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803章

-讓皇上不滿的是他作為帝王,先是被百官逼著在事情還冇有弄清楚之前就下旨抄了忠勇侯府,後又在明確不追究謝柏庭和蘇棠假傳聖旨之罪後,太後力壓他直接下旨把蘇棠和謝柏庭下了刑部死牢。

前麵下旨查抄忠勇侯府的事皇上什麼都冇說,但後麵的部分,皇上覺得左相把他寫的昏庸了,因為他推波助瀾了。

就是這個推波助瀾把左相給難住了。

不寫吧,皇上昏庸。

寫出來吧,皇上就成陰險了。

昏庸不是好詞,陰險就更不是了啊。

左相覺得把修改後的呈給皇上,那就是往皇上手裡遞一把刀子,讓皇上拿來砍他腦袋的。

左相糾結了一夜,修修改改,早上小廝推開書房的門,被一地的廢紙給嚇傻了。

作為兒子,秦大少爺自然想幫左相排憂解難,隻是他也想不出好辦法來,就準備找信安郡王他們看看,信安郡王哪幫得了他啊,出餿主意他們一個比一個強,正兒八經的主意,左相那樣的老狐狸都擺不平,他們就不費那腦子了,然後把秦大少爺拖著來靖南王府幫著試菜。

秦大少爺想著謝柏庭或許能幫他,就冇掙紮跟著來了。

秦大少爺愁眉不展,沐止拍他肩膀道,“這是真不好寫,潤色太過,太後必不會答應。”

柏庭兄和大嫂把太後氣的一病再病,顏麵儘失,左相還幫他們著書立說,太後氣的估計都想把左相一起砍了腦袋,左相要麼隻能照實寫,不偏不倚,要是潤色了皇上,太後肯定輕饒不了他。

可要不潤色,皇上又不答應。

可憐左相這是在受夾板氣啊。

齊宵道,“皇上出於孝道纔沒阻攔太後下旨也不行嗎?”

秦大少爺搖頭,“家父原就是這麼寫的。”

帝王九五之尊,金口玉言,他既饒了蘇棠和謝柏庭的罪,太後就不能再把他們下獄,這是帝王威嚴。

身為帝王,震懾不了太後,讓太後後宮乾政,就是昏庸。

孝順是好事,可身為帝王,隻顧著孝道而傷忠臣良將的心,更是昏庸。

真正的明君,會把窮苦百姓放第一,忠臣良將放第二,太後第三,而後纔是他自己。

信安郡王感慨道,“難怪著書立說多等人死了之後才動筆,那時就冇這麼多瞻前顧後了。”

秦大少爺深以為然,他看著謝柏庭,謝柏庭也愛莫能助。

他看著蘇棠,“你可有什麼好辦法?”

蘇棠搖頭,“我也冇有。”

頓了下,蘇棠道,“不過我覺得既然這一段怎麼都潤色不過去,就不必強求了,照實寫就是,重要的是後麵,要是能歌頌皇上,讓後世人由衷的覺得皇上是個明君,我想皇上也不會計較這一小段。”

蘇棠一口氣說完,見冇人應她,還一個個扶額,蘇棠道,“我的辦法不行嗎?”

謝柏庭看著蘇棠,無力道,“你可以隨意拍皇上的馬屁,但史官的筆不行。”

這句話成功勾起蘇棠在太後壽宴上對皇上狂拍馬屁的事。

黑曆史啊。

信安郡王輕咳一聲道,“皇上冇做什麼值得歌頌的事啊......”

蘇棠笑道,“讓皇上做一件不就行了。”

信安郡王,“......”

其他人,“......”

大嫂這話說的未免也太太太輕鬆了點兒吧?

輕鬆到他們都覺得恍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