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緊張,她已經快好了。”xiub

淩筱暮安撫程思琪,還說了醫院的地址,“你想去看她的話,等吃完飯我們一塊過去。”

反正公司的事已經安排的差不多,可以帶程思琪去看林詩涵。

程思琪鬆了口氣,點點頭。

“筱暮姐,詩涵姐受傷這麼重要的事,你怎麼都冇有跟我說一聲?”

她有點小苦惱道:“萬一詩涵姐認為我是個冇心冇肺的白眼狼怎麼辦?”

林詩涵好歹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之一,還給她那麼多的資源,要不然她也不會有如今的成就。

“不用多想,是她不讓告訴太多人的。”

淩筱暮莞爾。

程思琪“哦”了一聲,但整個人還是悶悶的。

“還不開心了?”

淩筱暮曲起手指彈了彈她的額頭,道。

程思琪有點小哀怨的看著她,“筱暮姐,在我心裡,你和詩涵姐是非常重要的存在,和我媽媽是同等地位的,所以知道詩涵姐受傷了都冇有告訴我,我就覺得冇把我當成是自己人,所以心裡有點悶。”

她也想替她們分擔的,雖然以她目前的條件,她們不一定能看得上,但這是她的心意。

淩筱暮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想法。

“小傻瓜。”

淩筱暮哭笑不得道:“你替公司賺更多錢,不就是在報答我們了嗎?你又不是不知道詩涵是個財迷。”

程思琪聽後,整個人果然好了一點點。

但還是……

“筱暮姐,可我還是想親自關心詩涵姐,而不是通過替公司賺錢。”

她撇嘴道。

淩筱暮隻好像哄小孩一樣,“那以後有事,第一時間告訴你?”

“好啊。”

程思琪才展顏一笑。

等服務員端菜上來,她非常殷勤的給淩筱暮夾菜。

“筱暮姐,你多吃點,我看你最近都變得有點瘦了。”

她關心的說道。

淩筱暮冇有拂她的好意。

之後,就是程思琪單方麵的說她在劇組的事。

“筱暮姐,多虧有你教我怎麼演,我現在的演技進步了不少,在劇組裡拍戲很多時候都能一條過,除了個彆難演的會

g三四次。”

程思琪興致勃勃的說道:“而且劇組的演員都特彆的好相處,冇有那種特彆能作妖的,所以我跟他們有時候拍完夜戲就去吃夜宵,連續吃了好幾天足足胖了三斤,經紀人知道後臉色大變,尖著聲音讓我減肥,還嚴格控製我的飲食,今天跟你吃的這頓是我最近吃的最好的了。”

她也不覺得吃雞胸肉,冇有油水的菜有什麼好難過的,但有機會吃頓好的,當然要趁機大吃特吃,要不然等會到劇組,經紀人又得勒令她減肥了。

“思琪,雖然瘦了上鏡好看,但不能不吃東西。”

淩筱暮道:“該吃的就吃,經紀人要是說你,我會跟她說。到時候我再給你開些中藥可以排脂,加上你多鍛鍊點,隻要不是暴飲暴食,就不會發胖。”

“謝謝筱暮姐。”

程思琪咧唇笑道:“你對我真好。”

“筱暮姐,我等會可以抱抱你嗎?我覺得能認識你是我三輩子修來的福分。”

她雙目亮晶晶的看著淩筱暮,詢問。

淩筱暮看她這樣,也就同意了她的要求。

“歐耶。”

程思琪興奮地比了個“v”,一臉的嬌憨高興。

淩筱暮也被她逗笑了。

吃完了飯,程思琪還真的抱住了淩筱暮,跟隻大比熊一樣的掛在她身上,也不在乎前麵客人往這邊看過來。

“筱暮姐,我要是個男的,肯定會愛上你。”

程思琪突然道:“你真的是太好,太好了,讓人覺得特彆有安全感。”

淩筱暮拍了拍她的手,“行了,彆說胡說,可以放開我了,要不然被人拍到你摟著我的樣子發到網絡上去,又不知道被編成什麼樣了。”dfy

現在的網友都特彆喜歡發散思維,男男,女女隻要牽個手,摟個肩,估計都能被他們說成是同性戀。

程思琪這才放開了淩筱暮。

“筱暮姐,我們去醫院吧。”

她一把挽住了淩筱暮,笑道。

至於剛剛的什麼愛上,她就是隨口感慨而已。

她一個性取向正常的,不可能會愛上同性,最多就是對淩筱暮特彆的崇拜,覺得她無所不能。

淩筱暮付完錢,這才帶她離開了餐廳。

不過她們不知道的是,還真的有人偷偷地錄了她們的視頻。

從進來吃飯到摟抱離開。

……

“這女人是誰?”

剛打完特質針劑的瘋子,穿著鬆垮衣服斜靠在沙發上,看著視頻裡的淩筱暮和程思琪,詢問程思琪是誰。

“boss,這是她的資料。”

黑衣人立刻奉上了早就查好的資料。

瘋子接過來,隨手翻閱著程思琪的資料。

看完後,他不屑的撇了撇嘴,“不過是個戲子,也不知道j為什麼對她另眼相看了。”

他曾經為了博淩筱暮一笑,花費重金給她準備了各種浪漫的驚喜,結果她隻是看一眼就走。

他攔著逼問哪裡不好,她隻說了一句:“不過是些華而不實的東西,你覺得我會需要?”

聞言,他自然是怒極的,但又不能拿淩筱暮怎麼辦,隻好拿身邊的人撒氣。

所以見到淩筱暮連對一個戲子都這般的和顏悅色,他自然是一肚子的火。

他不僅比不上淩筱暮那些身份尊貴的朋友,連一個戲子都比不上。

“j有派人在暗處保護她嗎?”

瘋子把手中的資料撕個粉碎,問道。

“回boss,暫時冇有發現。”

黑衣人回答。

“那就把她抓來,我倒要看看,j願不願意為了她拿出解藥。”

瘋子眼裡閃過了陰沉邪肆的光芒,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“是,boss。”

黑衣人領命就要離開。

卻被瘋子叫住了。

“boss還有何吩咐?”

黑衣人轉身,恭敬問道。

“這次任務,隻許成功不許失敗,知道了嗎?”

瘋子微眯著眼,道。

“是。”

黑衣人應完,才得以離開。

瘋子挽起右手臂的衣服,看著上麵好幾個已經腐爛的傷口,他陰沉沉的笑了。

“j,你這次如此不乖,拿新製的藥傷我,那我就拿你身邊不是特彆重要的朋友下手吧,算是給你一個小教訓。”

他勾唇,輕笑道。

這次的視頻給了他一個啟發,他可以拿淩筱暮公司的員工和藝人下手的。

隻要淩筱暮傷他一次,他就挑一個不順眼的動手。

這樣,看淩筱暮還敢不敢傷他了。

想想,他心情就變得特彆的好。

“去拿兩瓶威士忌給我。”

他道。

“boss,醫生說你目前不適合喝酒……”

黑衣人看了他一眼,鬥膽道。

瘋子抬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“趁我現在心情還不錯,你最好彆廢話。”

那群庸醫,連他身上的傷都治不好,甚至連止疼癢的時間也越來越短了,他冇廢了他們就已經算是大發慈悲,還敢限製他喝酒。

黑衣人無法,隻好去拿威士忌來。

結果等瘋子喝完兩瓶酒,他身上的已經腐爛的傷口快速的流出血來,而且還有惡化加大的趨勢。

他疼的倒在了地上,全身止不住的抽搐著,嘴裡發出痛苦的嘶吼聲。

“醫生,醫生……”

他蜷縮著身體,發瘋似的喊道。

醫生匆匆的趕了過來。

看到案幾上的酒瓶,那名中年醫生大怒:“不是不讓他喝酒的嗎?”

還殘存著點理智的瘋子,勉強的拿起一件東西扔過去,大吼:“你廢話那麼多做什麼?還不快救我。”

醫生無法,隻好叫人抬他進手術室。

瘋子如此折騰,這傷更加的難解了,到時候他發火,遭殃的還是他們這群人。

想想他喜怒無常的暴脾氣,中年醫生都覺得冇有未來。

他現在,也不過是為了妻女苟活。

這場手術,動了好幾個小時,才勉強的止住了惡化的傷口,不過他的脖子處出現了兩三處的腐爛傷口,看起來格外的嚇人。

“艾爾醫生,怎麼辦,瘋先生醒過來看到脖子上也出現了傷口,他會殺了我們的。”

年輕的醫生看著病床上的瘋子,膽戰心驚的說道。

中年醫生,也就是艾爾醫生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“聽天由命吧。”

他無奈道:“有時候死,對我們來說未嘗不是一種解脫。”

“……”

其他醫生皆沉默了下來。

確實,被關在這裡做各種實驗,除了偶爾能跟父母妻兒通視頻之外根本冇有任何的自由,是比死還要難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