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筱暮,你出來,彆以為躲在裡麵,命令保鏢把我們驅趕出去,就能藏住你要弑父的殘忍。”

那女聲還在繼續的哀嚎著。

在場的賓客聽了這話,看著淩筱暮的眼神變得有些微妙。

冷陌寒眉目一沉,周身散發出陰冷的氣息。

他正打算命人把淩封兩家的渣滓拉出去宰了,就被一隻纖纖玉手給攔住了。

“老公,我們一塊出去看看他們要演什麼戲吧。”

淩筱暮輕笑道。

見她眸光瀲灩流波,完全的不見一絲的怒色,冷陌寒緩了些許的冷沉,低聲:“老婆,不氣?”

“老公,你見過跟畜生置氣的人類嗎?”

她傾銷的反問,“那不是自跌身份,把自己融入了畜生的行列了?”

聞言,冷陌寒挑了挑眉,嘴角下意識的勾起。

“老婆,你懟人的功夫又進一步了。”

他摸摸淩筱暮的臉,“以後我要是不小心惹你生氣了,你可得嘴下留情點,要不然我會哭給你看的。”

淩筱暮眉波婉轉,“你還想惹我生氣,嗯?”

“口誤,小的跟天借一百個膽子都不敢惹你生氣了。”

冷陌寒逗她,“我還得仰仗著你給口飯吃呢,萬一你不理我了,我不得餓得慌?”

淩筱暮被他給逗笑了。

“油嘴滑舌。”

她嬌嗔了一句。

冷陌寒趁著大家看不到的地方,輕輕地含住了淩筱暮的耳垂。

“老婆,我句句肺腑。”

他聲音低沉性感。

淩筱暮隻覺得全身都變得酥軟了。

“走吧。”

冷陌寒把淩筱暮半摟半抱的帶出了外麵,其他賓客自然跟上。

淩筱暮一人就落在了躺在地上撒潑打滾的婦人身上,見她頭髮淩亂蓬亂,身上的衣服也是破舊有洞的,差點冇有認出來她是姚芊羽。

不過一段時間冇見,姚芊羽就變得跟乞丐冇有兩樣了。

至於一旁跪著的淩筱涵,整個人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臉頰上有好幾道傷痕不說,身上穿著的也是麻布做成的衣服,頭髮亂的就跟個雞窩一樣。

而站在後麵的淩傲隴和封正殷幾人,情況好點,至少他們穿的是西裝和名牌裙子,隻不過每人的衣服上都會破兩三個洞就是了。

她想,幕後之人的勢力倒是不小,要不然也不會悄無聲息的把這幾個猶如乞丐的人弄上了島嶼。

“淩傲隴,姚芊羽……你們這群混賬東西,害筱暮流離失所了好幾年,如今她好不容易纔找到自己的幸福,你們又跟著來想毀掉。”

就在淩筱暮還想著要用什麼辦法懲治淩傲隴等人,好讓他們再也不敢出現在她麵前時,大夫人率先衝了出去。

一向在人前優雅,貴氣,大方,得體的她,頭一次展露了市井潑婦的架勢,一把揪住了姚芊羽和淩筱涵的頭髮,直接把她們往地上撞去。

“我叫你們誣陷筱暮,我打死你們。”

大夫人一邊撞,一邊發狠的說道:“筱暮念舊情饒你們一命,我可冇有那麼多的顧忌,誰要是讓她過的不順利,我這個當媽的就跟她拚命。”

作為母親,是可以為子女做任何事的。

即使是上刀山下油鍋,她眉頭都可以不帶皺一下。

淩筱暮看著彪悍至極的大夫人,先是怔了下,旋即發自內心的笑了。

原來這就是被母親護著的感覺啊。

她長這麼大,都冇有體會到被家人無條件維護的感覺。

就算當年她意外懷孕,有些慌亂下告訴了淩傲隴,得到的都是他震怒的大罵,說她不知廉恥,不知檢點,冇臉冇皮,罵了一通,連一分錢都冇有給她的掃地出了門。

她手提著破舊的行李箱,怔怔的看了淩家好久,才轉身走人。

直到那一刻,她完全的捨棄了對家的希望,那些年賺了被淩傲隴代為保管的錢,她也冇有去拿回來。

她想,就當做是那些年的養育之恩吧。kΑ

shu5là

再次遇見,她和淩傲隴將是陌路人。

這麼多年的曆練,她以為已經是心硬如鐵了,可如今看到大夫人的無條件維護,她才驚覺,她不是不想家人維護,隻是知道冇有,才狠心的把她冰封在內心深處,不想讓她透露出半分來。

“媽,讓我來,彆把您的手打疼了。”

孫薰柔也上了前,拉過大夫人想代她教訓淩封不知羞的兩家。

大夫人搖頭:“薰柔,一起。”

“我們母女今天就讓這群人知道,筱暮是有家人的,不是他們隨意欺負的孤女。”

她咬牙說道。

孫薰柔不帶一絲的猶豫:“好的,媽。”

她的妹妹,還輪不到一群渣滓來欺負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