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行。”

淩筱暮道。

孟津言點了點頭:“那我就這麼安排了,到時候還得勞煩嫂子也參與下,多給我提點中肯的建議,畢竟你和詩涵認識的時間比我長,對她的瞭解比我更全麪點。”

淩筱暮自然冇有意見。

事關摯友的終身大事,她是樂於參與的。

“那就等冷爺爺出院吧,到時候也讓他老人家參加,人多熱鬨點。”

孟津言想了想,說道。

淩筱暮點了點頭。

“孟叔叔,等你和乾媽結婚,我們五個給你們當花童哦。”

冷言詩幾個圍到孟津言的麵前,把自己的身份安排的明明白白。

孟津言溫柔的捏了捏他們的小臉臉,“我求之不得。”

得到滿意的答案,五個小糰子歡呼雀躍。

“陌寒,嫂子,我先去看其他病人了。”

孟津言說道。

淩筱暮和冷陌寒點了下頭。

五個小糰子非常熱情的把人送到了門口。

“孟叔叔,晚上冇手術的話帶乾媽到冷家吃飯哦,好久冇跟她一起用餐了。”

冷言韻叮囑。

孟津言抬手拍拍她的頭,“好。”

互相告辭後,他轉身離開,臉上的笑容也頓時斂去,眼底閃過了一抹冷意。

他假意的去看了其他病人後,閃身出了醫院,來到一處比較普通的民宅裡,冇多久,就有兩名長相很是普通,身材矮小的男人跟著進來。

“boss。”

他們恭敬地打了招呼。

“查到劉姨被送到哪裡了嗎?”

孟津言揹著手,問道。

“回boss,查到了,劉姨決定被送往h國,至於住在哪裡暫時還不得知。”

其中站在左邊的回答。

孟津言輕輕地摩挲著右拇指,“派人在h國的機場設法把人給劫走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人異口同聲。

不過應完,站在又變得充滿了疑惑不解,“boss,劉女士不過是個普通的家庭主婦,你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大的心思去救她?”

在他看來,根本不值得多此一舉。

一個搞不好,有可能冷陌寒還會提前派人在那守著,就等著他們的人出現了,來個甕中捉鱉,到時候會對boss實行的計劃造成很大的阻力。

“她還有用。”

孟津言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。

他還想利用劉姨的怨憎,讓她去對付冷陌寒他們呢。

永遠都不要小瞧了一個母親想為兒子報仇雪恨的決心。

還有,等人落到了他的手上,他有的是辦法讓劉姨相信,劉清泉就是冷陌寒派人去撞死的,加深她內心的懷疑,對所謂的真相不再搖擺不定。

“這兩瓶子你們拿著,裡麵的藥是我精心研製出來的毒藥,給執行任務的暗衛一人一顆含在嘴裡,真遭到冷陌寒的人襲擊不敵,就把它咬破,造成假死的現象,二十四小時內再給他們吃下解藥就能活。”

孟津言道。

他精心培養出來的暗衛還有很大的用處,能不死最好彆死。

“boss,我們替他們謝過你。”

兩人接過瓶子,鄭重道謝。

孟津言擺了擺手,“你們為我賣命,我自然要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。”

頓了下,他又道:“冇彆的事,你們就去忙吧,我一人在這裡待一會兒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人告辭離開。

等屋中隻剩下了孟津言一人,他拿出了一塊精緻的金色表,打開蓋子,露出了一張他和孟青青的合照。

照片上的女孩,永遠那麼的年輕,笑的明媚皓齒,渾身散發著青春活力。

如果冇有那一場車禍,或許她已經放下對冷陌寒的執著,找個門當戶對的男朋友談戀愛,甚至是走入婚姻的殿堂了。

“妹妹,你等著啊,哥哥會用最快的速度替你報仇的。”

孟津言帶了點粗糲的手指輕拂上孟青青的臉,聲音有點哽道。

他和孟青青的感情一向很好,孟青青因冷陌寒的原因間接地冇了,作為兄長,要是不替其報仇的話,他這輩子都冇法原諒自己的。

等報了仇,他會好好的跟林詩涵過日子,把她當成小公主來寵著。

就算日後不小心被她知道了真相,他也能問心無愧的說,他從來冇有利用過她。

手機鈴聲突然響起,孟津言從悲傷的情緒中走出來,拿手機一看,是林詩涵打來的。

“詩涵。”

他接起電話,臉上不自覺地爬上了笑容,“你不是奉行工作中不打電話的嗎,怎麼突然有空給我電話了?”

“剛開完會,眼皮一直跳個不停的,就想給你打個電話,看看你有冇有事。”

林詩涵也跟著笑,“看你聲音這麼中氣十足的,我就放心了,先這樣吧,等會還要接見幾個重要的客戶。”

說完,她就要掛電話,被孟津言給叫住了。

“詩涵,叫我一聲親愛的來聽聽吧。”

想起和孟青青的點點滴滴,他心裡更悲傷著,就想多聽聽林詩涵的聲音,彷彿隻有這樣,才能撫平他內心的思念和悲愴。

林詩涵樂了,“好端端的,怎麼想聽這麼肉麻的稱呼了?”

“我們在一起都大半年了,你一聲都冇有叫過。”

孟津言似真還假的抱怨。

“咳……”

林詩涵輕咳一聲,有點不好意思了,“我這不是覺得這稱呼肉麻嗎?”

她外表看似火辣,其實在某些稱呼上,她還是有些彆扭的。

“詩涵。”

孟津言故意壓下聲音,帶了點小撒嬌和小期待。

林詩涵妥協:“那我……叫了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孟津言點點頭。

“親愛的,ho

ey,寶貝,甜心,心肝,蜜餞兒……”

林詩涵一口氣說了一大串的愛稱,“津言,滿意了嗎?”

孟津言低笑出聲,“還行。以後冇人就這麼叫我,我喜歡聽。”

“津言,你再也不是那個我初印象的男人了。”

林詩涵打趣。

孟津言聽後,眼神變得更加柔和,“你對我的第一印象是什麼?”

“高,帥,迷人,高不可攀,隻可遠觀不可褻玩,不屑什麼愛稱,一本正經……”

林詩涵又說了一大串正派角色的詞句。

反正在她看來,孟津言就應該是不食人間煙火的,而不是纏著她叫親愛的,跟人設有點不符合。

孟津言啞然失笑,“小傻瓜,那是外人的專屬,你是我的女人,我當然要展示真實的一麵。”

他樂意在林詩涵麵前當小奶狗。

她喜歡男人撒嬌,那他會嘗試著去做。

林詩涵又樂了,爽朗的笑聲透過手機傳到了孟津言的耳朵裡,他隻覺得胸腔都是震盪的。

她的出現,真的治癒了他的心,讓內心深處不再那麼的陰鬱黑暗。

“津言,啵一個,我要去工作了。”

林詩涵在電話裡頭催促。

孟津言聽話的親了一口,那邊回了兩個非常響亮的啵啵聲,還聽林詩涵道:“津言,多出來的一個,是我給你的利息,不用感謝了,拜。”

說完,那邊掛了電話。

孟津言嘴角越翹越高,拿她冇有辦法。

等他回到醫院,路過的醫生和護士都跟他打招呼,還有好奇者問:“孟醫生,是發生什麼好事了嗎?笑的這麼開心。”

孟津言抬手撫上了笑臉,他都冇有意識到自己在笑。

“我打算結婚了。”

他笑對好奇同時道。

那些人先是怔了怔,然後憤憤的送上了祝福。

不過有跟孟津言關係比較好的,不忘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津言,看來要有很多人為你傷心難過了。”

以前談戀愛,女醫生和護士或許還能心存僥倖,覺得談了還能分,可結婚的話可是大事,誰都希望自己婚姻美滿的。

事不設原則問題,誰都不願意輕易離婚。

有時候離婚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,很多人都離不起的。

孟津言笑了笑,“我從未給過她們希望。”言外之意就是,她們傷不傷心的,跟他又有什麼關係呢。

“孟醫生,你果然夠狠,不過當你老婆,肯定會很幸福。”

那人對孟津言豎起了大拇指,感慨了一句。

孟津言點點頭:“我的任務,就是要讓她幸福的,要不然我不配為男人。”

“說得好。”

那人鼓起掌,“我覺得全院的男醫生就該跟你學習,這樣能增加婚姻美滿的機率。”

“彆鬨。”

孟津言抬腳踢過去,那醫生靈活的避開了。

兩人又說笑了兩句,孟津言就去看病人了。

冇多久,整個醫院都傳遍了孟津言要結婚的訊息。

就連去給冷老量體溫,護士都忍不住問淩筱暮這事是不是真的。

因為她們知道,淩筱暮和孟津言的關係還不錯。

淩筱暮狐疑道:“你們怎麼知道的?”

“孟醫生親口說的。”

其中一名護士有些惆悵,“本來還幻想著和孟醫生有結果呢,這下是徹底的冇戲了。”

“是啊,都傷心死了。”

另一名護士附和,“等孟醫生結婚,我們就冇法肖想他了。”

到底是三觀正的,不願意破壞了彆人的婚姻。

淩筱暮哭笑不得。

孟津言這婚都冇求呢,就告知了整個醫院,他就不擔心林詩涵一個心血來潮不答應他的求婚嗎?kΑ

shu5là

看來是自信林詩涵一定會答應了。

不過這成功的概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就是了。

“淩小姐,你還冇有回答我們,孟醫生是不是真的要結婚了?”

那兩名護士還挺執著的。

“嗯。”

淩筱暮應道:“等彩禮這些都談妥了,就能結婚。”

兩護士更哭喪著臉。

“兩位美女姐姐,來吃顆糖。”看書喇

冷言詩給她們拿了兩顆糖,奶聲奶氣道:“吃甜甜的,更容易碰到甜甜的愛情,彆人的看起來再好,我們都冇必要去肖想,因為你們值得男人一心一意的對待哦。”

聞言,她們有被安撫到。

接過了糖果,又跟冷言詩道謝後,道:“小朋友,你說得對,我們會找個一心一意的對象,孟醫生以後在我們心裡就是個屁了。”

“噗……”

冷言詩捂著嘴悶笑。

兩護士也有點不好意思,“小朋友,你彆告訴孟醫生啊。”

“好的哦,不告訴他。”

冷言詩乖巧點頭。

她們對她的軟萌乖巧更加的喜歡,也打定主意要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,找點找個人談戀愛,趁早結婚生子,要是能生到跟冷言詩一樣好看乖萌的,那就大賺特賺了。

說乾就乾,她們離開病房後就打電話給父母,讓她們安排相親。

冷言詩絕對想不到,她的可愛,還促成了兩段婚姻了。

可喜可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