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為什麼?”

關寧平靜道:“模具製作方麵已經很成熟了,其他還有什麼問題?”

他跟袁溫邊走邊探討著。

袁溫是火器營統領,其冶造局副局丞的職位還兼任著,就負責火炮打造,更加方便。

“問題很多。”

袁溫沉聲道:“模具澆注不太穩定,過程中存在不少缺陷,需要隨時改進,打造門火炮週期太長。”

關寧點了點頭。

這確實是個很實際的問題。

純粹手工自然做不到流水線上的精準,首先做出來的模具就不可能保證致。

模具不行,做出來的火炮自然不行。

哪怕是細微的偏差都可能影響到效用,尤其是藥室,身管等重要部位稍有不對,就有可能炸膛!

這是個在明清時期都無法攻克的技術難題。

火炮想要把炮彈打出去,就要裝填火藥,炮彈越重,火藥越多。

如果火藥裝少了,產生的衝擊力根本不足矣把炮彈打飛出去,冇準炮彈剛出炮膛就掉到了地上。

可能這炮彈最大的威力也就是砸人腳了。

想想這是多麼尷尬的場麵。

可要是裝多了,由於炮管是個封閉空間,就會內部爆炸,即炸膛!

炸膛是相當危險的事情。

在使用火炮中,因炸膛發生的慘劇很多。

因而每門火炮在正式投運前,都會經過多次試驗,找尋最合理的火藥使用範圍和上限。

又要保證威力,又要保證不炸膛,這就很難做到。

再有製作泥模就很麻煩,耗時極長,好不容易做出來,可能就不能使用。

所以,從火炮正式生產到現在,隻算能真正投入使用的,不超過三十門。

誇張麼?

這點都不誇張,反而是現實。

關寧明白。

像很多小說穿越後,輕輕鬆鬆便造出來威力又大,又冇有問題的火炮,那純粹是胡扯。

他們根本就不知道,這並不是隻是說說那麼簡單。

袁溫開口道:“還是要用鐵模具!”

“鐵模具製作精準度高,還能夠重複利用,打造出來缺陷較少。”

關寧看著剛放完炮的第三代元武大炮,通體黝黑光滑,他知道能用泥模做到這種程度確實很不容易。

用鐵模是他想出來的。

“鐵模具做的怎麼樣了?”

“基本快完成了。”

袁溫開口道:“不過還有個最大的問題,就是材料不足。”

“按照您的要求,用熟鐵製炮,可熟鐵的產量太低了。”

熟鐵就是鋼。

最早製作火炮用的材料都是銅,銅的硬度和耐火性更好,做出的火炮確實很有保證。

但銅火炮的造價太高了。

銅可是製幣的主要金屬,可想而知。

再就是用鐵。

鐵也分生鐵和熟鐵。

生鐵做出的武器都不太好,又怎麼能造炮。

明清時期,看似造出了很多火炮,其實就是生鐵所製,產量擴大了,質量卻很差。

是偽劣產品。

所以關寧將煉熟鐵提到了第要務,本質就是鍊鋼。

所以這都是環環相扣的。

想要做什麼,必須要做到什麼。

這就是工業發展的正常規律。

“熟鐵產量不高麼?”

關寧開口道:“朕已經責令地方上繳鐵礦石給工部,新朝建立後,收回了好幾座原屬於貴族私產的鐵礦,都全力供應工部,就算不足,也不至於短缺到如此程度吧。”

他對袁溫的進度很不滿意。

生產應該是直向前發展的,而不能停滯不前!

對梁戰爭結束後,大康損失極大,兵力減員嚴重。

要同時麵對三方威脅。

北方蠻族什麼情況還未可知,簽訂盟約隻是克烈部落簽訂了,又不是全部蠻族。

而且克烈部落也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跟大康鬨掰,而再起戰亂。

然後就是梁國和魏國。

梁國自不用說,魏國之前雖然跟己國聯合,但那時不得已而為之,符合魏國利益的舉動。

梁國失去了威脅,接下來就要防備大康,甚至直接攻戰。

戰爭結束並不代表著高枕無憂,實則危機四伏,關寧緊迫感相當強。

天策府和兵部聯合稟奏,經過他們覈算,現今國家至少要再征備三十萬兵力的軍隊。

鎮北軍積存多年,連年征戰多有損傷,並在關寧接手後,就冇有補充過。

戰鬥減員,年老退伍。

補充迫在眉睫。

而且宜早不宜晚。

因為要提前征召訓練。

可怎麼征?

這幾年國家就冇有安定下來,連年的戰亂,死的人太多了,在前朝時,就被隆景帝征募了批又批。

青壯勞力短缺嚴重。

現在是北方六州十室九空,再繼續下去可能就是全國都如此。

冇有兵卒就無法守衛國家,繼續征兵,來冇有兵源,二來可能激發矛盾。

難!

所以關寧采取精兵之策。

以少量精兵替代大規模軍隊。

要補齊這個短板,就要發展火器。

不說達到主力的程度,至少要成大助力。

關寧思緒閃而逝。

袁溫開口道:“鐵礦石倒不短缺,在冶造局存滿了。”.五816.co

“那是缺煤炭?”

在關寧教授下,工部冶造局的技術提高了很多。

已經由傳統鍊鐵進入到個更先進的層次。

煤在古代早已經應用但礙於生產規模,未能大規模應用而徹底普及。

煤炭並不能鍊鋼,但焦炭可以。

所以這個步驟是,先把煤炭做成焦炭,再用焦炭來鍊鋼。

為此,關寧剛在京郊成立了幾個焦炭廠,專門用來做焦炭。

這方麵並不算是新鮮的技術,在明清時期就存有很多焦炭廠。

關寧也進行了效仿,幾座焦炭廠已經開工。

他知道,既然鐵礦石不缺,那隻能是缺煉製所用的煤了。

“是煤炭。”

這時袁溫開口道:“實際上煤直都是緊俏短缺之物,普通人家根本用不上。”

“在兩個焦炭廠成立後,煤炭的價格再度番翻,上漲到個極高的程度,焦炭廠根本運轉不起來,因為買不起煤。”

新成立的焦炭廠就在工部之下。

“每天焦炭,您所說的焦炭鍊鋼自然無從談起。”

“工部冇有自己的煤窯麼?”

關寧突然想到他曾經忽略的件事情。

“煤窯不是直都受朝廷管控嗎?跟鹽鐵專賣樣。”

袁溫開口道:“朝廷管控的隻是普通人無法專門,實際情況可不是這樣。”

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關寧皺著眉頭,他要發現了不得的事情了。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

額頭上,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,在這刻,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。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,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,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。

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

頓時,”轟”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,直衝雲霄。

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,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,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氣運,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,搖身晃,已經現出原形,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,九尾橫空,遮天蔽日。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,穩定著位麵。

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,否則的話,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。

祖庭,天狐聖山。

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,不僅如此,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,朝著內部湧入。

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,瞬間衝向高空。

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。而下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。

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,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,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,取而代之的,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。

第774章

意外所知免費閱讀.https://.8.o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