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話可是把這些大臣們問住了。

“莫非諸位想趁著陛下不在,又想效仿元武二年前朝餘孽複辟之事?”

這話更是把他們嚇了跳。

元武二年,關寧以假死瞞騙,前朝餘孽複辟,被網打儘。

這都元武六年了。

誰還敢有這樣的心思。

“陛下是什麼做派想必各位都是清楚的,越是這個時候,越要做好本職,各司其職不可逾越,千萬可不要等著陛下回來,再找到各位身上,那就麻煩了。”

“首輔大人說笑了,我等隻是關心陛下安危,萬冇有其他意圖。”

“是啊,陛下貿然外出,此等大事,難免國家動盪,我等是為了國家。”

眾人都忙著改口。

被公良禹三言兩語的打發。

其實他能夠理解。

縱觀曆史,少有皇帝瞞著滿朝文武外出,這不炸了鍋纔怪。

在他們看來,皇帝就應該待在皇宮,坐鎮京城,才能保證國安。

偏偏這位皇帝可不是閒著的主……

他知道這些朝臣中不少人都是好心。

公良禹搖了搖頭。

又回去忙碌了。

陛下身在北夷的事情已經公開,這對他這個內閣首輔也是次重大考驗。

必須要穩住朝局,穩住人心。

可顯然他這番話並不能讓人放心,反而更會多想。

內閣首輔不知皇帝行蹤根本就不可能,為什麼要故意隱瞞?

人們猜測胡亂猜測。

很快私下便有各種流言傳開。

有則可信度比較高。

去年克烈部落派使臣來京,請求大寧出兵援助,當時確實派出五萬鎮北軍,這是人儘皆知的事情。

後來戰爭規模擴大。

不過並非是北夷進犯,而是克烈部落和大寧兩國組成聯軍去攻打北夷。

要進行番搶掠。

據說已經搶掠到很多東西,還把北夷兀良部的個王女給搶了回來。

流傳有板有眼。

還有兵力人數,進攻方略等。

據說是從天策府傳出。

真真假假混淆視聽,這流言是費田這個兵部尚書編撰的。

這傢夥很有說書的才能。

特意編出陛下進攻北夷,搶了位王女,這位王女被陛下英武所折服,深深愛上了陛下……

當時說出之後,讓不少人都是驚歎不已。

真是絕了!

他們勸慰費田不要胡言,怕陛下回來找他算賬。

可費田卻拍胸脯道:“冇準我編的成真了呢?”

他還是堅持這樣傳出。

恐怕他們也想不到,還真的被費田說中了。

過程不是這樣,但確實帶回來個王女……

他們想的冇錯。

上京魚龍混雜,盯著這些訊息的大有人在。

這是間普通的布莊,名為綾羅布莊。

像這樣的布莊並不是少數,滿大街隨處可見。

可這間綾羅布莊卻不普通,生意掩蓋之下,其實是梁國的個細作機構!

情報諜戰,也是兩國交戰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梁國大敗之後,梁武帝吸取對敵方瞭解不夠而輕看的教訓,花費了很大功夫,又投入钜款,派出細作來到大寧收集情報。

像之前在開挖運河遇到的那位就是這樣的人。

梁國在上京的細作機構就在這間綾羅布莊。

直麵街市的鋪子隻是偽裝,個掌櫃,兩個店員都是大梁細作。

“吳二,過來幫忙。”

頭戴氈帽,留有字胡的掌櫃隨意的說著。

“來嘍!”

店員吳二到了內堂。

掌櫃的從袖口摸出個細竹管。

“把這個儘快送出,越快越好!”

“是!”

吳二沉聲應著。

他多問了句。

“您覺得大寧跟北夷真起戰事了嗎?”

“起肯定是起了,隻是冇到我們想的那樣,大寧朝堂太平靜了,真嚴重了絕對不是這樣。”

“聽您的準冇錯。”

店員知道,他們之所以在上京這麼久都冇有被髮現,就是因為他們從來不會主動打探什麼情報。

也不會想辦法去打探。

他們知道的都是大眾知道的,這些看似無用的訊息,卻有很大用處,關鍵在於你能否分辨真偽,得出結論。

麵前這位掌櫃就有這樣的本事。

“少廢話,趕緊送出去。”

留有字胡的掌櫃沉聲道:“咱們這條情報,可能就決定著兩國戰事!”

“明白!”

條小小的情報,經過個個人,條條線路的運送……

懷州,邊境線以南。

梁國四皇子朱楨再次踏上這片土地。

他閉上眼,那場戰爭的景象彷彿還曆曆在目。

次次的出乎他的意料,次次的震驚,次次的打擊,讓他近乎崩潰,後來用了很長時間才從中走出。

對他而言,這是片傷心地!

幾年過去,朱楨比以往成熟了許多,回到這裡,他首先來的就是英雄塚。

當時戰爭死傷慘重,又無法運回故鄉,便選了處地域埋葬。

埋的人多了,便成了英雄塚,直至大帥楊師厚葬於此地,更增加了其份量。

在楊師厚之後,接替其成為大帥的宗於海也被葬在這裡。

處偏地,埋葬兩任大帥!.五816.co

在梁國也從未有過!

朱楨低沉道:“事實上,那戰我軍折損三位主帥,宗於海死後,右副帥夏弘接任帥位,但在其回國後,卻依舊遭受巨大折損,被父皇怒之下砍了頭。”

“他雖不是死在戰場,但也是因戰敗而亡!”

朱楨神情悲痛。

他轉頭看向身邊穿著威武甲冑的雄壯男子,低沉道:“太子殿下,你定要報此大仇,我們幾個兄弟都商量過了,隻要你能做到,我們絕對擁立你即位,絕不會有二心!”

說出這樣的話,就意味著完全放棄了皇位爭奪。

梁國不同於魏國。

定了太子並不意味著你就繼承人,皇帝甚至鼓勵爭奪,經過慘烈競爭才能坐到帝位。

朱楨雖冇什麼建樹,但幾次從軍經驗豐富,並非冇有機會。

能讓他說出這樣的話,可想而知,他的恨意有多濃。

梁國太子朱鎮看著麵前的墓碑,平靜道:“若非顧及影響,本宮真的想把他的墓平了,把他的屍骨挖出來扔到荒野!”

“太子殿下?”

朱楨冇想到朱鎮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“什麼時候戰敗者,也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後人瞻仰?他是恥辱,大梁的恥辱!”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

額頭上,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,在這刻,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。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,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,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。

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

頓時,”轟”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,直衝雲霄。

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,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,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氣運,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,搖身晃,已經現出原形,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,九尾橫空,遮天蔽日。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,穩定著位麵。

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,否則的話,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。

祖庭,天狐聖山。

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,不僅如此,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,朝著內部湧入。

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,瞬間衝向高空。

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。而下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。

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,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,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,取而代之的,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。

第972章

真真假假免費閱讀.https://.8.o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