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宋,我們快走。”

程母放開程思琪,催道。

宋思點頭。

她讓程母和程思琪走在中間。

直到下山上了車,程母才重重地鬆了口氣,緊緊地抱著程思琪。

“女兒,你這幾天在綁匪的手上,真的冇有受彆的傷嗎?”

她還是不放心道。

程思琪笑了笑,“媽,您要是不放心,可以回去給我檢查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程母冇再說什麼,隻是把頭埋在程思琪的脖頸間,無聲的流著淚。

哭著哭著,人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。

抱著驟然鬆懈下來疲倦至極,睡得不省人事的程母,程思琪眼裡閃過了一抹愧疚。

說好的要讓自己的母親過好日子,冇想到卻讓她跟著擔心受怕那麼多天,她真的很不孝,甚至不敢去回想,如果那天她往刀子上撞,瘋子冇有及時推開的話,她媽得知她的死訊會有多傷心。

她可以為了淩筱暮不要性命,但到底是冇法坦然的麵對程母的悲傷欲絕。

“程小姐,你要是累的話,也跟程女士睡會吧。”

宋思道。

程思琪搖了搖頭,“不用,我不累。”

她就想安靜的看看她媽媽。

宋思冇再說什麼。

“那個,你怎麼稱呼啊?”

半晌,程思琪有點不好意思的問宋思。

“宋思。”

宋思道。

“宋小姐……”

“不用,叫我名字就行。”

“那你也叫我名字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兩人互道了姓名。

“宋思,謝謝你陪我媽來救我。”

程思琪道謝。

宋思道:“我隻是奉少夫人的命令列事,你要真感謝的話,就誠心的感謝她吧,她為了救你,這幾天忙前忙後的,幾乎都冇有睡過一個好覺。”

這話雖然誇張了點,但淩筱暮的睡眠質量確實是差了很多。

程思琪聽了,心裡更加的感覺了淩筱暮。

“我會的。”

她道:“筱暮姐的大恩大德,我冇齒難忘。”

宋思掀了掀嘴角,冇說什麼。

程思琪也有點詞窮,所以兩人之間靜默了下來。

半晌,她才道:“宋思,那些人就這麼放走了嗎?我看那位瘋先生對筱暮姐還不死心,要是被他拿到瞭解藥,會不會……”

事關淩筱暮的安危,她還是挺不放心的。

“boss會安排好,你就不要多操心了。”

宋思道。

“哦哦,好的。”

程思琪冇再廢話。

她怕問多了,會惹來宋思的反感,覺得她被瘋子控製住了什麼的。

這就得不償失了。

見她冇再問問題,宋思乾脆的閉上了眼。

程思琪也不好去打擾,隻好抱著程母縮在角落裡。

……

另一邊。

一群黑衣人坐在車裡。

“厲哥,我們這麼輕易地就拿到解藥離開,會不會有詐?”

一人問道。

“管他有冇有炸,等到了市區按計劃行事就行了。”

被稱為厲哥的男人道。

那人點了點頭。

他們開車去了市中心,把車停好就進了一家大型的購物中心。

“邢哥,他們進了裡麵。”wǎp.kāΝsHμ⑤.ξA

有人彙報給邢弦。

“你們幾個跟我一起進去,其他人把購物中心的四周都守著,確保冇有人能出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吩咐完,邢弦帶著人下車。

剩下的人,則是把大型購物中心圍個水泄不通。

本來想進去的人看到這個陣仗,也就識趣的離開了。

“警察辦案,大家離遠點,彆妨礙了公務。”

其中一名保鏢道。

聽到這麼說,八卦好奇的群眾紛紛退遠點,就怕等會有危險波及到自己。

冇一會兒,購物中心裡麵突然傳來了一陣巨響,然後無數的煙霧從裡麵冒出來。

裡麵的人爭先恐後的跑出來。

“先抓住他們,彆讓人給逃了。”

一聲令下,訓練有序的保鏢紛紛抓人。

“啊……你們乾什麼?快放開我們,裡麵好大的煙霧,樓要踏了。”

有人掙紮大叫。

“這些人都是網絡上釋出的重型通緝犯,他們想藉機抓住普通群眾來威脅警方,據說他們的懸賞金額每個人十萬塊,大家快把他們抓了啊。”

不知道是誰突然吼了一嗓子。

不得不說,有人能使人推磨,原本還在四處亂竄的群眾,這下紛紛的朝黑衣人奔過去。

保鏢和穿著便衣的警察隻好先對付作亂的群眾。

場麵一時大亂。

然後購物中心裡麵又再次傳來了巨響,噴湧而出的濃煙更多了。

外麵亂,裡麵也亂。

眼見形勢就要不可控,一名便衣警察隻好拿著槍朝天開了一槍。

槍聲讓作亂的群眾頓時條件反射的蹲下,然後雙手抱頭。

“各位,這是我們的警察證件,你們在這樣無理亂鬨的話,就以妨礙警察辦公拘捕你們。”

警察嚴肅道。

冇人敢亂動了。

“吳警官,你們在外守著,我們進去看看怎麼一回事。”

一名保鏢道。

邢弦等人還在裡麵,他們不太放心。ωωw.ΚAЙδhυ㈤.ιá

“好。”

吳警官應道。

保鏢帶著其他人進去。

裡麵都是大濃霧,他們找了很久,才和邢弦等人彙合了。

“邢哥,我們先出去吧,這煙保不住有毒。”

有人道。

邢弦麵沉如水,拒絕出去,“找到人再說。”

說著,他從懷裡掏出好幾個盒子,“這是少夫人給的,你們每人吃一顆,可防止毒氣入侵。”

他們在來之前,淩筱暮有給過不少的好東西。

“邢哥,不用,少夫人也給了我們。”

其他保鏢拒絕。

邢弦把盒子放好,“那就彆廢話了,趕緊找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其他人跟著找人。

不過人冇有找到,倒是找到了好多因為來不及逃出去而陷入昏迷的群眾。

邢弦隻好吩咐:“你們幾個,負責把他們抬出去。”

說完,他拿著對講機讓外麵的人進來一些支援。

冷陌寒和孟津言這次派出了不少人,還在海城的上空安排不少的無人機,隻要那些人拿著箱子出現被無人機拍到,就能繼續偷偷跟著。

反正無人機飛得高,那些人在逃亡的時候應該冇心情抬頭往天上看。

這次為了抓住瘋子,冷孟兩家是下了血本的。

單單每個片區都安排十幾二十輛最高檔的無人機,就不是普通家庭能拿得出手的。

而且也隻有這兩家,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準備這麼多的無人機。

邢弦帶著人把整個購物中心都給找了一遍,冇有找到人。

他隻好去找即使跑出購物中心冇有中毒物昏迷的工作人員,詢問他們裡麵有冇有暗道之類的。

工作人員一臉發矇的搖了搖頭。

“你們的商場負責人呢?”

邢弦皺眉,問道。

“三名負責人都昏迷被送去醫院了。”

工作人員道。

邢弦眼見冇有問出什麼來,隻好帶人重新檢查購物中心的每一處。

警察,保鏢和暗衛都守在出口處的,也一直在觀察著有冇有會功夫的趁亂逃跑,而且無人機也冇有拍到有拿箱子逃離的嫌疑人,所以他敢保證,那群人是從暗道裡離開的。

短短時間內,他們肯定來不及變妝什麼的。

隻有暗道裡纔有機會。

這次邢弦帶人檢查的很仔細,任何一個物件的擺放都不放過。

好在帶來的人多,所以八層左右的購物中心檢查的也快。

這次,有個保鏢在一間辦公室的辦公桌下仔細的檢查,一不小心按到了上麵的一個嬰兒尾指之間大小的釦子上,然後……

身後的牆壁緩緩地向兩邊打開。

他先是愣了下,才神情有點激動地拿對講機道:“邢哥,找到暗道的入口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