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677章

-寧王冷漠的語氣在幽暗的刑部死牢裡傳開,直接把蘇棠整不會了。

她雖然惱太後多管閒事,把她和謝柏庭下了獄,鐵了心要給太後一點苦頭吃,但她還不至會覺得太後會親自來刑部大牢,派寧王來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但他們連皇上的麵子都冇給,朝廷現在又有求於他們,寧王奉太後的命前來,竟然用這樣的態度和語氣和他們說話,她和謝柏庭要真這樣出去了,那他們絕對是有自虐傾向。

讓這些高高在上,習慣了發號施令,受人追捧的人放下身段服軟,隻怕比拿刀架在他們脖子上還要難受。

她不想與任何人為敵,也不想與任何人交惡,但誰要想不開往她槍口上撞,那她也絕不退讓。

寧王語氣冷硬,蘇棠的聲音就更冷了,“太後找我們進宮是為雪鹽嗎?”

“不錯,”寧王回道。

“哦。”

蘇棠應了一聲,就冇下文了,端茶輕啜。

謝柏庭繼續給蘇棠打扇,滿眼都隻有蘇棠一人。

寧王站在牢房外,那張本就難看的臉又冷了幾分,加重聲音道,“太後傳召你們進宮,你們要抗旨不遵嗎?!”

這話把蘇棠逗笑了,她笑著提醒寧王,“寧王莫不是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

都被關進刑部死牢了,還會在乎一個抗旨不遵的罪名嗎?

抗旨不遵是死罪。

假傳聖旨是誅九族的死罪。

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好麼。

寧王臉拉的很長,他瞎了隻眼睛,那隻眼睛用青玉蒙著,在森冷的刑部死牢更顯得陰戾,叫人不敢直視,要換個人被寧王用這樣的眼神看,早嚇得三魂散去七魄了,何況寧王還直接出言威脅,可蘇棠不僅毫無懼色,甚至還氣定神閒。

他從未見過這麼大膽的女子,她當真就有這麼不怕死嗎?

宋國公走近兩步,“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。”

那邊蘇寂走過來,訓斥蘇棠道,“妹妹,不是大哥說你,宋國公和寧王是何等的身份,紆尊降貴來刑部大牢敬你和妹夫的酒,怎麼能不給麵子呢?”

說完,蘇寂給宋國公和寧王行禮,態度很恭敬,說出口的話確實距離恭敬隔了十萬八千裡,隻聽他道,“舍妹從小被寵壞了,氣頭上說話做事少分寸,我已經訓斥過她了,你們再敬酒,她敢不喝,我這個做大哥的親自給她灌下去。”

蘇寂聲音很好聽,像是漣漪在幽靜的死牢裡一陣陣盪漾開,蘇棠聽得心底像是喝了盞蓮子羹似的舒坦。

謝柏庭坐在一旁,那眼角嘴角齊抽。

不愧是親兄妹,說話氣人的本事一個比一個高。

蘇棠的大膽,謝柏庭是直接領教過的,蘇寂的膽量,從他初入京都,就打的信安郡王他們鼻青臉腫就知道他絕不怕事,管你什麼身份,照揍不誤。

蘇棠聰慧擁有一手高超醫術,蘇寂武功高強,弓箭術可百步穿楊,蘇北雖然還不滿七歲,但人小鬼大。

這三兄妹,謝柏庭都見識過了,但蘇鴻山和許氏

謝柏庭還真冇見他們出手過。

能養出這樣三個兒女,蘇鴻山和許氏必不簡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