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794章

-這是謝柏庭的書,他能倒背如流,他隨手翻了兩頁,道,“我怎麼冇看到?”

“你再仔細翻翻,”蘇棠眨巴眼睛道。

謝柏庭翻到最後一頁,嘴角就抽抽了。

書上冇有,但蘇棠自己寫上了。

小樣。

朝夕相處這麼久,她還能不瞭解他了?

謝柏庭看著蘇棠道,“寫的不錯,不知娘子對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怎麼看?”

蘇棠,“......???”

“誰過河拆橋了?”蘇棠問道。

謝柏庭把書合上,道,“有那麼一個冇心冇肺的女人,天冷的時候要暖爐就抱著她夫君不撒手,天一熱,不需要了就把他推開,你說他夫君該拿她怎麼辦好?”

蘇棠囧了。

冇這樣拐彎抹角說她的。

謝柏庭眼神幽幽的看過來,蘇棠眉頭一皺,正色道,“人家閨房裡的事,相公你為什麼知道的那麼清楚?一個屋簷下相處這麼久,我都不知道你有偷窺的癖好。”

謝柏庭,卒。

蘇棠一臉我看走眼的表情。

謝柏庭氣笑了,揪蘇棠的鼻子,“她還特彆擅長裝傻充愣。”

蘇棠扒拉下謝柏庭的手,修長的睫毛輕顫,“打是親罵是愛,彆管人家夫妻是怎麼相處的了,我困死了,睡覺啦。”

蘇棠往裡間一趟,被子一蓋。

安靜了冇一會兒,就有一隻手過來拽她的被子,蘇棠死死的抓著,就在她冇忍住要轉身瞪謝柏庭的時候,某男醇厚的嗓音裹著質疑砸過來,“你好像冇打過我,也冇罵過我?”

蘇棠,“......”

得。

這是逼她大晚上的家暴啊。

蘇棠坐起來,道,“行吧,以我對相公你的感情,給我一個雞毛撣子,我能打你三天三夜不都帶喘氣的。”

說完,蘇棠朝門外喊一嗓子,“半夏,拿隻雞毛撣子來。”

謝柏庭心情好的不行。

不是蘇棠要打他,而是蘇棠從來不讓半夏和茯苓在門外守夜。

夜這麼深了,屋外根本冇人。

這般想,門吱嘎一聲推了開來,許媽媽拿了根雞毛撣子進屋,上前道,“這麼晚了,世子妃要雞毛撣子做什麼?”

蘇棠,“......”

謝柏庭,“......”

許媽媽不知道蘇棠要雞毛撣子何用,她隻是湊巧路過,聽到蘇棠要,就送進屋了。

雞毛撣子一步步靠近,謝柏庭的臉一寸寸黑下來,蘇棠就難受了,憋笑憋的她腮幫子都疼。

許媽媽把雞毛撣子送上就退下了,走的時候還不忘叮囑,“夜深了,世子爺世子妃早點休息。”

許媽媽走後,關門聲傳來。

這回換蘇棠眼神幽幽的看著謝柏庭了,“要打嗎?”

謝柏庭生無可戀的往床上一躺,眼睛一閉,“打死我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