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字字珠璣,聲聲震耳。

此刻他們隻有個念頭,這關寧還真的敢說。

諸解作為國子監六學之首的掌學博士,不說其聲名,單是地位就非同般。

平日受儘恭敬,而此刻卻被貶低到了極致。

說你是豬,對豬都是種侮辱。

這句話誰能夠接受?

不過他們也更被關寧的這言語震動。

這位關世子是有骨氣的。

尤其那最後句,如果是這樣的國子監,不入也罷!

諸解的麵色由紅變白,由白變青,由青變紫,他顫抖不止,伸出手指著關寧,半晌說出不話來

你你

這顯然是氣到極致的表現。

而旁的甄濟開更是雙目凸出,震驚難當。

大約你是紈絝世子做習慣了,囂張跋扈成性,在這國子監也不知收斂!

監正魏承宣站了起來,冷聲道:這裡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!

把考卷送過來。

就在這時,道平靜的聲音響起。

這聲音蒼老無比,從中似乎能夠聽到歲月的沉澱,也把人們的思緒拉回,使得坐席上的每個人都驚疑不已。

魏承宣也神情愕然,他看向右側屏風,似冇想到,竟然這位也會來?

他的心有些沉重,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諸解更是麵色大變,額頭都有冷汗滲出。

他知道屏風後有人,隻是冇想到這位竟然也來了

冇聽到麼?

這聲音又是催促。

是,是。

魏承宣顧不得其他,忙的將考卷整理,起身離席送至屏風之後,又立即轉身安穩坐下。

剛纔如狂風暴雨般的爭執在瞬間變為平靜。

諸解麵色陰晴不定,目光怨毒死盯著關寧。

關寧仿若冇有看到,悠然自得,反而開心。

來吧,讓怨氣來的更猛烈些吧。

隻是他很奇怪,到底是誰竟然有如此威懾力?

如果是這樣,在這國子監中,也隻有個人能做這種程度,那便是國子祭酒,是國子監的最高主官。

能擔任這個位置,還是最有學問的德高望重者,據說當代祭酒還是帝師。

在隆景帝還是太子時,就已經是其的老師。

這位竟然也來了。

從開始考覈關寧就知道,屏風之後必然是有大人物到來旁觀考覈,他猜想這個大人物,必然是支援諸解的。

不然諸解也不會如此明目張膽的違背良知,給他評定乙等。

看他們此刻表情,恐怕他們也冇想到,祭酒竟會親至,並且親自查驗他的考卷。

事到如今,已經不是諸解能夠決定,或者是這位監正能夠決定,而是等祭酒定音。

場中寂靜,時間點點過去。

過了會,屏後蒼老之聲再度響起。

經義可得甲等。

聽到此。

諸解的麵色難看到了極點。

祭酒親自否定了他的評判,這意味著什麼?

魏承宣欲言又止,可終究還是冇有說什麼,隻是目光陰沉的盯著關寧。

今日,他們都被打臉了。

不止是打臉,後續的影響還很大很大。

門會考,已經七個甲等,隻剩下明法。

關寧距離通過也隻有步之遙!

然後關寧卻站起來道:諸解為己之私,違背個身為掌學博士的基本道德,這般行徑令人不恥,堂堂國學府,卻被外來風氣霍亂,若這般還不受懲處,那我覺得接下來的考覈也冇必要了。

我剛纔可不是隨便說說。

關寧坐了下來。

哎,我能通過,但我不來,就是玩。

聽到此。

幾人的神情又是再度震驚,今天可是活脫脫的震驚好幾次了。

這關世子不就驢下坡,竟還出說出這樣的話,意思是不懲處諸解,就不入國子監。

簡直

你這是威脅嗎?

監正魏承宣冷眼看著關寧。

我隻是陳述事實。

關寧平靜道:你們不是號稱考覈絕對的公平公正嗎?不是說全程透明嗎?

好啊,敢不敢把我的考卷拿出去,讓所有監生評判,讓人們看看這位掌學博士的嘴臉!

敢不敢!

魏承宣被質問的啞口無言,因為諸解違背道德,確實是不爭的事實。

如此品行不端的行徑傳播出去,受損的是國子監。

關寧淡淡道:明說吧,你們必須要給我個說法,不然我不會善罷甘休的!

你算什麼,竟敢如此威脅!

諸解聲音顫抖,萬萬冇想到關寧竟如此膽大。

關寧卻理也未理。

他淡然道:個是百年國子監的聲譽,個是豬博士的聲名,哪個重要,相信不用我說了!

鄧丘雙目驚疑,好似第次認識關寧。

他這是抓住機會,要把諸解徹底整死!

而這種威脅也是捏住了三寸要害,關寧說的冇錯,在國子監百年聲名麵前,任何人任何事情都微不足道!

不過也隻有關寧敢這樣威脅,換了彆人誰敢?

魏承宣眼皮跳,冷聲道:你彆太過分了,做人留線,日後好相見,做絕了對你冇好處。

嗬嗬。

關寧也冇有理他,直接道:看來也冇有個說法,那就這樣吧,這考覈我不參加了,你們可以隨便說什麼,但我說什麼,你們也要注意了

堂堂國學府,如此烏煙瘴氣!

諸解,由掌學貶為助教,甄濟開由助教貶為事中,魏承宣警告次。

這時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
國子監是做學的地方,可有爭執,可有不和,但不能摻雜其他的東西,這是底線!

諸解麵色蒼白到了極致,甄濟開也更是頹然。

鄧丘想要說話,但還是冇有說出來。

他明白祭酒並非真受關寧威脅,而是真的生氣了。

他這是警告,朝廷兩黨之爭,不應涉及更不得牽連國子監!.五816.co

而關寧也正是抓住了這點,他是真的不平,還是故意利用此事作文章?

鄧丘知道,這位世子不簡單

另外,麻煩各位三緘其口,這次考覈過程不要外傳,這幾張考卷也由老夫封存。

聽到此,關寧微微怔。

這位祭酒來是維護國子監聲譽,二來也有保護他的意思。

緊接著這聲音又問道:關寧,如此處理,你可滿意?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

額頭上,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,在這刻,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。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,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,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。

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

頓時,”轟”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,直衝雲霄。

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,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,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氣運,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,搖身晃,已經現出原形,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,九尾橫空,遮天蔽日。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,穩定著位麵。

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,否則的話,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。

祖庭,天狐聖山。

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,不僅如此,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,朝著內部湧入。

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,瞬間衝向高空。

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。而下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。

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,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,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,取而代之的,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。

第章

就是玩免費閱讀.https://.8.o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