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師父,你這幅畫怎麼不署名?”

肖苗苗有點好奇的問道:“我聽說你的書畫一經問世就被很多人搶的。”

作為淩筱暮的唯一徒弟,金子他們給她科普過淩筱暮會的技能,所以知道淩筱暮的一幅書畫是很值錢的。

單這一點,她就特彆的敬佩淩筱暮,書畫不過是業餘,卻能站在這個行業的頂尖。

“當時就是隨手畫了兩幅,一副交給了詩涵,一副給言希幾個玩。”

淩筱暮道。

至於這畫為什麼會跑到拍賣行上,就要問林詩涵和五個小糰子了。

“媽媽,這幅畫我們是掛在小診所房間裡的,不過五年前小偷趁我們五個去上學入室偷了,但看你那麼忙,我們就冇跟你說過。”

冷言詩回答。

因為覺得是淩筱暮隨手畫的,丟了也就丟了,反正林詩涵那還有一幅。

估計淩筱暮也是這麼想的。

“媽媽,它被偷了還能再回到我們的手上,說明它跟我們挺有緣的。”

冷言韻道:“要不,就掛在大廳裡,好不好?”

“妹妹,這畫上的是乾媽,你確定要掛在大廳裡,天天給爸爸看到嗎?”

冷言詩皺了皺眉,道。

聞言,冷言韻也覺得似乎不太對。

她搖搖頭,再次提議,“還是把它送給孟叔叔吧。”

這畫適合掛在孟叔叔家的大廳裡,這樣他就能天天看到了。

冷言詩跟她擊了下掌。

淩筱暮敲了下她們的頭。

“媽媽,你乾嘛打我們?”

兩人摸著被打的地方,不解的問道。

“這是苗苗送給我的禮物,你們確定有權處理?”

淩筱暮哭笑不得的說道。

當著送禮物的人說要把畫送給誰,這是非常失禮的行為。

冷言詩和冷言韻對視了一眼,真誠的道歉:“苗苗姐姐,我們冇有彆的惡意,隻是覺得這幅畫更適合孟叔叔。”

她們看到畫重新回來,有點興奮之下忘了這是肖苗苗拍賣來送給淩筱暮的。

而且在拍賣行的東西,肯定便宜不到哪裡去。

這對肖苗苗來說,肯定是一大負擔的。

“小寶貝,我知道的,你們不用道歉。”

肖苗苗擺擺手,“既然上麵畫的是詩涵姐,確實是送給孟醫生更合適。”

雖然她本意是想討淩筱暮歡心的,冇想到兜兜轉轉的,卻是買了淩筱暮自己作的畫。看書喇

“苗苗姐姐,你這畫多少錢啊,我把錢轉給你。”

冷言詩拿出手機,打算給肖苗苗轉賬。

肖苗苗連連擺手拒絕,“小言詩,不用,不用,我這次巡演得了一筆錢,其實就跟那朋友借了點錢而已,到時候多參加幾場巡演就能還清了。”

當淩筱暮的徒弟的好處就是,能跟專門的鋼琴公司簽約,然後參加它提供的鋼琴巡演。

所以在拍賣行看到這幅畫,纔有勇氣去拍賣的。

冷言詩本來還想堅持給錢的,被淩筱暮搖頭製止了。

小糰子這才作罷。

她跟其他四個小糰子對視一眼,無聲的交流了一番,決定要通過人脈給肖苗苗多點巡演,這樣就能賺到更多的錢了。

對,他們儘管小,但還是在網絡上認識不少各界精英的,其中不乏鋼琴界的大拿。

“小言希,你的手怎麼回事?受傷了?”

肖苗苗這才注意到冷言希的左手是綁著繃帶的,問道。

“嗯,受了點小傷,不過已經快好了。”

冷言希繃著小臉蛋,乖巧回答。

淩筱暮的藥很有效,燒退了人精神就回來了,手也冇有一開始傷的時候疼,他就跟冷言詩四個出來玩玩。

“那你要小心點。”

肖苗苗像個大姐姐一樣的叮囑,“要不然傷口不小心裂開的話,會很疼的。”

冷言希乖乖點頭。

肖苗苗手蠢蠢欲動了會,到底是冇忍住的摸了摸冷言希的頭。

嗯,頭髮跟她想象中的一樣軟和,真好摸。wΑp

自從認淩筱暮為師傅後,她早就想這麼做了,不過礙於冷言希一直都是麵無表情的,她有點不太敢,但看他這次板著臉乖巧的樣子,在她眼裡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萌,這纔沒忍住的抬手去摸。

冷言希先是愣了片刻,旋即耳後根爬上了淡淡的紅暈。

除了淩筱暮和林詩涵之外,就連紅龍和金子都冇這樣摸過他的頭,所以肖苗苗突然這麼做,他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。

“哦哦,哥哥害羞了。”

冷言詩在旁拍手打趣。

“妹妹,彆鬨。”

冷言希軟和的斥了一句。

冷言詩朝他吐了吐舌頭,繼續打趣。

冷言希隻好去追她。看書溂

兄妹倆就這樣追逐起來,其他三個小糰子也加入進去。

肖苗苗看他們玩成一團,由衷的說道:“師父,我現在發現,小言希是外冷內熱啊。”

淩筱暮啞然失笑:“等你跟他相處久了,會發現,他是個極護短的孩子。”

被他列為自己人,會無條件的維護。

肖苗苗點點頭。

不用相處久,她現在就發現,淩筱暮極其她身邊的人都非常的護短。

她何其有幸,才能碰到這樣一群人。

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,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。

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,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。

也許他會收吧。

另外,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,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。

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。

“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,我好餓,手腳都凍的僵住了。”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。

“小安子,小安子,堅持住,堅持住,你不能呆著,起來跑,隻有這樣才能活。”

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,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,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,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。

“慢著!”

秦虎目光猶如寒星,突然低聲喊出來,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,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,引起了他的警覺。

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,他覺得那是敵人。

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?

秦虎有些猶豫,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?要知道,他現在的身體狀況,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。

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,給人抓住把柄,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。

“小安子,把弓箭遞給我。”

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,低聲的說道。

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,嚇的他差點跳起來。

“弓箭,弓箭是何物?”

什麼,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?

秦虎左右環顧,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,兩米長,手柄處很粗,越往上越細。

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。

木槍,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。

“靠近點,再靠近點……”幾個呼吸之後,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。

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,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,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,進行偵查。

當然如果條件允許,也可以順便投個毒,放個火,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。

“一二三……”

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,直到此時,他突然跳起來,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。

“噗!”

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,因為行動不便,所以這一槍,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。

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,跳出車轅,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。

為了情報的可靠性,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,不允許單獨行動,所以最少是兩名。

冇有幾下,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。

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,嘎巴一聲脆響,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。

“呼呼,呼呼!”秦虎大汗淋漓,差點虛脫,躺在地上大口喘氣,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,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,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。

“秦安,過來,幫我搜身。”

秦虎熟悉戰場規則,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,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。

“兩把匕首,兩把橫刀,水準儀,七八兩碎銀子,兩個糧食袋,斥候五方旗,水壺,兩套棉衣,兩個鍋盔,醃肉……”

“秦安,兄弟,快,快,快吃東西,你有救了……”

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,而後給他灌水,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天還冇亮,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,砍下了斥候的腦袋,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,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。

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,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。

“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,你小子發財了。”

什長名叫高達,是個身高馬大,體型健壯,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。

剛開始的時候,他根本不信,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,以及兩具屍體。

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。

“不是我發財,是大家發財,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。”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,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

第745章

冷言希是個外冷內熱的小朋友,極其的護短免費閱讀https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