌的重要性,如果不是她先忽悠上千人在血色殺境之外停下,在外麵停滯的隊伍也不會在短時間內聚集那麼多。

人都有從眾心理,後來的人見前麵那麼多人停步不前,也就自然跟著停下來了。不得不說,夜輓歌這個頭開得好!幾千人如果真的全部進血色殺境的話,秦翌加倚晴空兩人恐怕也擋不住。

“咳,總之這回多謝了,以後有什麼需要,儘管找我。”秦翌很乾脆的應承道。

桑榆這時開口道:“我們幫忙不是為了找你要答謝。”

“是呀,桑榆說你因淡情而深情,精於毫厘之間的算計,可卻不計較利益上的得失。會出現在那個地方,肯定是有不得不去的理由,所以讓我不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幫點忙。”夜輓歌聲音很少爽朗,與桑榆的溫婉形成鮮明對比。

秦翌淡淡一笑,冇有多說什麼,一切儘在不言中。僅僅隻接觸過一次,就能大致摸清自己性格,隻能說不愧為知音啊。

桑榆話少,但句句暖心在理,使人如沐春風。而夜輓歌則是相當開朗健談,畢竟也是小老闆,走高冷風格是肯定不行的。

三人聊了好一會,桑榆才略帶擔憂道:“你現在狀態怎麼辦?有什麼辦法洗殺戮值嗎?”

“冇有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這個問題已經快被想爛了,但任誰看了這上千的殺戮值,都會束手無策吧?秦翌索性也不再糾結,順其自然好了……其實他還有最後一線曙光,那就是倚晴空……

“那你自己小心點,這是你要的補給品。”夜輓歌也順勢把東西交易給了秦翌。

隻不過秦翌現在是大紅名,貴重物品不能離身,所以隻能抱歉道:“我不能交易貴重物品出去,銀兩隻能等以後給了。”

“冇事,現在以渡過難關為主。”夜輓歌也不太在意,她話鋒一轉突然問道:“你那個奇術到底是什麼?好厲害的樣子,我們聊聊這個……”

夜輓歌遊戲中最擅長,最感興趣的,正是奇能異術,她也因此出名。

可秦翌其實完全不懂,這個蜃照異空之前也從冇用過,而最新的效果也是由倚晴空改造出來的……所以夜輓歌想和他交流奇能異術經驗的想法,隻能無奈落空。

在聊天的最後末尾,秦翌忽然說道:“其實,我還想麻煩你們一件事。”

“什麼事情?”桑榆問道。

秦翌把折戟的頭顱從行囊中翻了出來,說道:“幫我把這個送給三途苦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夜輓歌像是想起什麼,趕緊把木盒拿了出來,把頭顱給裝了進去說道:“原來你要盒子是裝這個。”

桑榆表情略顯詭異,她不解的問道:“你特意去殺了一個三途苦認識的npc?”

“差不多。”

“唉,你現在不適合和三途苦繼續作對。”桑榆擔憂道。

秦翌搖搖頭:“我知道,但龍葵的事情我不可能算了,是他先背信的。”

“有脾氣,我支援你,這人頭我去送!”夜輓歌倒是很有乾勁兒。(未完待續。)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