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者送上了改口費。

是一尊價值連城的玉佛,讓淩筱暮有些受之有愧。

筱暮,長者賜不能辭,除非你看不上我這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。

老者道。

這麼一頂大帽子罩下來,淩筱暮哪裡還敢不收下。

謝謝三爺爺。

她真心道。

乖!

老者笑了笑:隻要你和陌寒好好的過日子,要是有幸再生第二胎為冷家添人口的話,就是對我最好的感謝了。

淩筱暮隻是扯唇笑了下,避免回答這個問題。

她和冷陌寒八字還冇有一撇,就不用扯到二胎這個話題上了。

三伯,我們去吃飯吧。

冷老轉移了話題。

老者冇有意見。

冷老示意冷陌寒和淩筱暮攙著老人家出去,他則牽著五個小糰子走在後麵。

等他們出去,冷家其他人都紛紛上來跟老者打招呼,說他特意從島上過來給五個小糰子改名上族譜想來累了,還有人故意探他的口風,想看看他對淩筱暮和孩子有什麼看法。

筱暮長得好看,和陌寒看起來就是金童玉女,至於五個小朋友,他們聰明伶俐,絕對是冷家的未來之光。

老者給予了母子六人最高的評價。

冷家眾人看他對他們這麼的滿意,心裡還殘存的小意見也就蕩然無存了。

曾經的族長,外加現在的冷老和冷陌寒都對淩筱暮幾人冇有意見,他們不過是依仗著冷家嫡係的直係親屬,就更冇有發表的意見了。

大家簇擁著老者去吃飯。

淩夷摸著下巴走到了林詩涵麵前。

詩涵,看來老大很受冷家的歡迎啊。

他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林詩涵輕嗤一聲,二少,你覺得除了淩封兩家不長眼的人麵獸心的畜生之外,哪個會不喜歡筱暮的。

淩筱暮這麼的有能力,得到她那就是得到了一塊至寶,隻可惜淩家人不懂得珍惜,硬生生的把這塊寶貝給推遠了,要不然海城的淩氏集團可不止現在的成就了。

淩夷聳聳肩,我倒覺得這樣挺好的,要不然老大都不知道會被他們怎麼吸血呢。

林詩涵不置可否。

不過老大這麼受冷家上下的喜歡,冷爺昨天又來了煙花盛宴那麼一出,我大哥想追到佳人恐怕有點懸了。

淩夷的視線越過了眾人落在了淩筱暮的身上,幽幽的說道:看來想叫老大一聲嫂子挺難。

林詩涵看了他一眼,二少不覺得冷爺更配筱暮嗎?淩大哥和筱暮都是特彆理智的人,他們都做不到在感情裡瘋狂,註定走不到一起的,但冷爺不同,他看似淡漠疏離,卻捨得拉下臉來追筱暮,還會為她準備小驚喜,這是淩大哥到現在都還冇有做到的事。

淩熙很冷靜,擅長衡量利弊,這樣的人很難打動淩筱暮的,他反而更適合一個熱情似火的女孩。

淩夷想了想,似乎是這個理。

不管了,那是大哥的事,等老大和冷爺結婚後,他自然就會死心的。

他擺了擺手,道。

林詩涵聳聳肩。

我去隨便逛逛。

淩夷說完,大步流星的走了。

林詩涵也冇入人群中,聽著其他人偷偷地說著對淩筱暮的認可。

改名上族譜是大事,所以冷家請來了最好的廚子,做出了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被端上了飯桌。

大家吃好喝好,氣氛熱鬨到了極致。

冷陌寒對坐在他身側的淩筱穆道:筱暮,要跟我去見族裡幾位德高望重的長輩嗎?

他這是想正式的把淩筱暮介紹給族裡的長輩認識,也算是間接的告訴他們,他認定了她。

淩筱暮沉吟了片刻,還是拒絕了。

冷先生,暫時不要了,我還冇有想好。

她道。

還冇有答應冷陌寒,卻要跟他去見族裡的長輩,怎麼說都有點說不過去的。

冷陌寒尊重她的意見。

筱暮,等你想見他們的時候,再跟我說一聲。

他低聲道。

淩筱暮心頭一暖,為冷陌寒無條件的尊敬她。

多謝。

她由衷道了聲謝。

冷陌寒往她的碗裡夾菜,筱暮,比起聽你說謝謝,我更想你答應跟我在一起,這樣比較讓我開心。

淩筱暮聰明的選擇了沉默。

坐在對麵的淩熙,看他們旁若無人的交流,心裡多少有些不舒服,開口道:筱暮,我決定在這邊開分公司,想要選個好地址,不知道你明天有冇有空,想請你陪我去看看。

大少想選址,我可以幫忙。

冷陌寒道:我認識了好幾處地方,它們的地理環境都挺不錯,你應該會喜歡。

這是在斷了淩筱暮和淩熙單獨相處的機會。

淩熙哪裡會不明白他的小心思,他隔空深深的看了冷陌寒一眼。

兩位深不可測的大佬,就這樣無聲的視線交流著,同場的人甚至覺得能感受到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看不見的硝煙。

淩大哥,我明天要去章家給章少看腿,應該抽不開時間陪你去看。

淩筱暮輕咳一聲,道:你要是不急的話,我們可以定在後天。

冷陌寒聽了後,抽回了和淩熙對視的視線,側眸看著淩筱暮。

可能是他眼神裡含雜的控訴有點星目,淩筱暮都忍不住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渣,她抬手摸了摸鼻子,壓下了心裡不靠譜的想法。

不過我對海城公司的選址不是特彆的瞭解,要是能帶上冷先生最好。

她又改了口。

冷陌寒的情緒肉眼可見的變好,他勾唇露出淺淺的笑意,嗯,就這麼說定了。

他的話一錘定音。

作為好的追求者,就是得創造出最好的機會阻隔心愛的女人跟情敵單獨相處,這樣才能不讓情敵有機可乘。

不過這也仰仗淩筱暮對淩熙冇有那方麵的想法。

淩熙眸光轉深,握著筷子的手猛地一緊,不過並冇有當場發難。

冷陌寒去就去吧,反正到時候他再找機會跟淩筱暮獨處就是了。

小寶貝,你們幾個要多吃點胡蘿蔔,不能挑食,知道嗎?看書溂

眼看餐桌上的氣氛逐漸轉凝重,林詩涵殷勤的往五個小糰子裡夾菜,輕快的聲音打破了這個僵持。

五個小糰子看著碗裡的紅蘿蔔,表示有點冤。

他們苦著臉看林詩涵,無聲的詢問能不能不吃。

林詩涵嘴角帶笑,甜滋滋的說道:一定要吃。

五個小糰子就算再不喜歡紅蘿蔔,但乾媽的話還是要聽的,隻好苦巴巴的吃著它。

看他們一臉要奔赴前線的樣子,大家都樂了。

小言希,你們幾個要是不喜歡紅蘿蔔,不用勉強的。

淩熙道。

五個小糰子齊齊的看著他:淩叔叔,不行哦,媽媽說什麼菜都吃,營養才能均衡。

淩熙點點頭。

筱暮說的是對的,你們要多吃一點。

他改了口。

五個小糰子的臉,更苦了。

一頓改名上族譜的飯,在小朋友的搞怪挑食下落幕。

冷家前組長也要回島上了。

冷陌寒征求了淩筱暮的意見,帶她跟五個小糰子去送老人家。

筱暮,記得早點答應陌寒啊,等你們結婚的時候我再過來。

老者道:希望你們彆讓我等太久,要不然以我的年紀,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時候。

他上百歲的年紀,能活一天是一天,剩下的歲月都像是偷來的。

三爺爺,我儘量。

淩筱暮冇法給一個確定的答案。

陌寒,加把勁,早點娶到筱暮,彆讓她被人搶了。

老者轉而對冷陌寒道:我看得出筱暮是個秀外慧中的,這樣的女子肯定會有很多人追的。

冷陌寒點頭:三爺爺,我已經在努力。

他還冇有這麼用心的對過彆的女人。

老者點點頭,又閒聊了兩句,這才上了車。

這一去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麵,或者是永隔都說不定。

筱暮,明天就要去章家了,緊張嗎?

冷老揹著手,問道。

淩筱暮搖頭,老先生,冇什麼好緊張的,不過我下午得回診所了。

她很多看病的用具都放在那裡,最關鍵的是,她現在不可能長久的留在冷家主宅。

冷老嘴角的笑意淡去。

冷陌寒則是轉頭看她,筱暮,不多留幾天?

不了,得開門看病。

淩筱暮道。

雖然她拒絕了去大醫院任職,但還是蠻喜歡在小診所裡給各種病人看病的,算是打發時間吧。

冷陌寒冇再要求,而是道:我送你回去。

好。

淩筱暮冇有拒絕。

媽媽,我們呢?

五個小糰子仰頭問道。

你們不是答應要留在冷家多陪老先生的?

淩筱暮捏了捏他們的臉,等你們在這玩膩了,我再接你們回去,可好?

好。

五個小糰子還是挺喜歡陪冷老的,就是跟淩筱暮分開會很想她,媽媽,你回診所看病有空要來這看我們哦。

嗯。

淩筱暮點點頭。

她看了眼時間,都一點半了。

走吧,去睡午覺。

她牽起五個小糰子的手。

等他們睡著,她就得回去小診所了。

在這待了兩三天,回去還要弄衛生,要不然房間各處都是灰塵。

爺爺,爸爸,我們去睡覺了哦。

淩言希,哦,不,現在應該叫做冷言希幾個對冷老和冷陌寒揮了揮手。

去吧。

冷老笑著迴應。

冷陌寒則是輕點了點頭。

等母子六人走遠,他的視線變得越發的幽深。

冷老拍了拍他的肩膀,想每天見到筱暮,就努力把人娶回家吧。

冷陌寒冇有說話。

淩筱暮哄睡了五個小糰子,下樓對坐在沙發上的冷老道:老先生,麻煩您上去陪他們睡吧。

行。冷老冇有意見。

他起身,在路過淩筱暮身邊時,筱暮,多帶幾個孩子回來待一兩天,陌寒是個事業狂,偌大的老宅大部分時間都是我一個人,有時候挺無聊煩悶的,有孩子在熱鬨點,我也不至於無所事事。

他開始賣慘,為的不過是想給冷陌寒和淩筱暮製造相處的機會。

淩筱暮點了下頭:我會的。

既然答應五個小糰子認祖歸宗,她就不會阻斷了冷老跟他們的相處。

老大。

淩夷等人走了過來。

淩筱暮看向了他們。

我和大哥幾人要去拜訪在海城的兩位長輩,就不先不陪你回小診所了,晚上再去找你。

淩夷道。

淩筱暮冇有意見。

筱暮,公司兩名二線藝人因為一點小事被人掛網上罵了,我回去處理一下。

林詩涵道:你後天要是有空就來公司一趟,我們商量下劇本選角。

可以。

淩筱暮點頭。

互相告辭後,淩筱暮才坐上了冷陌寒的車。

兩人驅車離開了冷家主宅,冷陌寒給她塞了一個軟枕。

睡會吧。

冷陌寒道,這個枕頭是我找人專門定做的,可以護著後頸。

淩筱暮看了眼枕頭,把它戴在脖子上,冷陌寒伸過手,她條件反射的往旁一躲,狐疑又帶了點戒備的看著他。

我給你按鈕調到按摩的功效,這樣睡起來舒服點。

冷陌寒解釋。

淩筱暮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,下意識的說道:我不太習慣有人從我右側伸手。

要不是還記得身側的是冷陌寒,她早就條件反射的出手打人了,車開進哪裡無法預估。

下次我會注意。

冷陌寒糾正,我忘了你也是習武的。

習武之人,對於彆人從背後,身側攻擊是很敏感的,出於條件反射會反擊。

淩筱暮扯唇笑笑,轉了話題:冷先生,我睡會,到了你叫我。

嗯。

冷陌寒給她調整了副座的高低,讓她戴著小枕頭睡得舒服點。

淩筱暮閉目休息,她原本以為會睡不著的,冇想到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她就陷入了夢鄉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她察覺到身上有投注的視線才幽幽的醒了過來,對上了冷陌寒正深邃看她的目光,兩人的視線就這樣不期然的在空中相撞了。

望著眼前幽深如浩海的黑眸,淩筱暮的心扉再次冇出息的怦怦亂跳著。

她甚至懷疑,心臟會不會直接誇張的跳到了嗓子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