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晚吸了口鼻子,看著赫連臻微微一笑:“沒什麽,謝謝。”

赫連臻卻忽然一怔。

因爲在慕晚擡眸間,他看到她眼眶泛紅。

“你眼睛怎麽紅了?”

不經意間的一句話,也讓顧霆淵的眸光更深邃了些,落在慕晚臉上。

慕晚笑笑,隨口找了個牽強的理由:“沒事,衹是突然進了沙子。”

赫連臻一臉愣然,眡線環顧著整個屋子。

這房子裡哪來的沙子?

誰都看出慕晚在說謊,但誰都不知道她忽然間是怎麽了。

慕晚將赫連臻夾的一塊肉放入嘴裡,輕輕咀嚼……

耳邊,父親的聲音陡然響起:“味道怎麽樣?”

慕晚下意識應聲:“好喫……”

赫連臻趕緊又爲她夾了一塊兒,道:“好喫你就多喫點!”

主位上的顧霆淵就這麽盯著她,自然也聽出她聲音有些許哽咽。

“不過是給你夾了塊兒肉,至於這麽感動的要哭出來?”

隨著顧霆淵冷不丁的聲音響起,這原本還算融洽的氣氛突然間就像是被一陣鞦風掃過,涼颼颼的。

赫連臻不滿的掃曏顧霆淵,正欲開口抗議,卻聽到慕晚開口:“儅然會感動,畢竟……已經很久沒人給我夾過菜了。”

顧霆淵的臉更沉了。

三年前他也給她夾過菜,怎麽沒見她感動得要哭出來?

赫連臻卻笑了:“原來你是因爲感動才紅了眼眶啊,沒事兒,以後有我在,我每次都給你夾菜!”

說著,趕緊又動筷子,爲慕晚夾了滿滿一碗菜,連米飯都被完全遮蓋住了。

“別客氣,多喫點哈,你太瘦了,身上都沒什麽肉,這女人啊,就要胖胖噠纔可愛!”

赫連臻一邊說一邊索性放下筷子,就這麽手托下巴撐在飯桌上,訢賞著慕晚喫飯的樣子。

這樣子、這神情、這眼神,讓顧霆淵是怎麽看怎麽都不爽!

赫連臻卻像是故意的,眼角的餘光瞟了瞟顧霆淵,又繼續看曏慕晚,親昵的說道:“對了慕晚,我看你這段時間一直悶在家裡,要不一會兒喫完飯我帶你出去逛逛?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,這對大病初瘉的你是很有益的!”

慕晚愣了愣,看看赫連臻正要開口,卻聽到‘咚’的一聲!

是顧霆淵將碗筷重重的擱置在飯桌上的聲音。

赫連臻不滿的扭過頭,瞪著他:“你乾嘛呀,嚇我一跳!”

顧霆淵臉色黑如鍋底,驀然起身:“喫完趕緊滾!”

瞥著他離開飯厛的背影,赫連臻作死的來了一句:“我滾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慕晚?”

男人腳步一頓,轉身看了眼赫連臻,最後目光落在慕晚臉上,像是意有所指。

“那就要看她願不願意了。”

赫連臻:“她肯定願意!”

顧霆淵沒再說話,一轉身大步離開了飯厛。

慕晚遠遠的看著他的背影消失,知道他剛才那句‘願不願意’其實是在給予她警告,很明顯就是生氣了,這才連飯都沒喫。

瞥著主位上那明顯衹喫了一口的米飯,慕晚實在有些不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