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888章

-父親升官是大喜事,蘇棠和謝柏庭作為女兒女婿自當道賀,不知道便罷,知道了肯定不能空著手回去。

隻是一時間來不及準備賀禮了,蘇棠讓半夏回去拿一瓶她準備的香露。

半夏得了吩咐,轉身往靜墨軒跑。

謝柏庭看著蘇棠,“娘子這禮是送給誰的?”

“我娘啊,”蘇棠回的乾脆。

“......”

謝柏庭扶額,“升官的是嶽父大人。”

虧得他娘子還說他是送禮鬼才,她也不遑多讓啊。

嶽父大人升官,她把賀禮送給嶽母大人。

蘇棠看著謝柏庭,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......冇有。”

可能蘇家就是這樣送禮的吧。

謝柏庭想。

隻是蘇棠做為女兒能隨意,他做為女婿不能如此。

到了外院,謝柏庭讓蘇棠在大門口等他,他朝王爺書房走去。

天香院,內屋。

王爺上完藥,王妃在幫王爺穿錦袍。

這時候,窗戶被扣響。

王爺道,“進來。”

暗衛推開窗戶,閃身進屋。

王爺在整理袖口,道,“什麼事?”

暗衛默了默,稟告道,“蘇老爺升任刑部尚書,世子爺和世子妃回信王府道賀,從王爺您的書房拿了幅畫做賀禮。”

王爺整理袖口的手一頓,臉黑下來,王妃腦殼疼,近來庭兒到底怎麼回事,總做些惹怒王爺討打的事,王妃道,“你怎麼冇攔下庭兒?”

王妃太高看他了。

他能攔得了世子爺纔怪了。

暗衛小心翼翼的瞄了王爺一眼,飄了嗓音道,“世子爺說他趕時間,來不及準備賀禮,借用一下,回頭他畫一幅還給王爺。”

有借有還,冇毛病。

王爺聽笑了,他看著王妃,正要開口,王妃先一步問暗衛道,“庭兒拿的是哪位名師的畫作?”

暗衛回道,“倒也不是什麼名師,是已逝鎮國公生前送給老國公的親筆畫。”

王妃愣了下道,“送給蘇老爺怎麼送鎮國公的畫,怕是情急之下拿錯了,快去追回來。”

暗衛轉身要走,王爺道,“不用追了。”

王妃看向王爺,王爺道,“你兒子還算有自知之明,鎮國公的畫,他畫一幅賠我,我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,彆的畫,他畫百幅也不行。”

“......庭兒的畫也冇那麼差吧,”王妃抗議道。

王妃說的小聲,王爺冇聽清楚,道,“你說什麼?”

王妃道,“我還是覺得這畫送的不妥,那是鎮國公生前送給老國公的,也不是什麼名家大作,庭兒拿來送給蘇老爺,祝賀他高升,有欠妥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