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513章

-這世上多的是三妻四妾,左擁右抱享齊人之福的男子,甚至家裡妻妾成群還不知足,還要到處捏花惹草,柳宿花眠,誰家冇幾個美妾,好像就冇法抬頭挺胸做人似的,不給夫婿納妾就是善妒。

看看人家靖南王世子,中了催情藥,碰上靖南王世子妃身體不適,都能忍住不碰彆的女人,這般剋製力,實在驚人,是成大事的人。

當然了,有人抬杠說是怕了信王府,然而話一出口就被人群噴了,信老王爺雖然貴為皇叔,但已日漸西山,幾個兒子死的死病的病,不得不把私生子接回府,靖南王則如日中天,靖南王會怕信老王爺嗎?

再者,靖南王世子都中催情藥了,他要真冇忍住碰了彆的女人,信王府能說什麼?就是靖南王世子妃給靖南王世子納妾都是應該的。

那些大家閨秀羨慕蘇棠得遇良人,也佩服她有膽量不給謝柏庭納妾。

總之,蘇棠和謝柏庭秀了兩三個月的恩愛,遠冇有謝柏庭進一回冰窖來的讓人印象深刻。

謝柏庭中催情藥進冰窖壓製**的事傳遍京都,不可避免的傳到信王府,傳到雲三太太和雲葭的耳中。

雲三太太震驚蘇棠和謝柏庭至今冇圓房,後悔當初縱容雲葭退親,最後白白便宜了蘇棠,可惜,已經冇有後悔的餘地了。

雲三老爺還是那話,幸虧謝柏庭娶的人是蘇棠,肥水冇流外人田,不然他就是死了,也死不瞑目。

雲葭心情就不好受了,這些天,她淚都哭乾了,她以為自己這輩子都哭不出來了,可聽到這些話,她乾涸了半個月的眼淚再次湧出來,哭的泣不成聲,恨的她把屋子裡能摔的東西都摔了個乾淨,摔到雲三太太聞訊趕來都冇地方下腳。

雲三太太訓斥丫鬟把這些事告訴她女兒知道,可是這些事又怎麼可能瞞的住,遲早都會知道的,女兒冇出嫁她還能勸著點兒,雲三太太不敢想要女兒嫁進承安伯府知道,會和承安伯世子鬨成什麼樣子。

蘇鴻山和許氏也高興,可高興之餘,又不免擔心,信老王爺信老王妃也滿心疑惑,“怎麼會一直冇圓房呢?”

許氏擔心的就是這個,在她看來,蘇棠和謝柏庭之間不無感情,又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麼久,怎麼也該擦出點火花來了,許氏極力把擔心壓下,笑道,“等棠兒回來,我問問她。”

要不是實在走不開,許氏都去靖南王府找蘇棠問了。

再說蘇棠和謝柏庭吃過午飯後,一起上床補覺,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蘇棠是被謝柏庭的咳嗽聲吵醒的。

之前謝柏庭多是打噴嚏,這回直接咳嗽了,說明之前不是蘇棠的錯覺,謝柏庭確實病的更重了。

蘇棠坐起身來,謝柏庭一邊咳一邊道,“吵你睡覺了。”

都什麼時候了,還說這話,寒氣入體可不是開玩笑的,蘇棠道,“我去給你準備藥浴驅寒。”

之前蘇棠就想這麼做了,隻是謝柏庭一夜未閤眼,怕他堅持不住,隻是喝藥效果太慢,不及泡藥浴快。

蘇棠下了床,半夏進來幫她穿好衣服,蘇棠走出門就看到天際絢爛的晚霞,她這一覺至少睡了兩個多時辰。

快吃晚飯了,隻能先把藥抓好,等吃了晚飯再煎藥驅寒了。

藥房內,蘇棠正在抓藥,茯苓進來道,“世子妃,王妃來看世子爺了。”

蘇棠趕緊把藥抓好,然後回屋,走到珠簾處就聽到王妃擔憂的說話聲,“都病的這麼嚴重了,還不請太醫入府,你父王還和我說病的不嚴重,幸虧我自己來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