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是,是我派人去找對演戲有點感興趣的普通人。”

淩夷搖頭,“不過也證實了在金錢的誘惑下,她演技還不賴。”

麻蛋,這臭男人還誇起彆的女人了。

孫薰柔暗自磨了磨牙,恨不得眼神能刺穿淩夷。

“你對她的評價很高啊。”

她摩拳擦掌,不無醋意的說道。

淩夷看她的反應,不由得心裡偷樂。

偶爾看孫薰柔吃吃醋,原來也這麼的有趣啊。

“薰柔,我隻是實話實說,她確實配合的很好。”

要不然也不會讓孫薰柔這個專業演戲的看了都吃醋。

孫薰柔豁然起身,快步走到淩夷麵前,小拳拳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還誇彆的女人不?”

她咬牙道。

“哎呀,我的頭好疼。”

淩夷突然抬手撐著腦袋,痛呼道。

他相信孫薰柔布了這麼大的假死局,肯定是知道他得腦癌的事了。

既然如此,那他何不利用這點好好的裝可憐一下呢。

果不其然……

孫薰柔緊張的捧住他的頭,著急萬分道:“讓我看看。”

她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都看不出所以然來,隻恨自己當初不是學醫的,要不然也不至於如此。

“我怎麼能那麼笨呢。”

她一巴掌往後腦勺上招呼,然後就要往外跑,被淩夷眼疾手快的摟住了腰,“薰柔,你要去哪裡?”

“我去叫我妹來給你看頭啊。”

孫薰柔著急道,“你快鬆開我,要不然要疼死了。”

她查過百度,知道腦癌的人頭一疼的話,恨不得去死的那種。

淩夷在孫薰柔看不到的地方勾了勾唇角,整個人變得很愉悅。

“薰柔,不用了,我抱抱你就好。”

他抱緊了孫薰柔,聲音帶上了些許的撒嬌,甚至還跟隻慵懶的貓咪一樣蹭蹭她的衣服。

孫薰柔一臉狐疑的看著他,“真的?”

“嗯。”

淩夷點點頭,“你陪我說說話吧,我們好久冇好好聊天了,還怪懷唸的。”

孫薰柔很想懟這怪誰?要不是他以為了她好後編出移情彆戀的戲,他們至於分開這麼長的時間嗎?

不過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。

“好。”

她應道。

算了,淩夷是病人,她大人有大量的就讓讓他吧。

兩人就這樣摟著聊天,孫薰柔問他最近是不是過得很不好,都瘦了不少,還跟他道歉,他明明身體都不舒服了,她作為女朋友都冇有任何的發現,甚至有好幾次都看到淩夷抬手揉額頭了都冇有過多的關心下,隻會跟他吵鬨。

說實話,單從這點,就可以看得出來她不是個合格的愛人。

換做是她妹妹,肯定就能發現枕邊人的異樣了。

難怪她媽會說,她和妹妹比起來,她的心太粗,太不懂得注意身邊的身體情緒的變化。

“薰柔,不關你的事,是我故意隱瞞不說的。”

淩夷道:“你拍戲本來就很忙,難得有一兩天休息的時間,我怎麼捨得拿頭疼這種事來煩你,等查出是腦癌時,我想的都是和你分手,讓你找個身體健康的共度一生,你就更不可能知道我生病了。”

頓了頓,他又道:“彆說你不知道了,就連老大都看不出來。”

他吃了醫生特意給的止疼藥,短時間內在外人麵前就跟正常人差不多的。

孫薰柔一點都冇有被安慰到,還是很內疚。

如果她細心點,多注意點淩夷,或許他們根本不用經曆再次分手這件事。

“小夷子,你老實說,是不是我們經常吵架,你對我們這段感情冇多大的信心,才寧願編出移情彆戀也要跟我分手的?”

她看著淩夷,甕聲說道。

淩夷摟著孫薰柔的手頓了下,眸光閃了閃。

“有點吧。”

他歎口氣道:“我當時就是覺得我們隔三差五的吵架,甜蜜時候少之又少,加上又確診為癌症,人一病就容易多想,經過了大半個月的掙紮糾結,就決定找個人來演演戲了。”

孫薰柔暗道她就知道是這樣。

也怪她冇有在這段感情裡給淩夷足夠的安全感。

談戀愛,女的需要安全感,男的同樣也需要的。

“小夷子,以後我會改的,我會讓你相信,不管發生了什麼事,我都能陪你走完。”

孫薰柔抓住淩夷的手,鄭重的保證。

淩夷嘴角勾起,聲音也變得柔和寵溺:“好。”wΑp

他都來了海城,就冇想過要和孫薰柔分開。

她如果真冇了,他就以未亡人的身份替她孝順她的父母,她還在,他們就好好的過日子。

他這病能好最好,不能好,就讓僅剩的日子不留下任何遺憾。

“小夷子,你以後彆跟任何女人親密了,就算是演戲也不行。”

孫薰柔又道。

淩夷有意要逗她,“薰柔,你這樣會不會太霸道了點?我演戲不行,你卻能藉著演戲的名頭和不同男的卿卿我我?”

“……”

孫薰柔有點心虛,她都忘了演員這個身份了。

“我那是職業,跟你的不同。”

她磕巴的解釋。

“有什麼不同?”不都是演戲嗎?

“我……”

孫薰柔被噎。

淩夷抬手摸了摸她的頭,“薰柔,你看你看了我演的假視頻都醋的不行,應該能明白我看你和彆的男人卿卿我我的感受了吧?我也不是要求你退出演藝圈,就是以後能不能少接點吻戲,我心臟不算強大的。”

如果是以前,孫薰柔會站在自己的立場覺得淩夷不尊重她的職業,可現在……

她懂了愛人和彆人卿卿我我是怎樣一種感受。

“小夷子,我答應你,以後都不接吻戲了。”

孫薰柔道。

多得是冇有吻戲的劇本,隻是以前她隨性而為,隻接感興趣的,就算裡麵有吻戲都行,用她的話來說就是為藝術獻身,隻要劇情夠好就成。

“好。”

淩夷點點頭。

他挑起她的下巴,吻上了她冰涼的唇瓣,起先這吻還溫柔繾綣,可到後麵就變得激烈。

兩人眼看就要擦槍走火,淩夷剋製的分開了孫薰柔的嘴。

孫薰柔眼神還有著迷離,不解的看著淩夷,聲音嬌媚:“小夷子,怎麼不繼續了?”

麵對這樣的她,淩夷身下一緊,要是理智尚存,他都要不管不顧的把人給辦了。

“老大他們還等在外麵。”

淩夷說道:“彆讓大家等久了。”

他們不能為了自己的歡愉,就讓大家等在外麵。kΑnshu5la

孫薰柔纔想起淩筱暮他們,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小夷子,眼裡隻剩你,都忘了我媽他們了。”

她把重色輕友這點詮釋的淋漓儘致。

淩夷含笑的摸了摸她的頭。

兩人十指相扣,並肩離開了病房。

“薰柔,你冇死?”

“姐,你冇事?”

“臥槽,這是詐屍了嗎?”

……

孫薰柔一出現,孫家其他不明真相的人反應不一,一個個把眼睛瞪到最大。

孫薰柔歉意的笑了笑,“各位叔伯嬸嬸,堂哥堂弟,因我的事害大家擔心了,回頭我再好好地解釋緣由。”

話落,大家紛紛鬆了口氣。

“薰柔,你冇事就好,要不然我們都擔心你媽要怎麼辦。”

年齡大的站在大夫人這邊考慮問題。

“姐,你冇事真的太好了,這樣我就能在你冇事時約你上分了。”

這是年輕一輩說的。

不過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去抱了抱孫薰柔。

“薰柔/姐,以後彆拿假死來嚇唬我們了,我們真的會很傷心難過的。”

大家語重心長道。

他們在傻,多少能猜的出來孫薰柔這是炸死引淩夷過來。

孫薰柔聽了,心裡多少有些愧疚。

“我以後不這樣了。”

她保證。

大家便不再說什麼。

隻要人活著就好,要不然纔剛平穩的孫家,又得籠罩說不出的悲傷了。

孫薰柔又跟孫家等人說了幾句,才帶著淩夷到了大夫人麵前。

“媽,我和小夷子和好如初了。”

她笑容燦爛道。

大夫人神色複雜的看了他們一眼,歎口氣道:“你們真確定和好的話,就不要再像之前兩次一樣鬨分手了,我上了年紀,經不起你們的來回折騰。”

經曆了一雙兒女的離世,她對孫薰柔的事是有點草木皆兵的。

孫薰柔之前的兩次分手,她都跟著擔心不已,就怕她失戀有個什麼不測的。

“媽,您放心,以後就算他跟我提分手,我都會把他五花大綁的留在身邊。”

孫薰柔道。

“媽,不用薰柔動手,我會自己五花大綁的留在她身邊。”ia

淩夷竟然也跟著叫媽。

大夫人被這個稱呼弄得有些懵懵的。

她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。

孫薰柔抬起手肘捅了捅他,“我們還冇有結婚好不好?彆亂叫媽。”

淩夷嘴角帶笑,冇辯解,隻是看著大夫人道:“媽,經曆了這次的生死考驗,薰柔在我心裡就是妻子的存在了,我改口叫您一聲媽,應該不過分吧?”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

額頭上,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,在這一刻,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。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,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,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。

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頓時,”轟”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,直衝雲霄。

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,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,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氣運,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,搖身一晃,已經現出原形,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,九尾橫空,遮天蔽日。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,穩定著位麵。

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,否則的話,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。

祖庭,天狐聖山。

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,不僅如此,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,朝著內部湧入。

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,瞬間衝向高空。

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。

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,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,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。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,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

第696章

都改口叫媽,把大夫人給整懵了免費閱讀https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