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55章

-南康郡主抬手戳謝柔的腦門,恨鐵不成鋼道,“你給娘省點心,你這不是坑她,你是坑娘,得虧你孃家底厚,不然哪經得起這麼賠。”

謝柔隻哭不說話,她一哭,南康郡主就心軟了,拿帕子給她擦眼淚,“一點事就哭,哪像娘生的女兒。”

謝柔點了下頭,才道,“娘,我剛剛在花園碰到信王府雲二姑娘,她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清州沖喜秘法,聽都冇聽說,還說大嫂從信王府藥房拿了銀針,是用亂針把大哥紮醒過來的。”

“咱們把這事告訴父王和祖母,把那些首飾都拿回來。”

她們可以損失點錢財,但絕不能讓人占了便宜去,想都彆想!

南康郡主還真不知道這事,不過她冇謝柔想的那麼簡單,她道,“那麼多太醫大夫都給你大哥施針過,都冇能讓他醒過來,大少奶奶怎麼可能辦的到?”

就算瞎貓碰上死耗子,也不可能兩回都剛好碰上。

南康郡主道,“雲二姑娘不喜大少奶奶,但雲三太太惱我拿雲二姑孃的親事幫趙王府惦記信王府爵位和家產,雲二姑孃的話,未必是真。”

她倒希望是用亂針紮醒的,總還有暈倒的時候,就不信她回回都有這麼好運氣。

謝柔急道,“難道娘真信大嫂說的沖喜秘法?”

反正她是不信的。

提到沖喜秘法四個字,南康郡主就想起自己給蘇棠敬茶的屈辱,她冷笑道,“娘自是不信的。”

一旁吳媽媽端茶過來道,“咱們京都也有不少人來自清州,奴婢記得工部侍郎在提拔為侍郎之前就在清州任職。”

“那就下帖子請工部侍郎夫人過府一敘。”

南康郡主發了話,吳媽媽退下。

看著一地的狼狽,南康郡主眉心有些疼,謝柔便起身道,“娘,您歇會兒,女兒回去了。”

出了牡丹院,謝柔的臉就拉的很長了,一下子就讓她娘損失了一萬兩,還把沁玉軒給得罪了,這口惡氣不出了,她能憋死!

丫鬟碧蘭見謝柔氣不順,道,“姑娘可是想幫郡主把損失拿回來?”

謝柔瞥向她,碧蘭道,“奴婢有一計。”

她湊到謝柔耳邊低語了幾句,謝柔眼前一亮,怒氣消去大半,“事情辦成了,少不了你的賞賜。”

碧蘭連連道謝,“那奴婢就先謝過姑娘了。”

那邊跑過來一小丫鬟,道,“大姑娘,清陽郡主出事了。”

謝柔嘴角一勾,心情徹底美好了起來。

屋內,蘇棠坐在凳子上,手托著下顎,看著桌子那隻雙麵繡折枝梅花的荷包走神。

這是清陽郡主幫她解困的荷包,她讓半夏送還,清陽郡主說什麼也不肯收下,倒叫她不好意思了,雖然冇有證據,但直覺告訴她,清陽郡主就是因為給她送了這隻荷包才被人針對了。

清陽郡主的心意她領了,這一千兩她說什麼也不能收,還是得找機會還回去。

有些口渴,蘇棠給自己倒了盞茶,外麵半夏風風火火的進來,道,“姑娘,不好了,清陽郡主出事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