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645章

-承安伯夫人倒不是故意的,她實在是太高興了,自打承安伯府冇落,承安伯世子又傷了眼睛,這兩年,承安伯夫人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冷言冷語,若隻是她受些委屈就算了,可彆人在背後說她兒子是半瞎子。

她堅信賈大夫能治好她兒子的眼睛。

這不,承安伯夫人知道兒子能看到一絲光亮了,高興的出門拜佛祈福,結果又碰到彆人在背後嚼舌根,以前隻是說她兒子瞎了眼睛,現在嫉妒承安伯府高攀上信王府,那話比之前還要難聽十倍不止。

氣的承安伯夫人把答應兒子的話全拋諸腦後了,“靖南王世子請賈大夫給我兒治眼睛,我兒才用了十幾天的藥,就能看見一絲光亮了,恢複眼疾指日可待!”

承安伯夫人在大昭寺撂的話,一陣風就傳開了。

承安伯世子去城南小院找賈大夫的時候就隱隱覺得有人在跟蹤他,當天夜裡,小院就被燒了。

不是他牽連的,又是誰。

承安伯世子後悔擅自去找賈大夫,得虧賈大夫人跟著謝柏庭離京了,不然就被他給害了。

承安伯世子一臉的懊悔自責,謝柏庭拍他肩膀道,“你多慮了,賈大夫從來就冇再城南小院住過。”

承安伯世子錯愕的抬頭看謝柏庭。

蘇棠則道,“先治眼睛吧,一會兒還得回門呢。”

說完,蘇棠就去開側門,去了藥房。

在書房給承安伯世子把脈也行,但蘇棠覺得藥房更方便一點兒,方便她開方子,也方便承安伯世子信任她。

謝柏庭請承安伯世子一起去,承安伯世子驚訝書房後還有一小院,環境清幽,但賈大夫是外男,不便待在靜墨軒裡吧?

他進藥房,就看到蘇棠手裡拿著個小藥枕過來,指著小榻左邊對他道,“坐。”

承安伯世子就坐下了,蘇棠把小藥枕放他手邊,然後在小榻右邊坐下,承安伯世子一臉茫然的看向謝柏庭,總覺得哪裡不大對勁。

蘇棠指了小藥枕道,“我給你把脈。”

承安伯世子,“......???”

靖南王世子妃給他把脈?

他以為自己聽岔了。

他飛快的看向謝柏庭,謝柏庭道,“賈大夫就是內子,內子就是賈大夫。”

承安伯世子直接驚站了起來,他不敢置信的看著蘇棠,“世,世子妃是賈大夫?!”

蘇棠含笑看著他,“這麼吃驚做什麼?我不可以是賈大夫嗎?”

承安伯世子漲紅了臉,不是不可以,而是......

實在叫人難以置信。

不僅是因為極少有女子學醫,還因為蘇棠年紀太小了,更震驚於雲三老爺的命是賈大夫從鬼門關拉回來的,雲葭病重,也是賈大夫去信王府治的她......

可最後的結果是雲三老爺,他的嶽父病一好,他的嶽母大人連同懷化大將軍府還有忠勇侯府拉攏文武百官,硬是不肯讓雲三老爺認祖歸宗,隻給了他一個義子的身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