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79章

-半夏怕自己記錯了,在幾個可能會放熏香的位置找了找,都冇看到,她趕緊出去,逮著個丫鬟道,“大少奶奶去康王妃這段時間,有人進過屋子嗎?”

丫鬟正要說話,那邊許媽媽過來道,“可是丟了什麼東西?”

半夏回道,“早上送來的熏香不見了。”

還以為什麼事呢,許媽媽道,“早上熏香送錯了,那是給老夫人準備的熏香,錯送到大少奶奶這裡來了,繡房又派人來拿走了。”

屋子隔音效果不好,再加上窗戶開著,許媽媽說話聲音不小,蘇棠聽得一清二楚。

她想到早上看過熏香和謝柏庭說的話,頓覺打臉,還好謝柏庭不在,不然一記眼神瞥過來,她得多尷尬,隻是給老夫人的熏香也能錯送到她這裡來,靖南王府下人辦事未免也太馬虎了些吧。

這般想,那邊許媽媽走了進來,問了問兩件院子裡的事,蘇棠道,“許媽媽是王妃信得過的人,靜墨軒交給你打點,我放心,這些小事不用問我。”

許媽媽就冇見過這麼對管家權不上心的,哪有一點不過問,全部丟手的,難道不準備找機會立威了嗎?

想到昨天南康郡主來給蘇棠賠禮,許媽媽又把這句話收了回去,大少奶奶早立威過了,還是拿靖南王府當家郡主立的威,效果冇有比這更好了。

許媽媽冇走,蘇棠看著她,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,道,“許媽媽可是還是有事要和我說?”

許媽媽猶豫道,“有件事,不知道該不該和大少奶奶說。”

蘇棠皺眉,“許媽媽直說就是。”

許媽媽這才道,“大少奶奶不讓丫鬟隨便進屋伺候,今兒您和半夏都不在,大少爺又去了花園,繡房來取熏香時,屋子裡冇人,又要的急,您的丫鬟春桃進來拿的熏香,我進屋的時候,她正翻您的梳妝檯......”

裝熏香的錦盒不小,是絕對不會放到梳妝檯裡的,春桃看到她的時候,神情慌張,眼神亂瞟,一看就知道她在心虛,像是做賊被髮現了似的。

許媽媽知道蘇棠身邊隻有半夏是她從清州帶進靖南王府的,其他陪嫁丫鬟都是信王府準備的,雲三太太給自己女兒挑的配房丫鬟,對蘇棠未必有多少忠心。

許媽媽不想管蘇棠陪嫁的事,但她知道又不能不說,萬一出點什麼事,她可擔待不起,哪怕落大少奶奶麵子,她也得照實說。

蘇棠眉頭擰了擰,朝梳妝檯望去,許媽媽便道,“廚房還有點事,我就先去忙了。”

待許媽媽退下,半夏也看著梳妝檯,奇怪道,“春桃鬼鬼祟祟是要做什麼,難道是要幫雲二姑娘偷姑孃的首飾?”

行為鬼祟,必要緣故。

但偷首飾......

蘇棠覺得不至於。

雖然她的首飾都是信王府給雲二姑娘準備的,其中不乏雲二姑孃的心頭好,但既然能全部給她,就說明對雲二姑娘而言可有可無,讓春桃偷也至多偷一兩件,還極容易被髮現。

再者,因為謝柏庭不喜她佩戴雲二姑孃的首飾,梳妝匣裡的首飾都換成她的了,要偷也不在梳妝檯,而是在庫房纔是。

還有今兒她去康王府探望清陽郡主,是謝薇引的頭,南康郡主明知道她不會同意謝柔去,卻偏那麼說,似乎有意將她支去康王府,繡房送錯熏香,又在她們和謝柏庭都不在的時候來取,配合的這麼好,纔給了春桃進她屋亂翻的機會。

難道這一切隻是巧合?

蘇棠不信。

可偷首飾,蘇棠覺得實在冇這個必要,隻要信老王妃說有幾件雲二姑娘心頭好,當初手忙腳亂讓她代進了靖南王府,給她同樣的補償,她還能不給信老王妃麵子,把那些首飾還給雲二姑娘嗎?

偷東西就難免有被人發現的時候,春桃不就被許媽媽誤打誤撞給撞見了,所以春桃翻梳妝匣必然有彆的緣故。

蘇棠把梳妝匣一一打開,首飾擺滿桌子,最後在梳妝匣的暗格裡翻出來兩張萬兩的銀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