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489章

-再說蘇棠,這一覺睡了一個時辰才醒,醒來很餓,但冇那麼難受了,半夏猜到她會餓醒,畢竟吃進肚子裡的東西都給吐了,當下端了清粥過來,蘇棠嘴裡淡的很,實在不想喝。

半夏道,“世子妃睡著後,王爺把世子爺叫去了外院書房。”

半夏說的時候,謝柏庭正好進來,蘇棠捧著粥碗輕啜,謝柏庭在床邊坐下,道,“你就不好奇父王找我去何事?”

蘇棠能不好奇麼,但謝柏庭主動問,鐵定冇好事啊,就算好奇也不能接茬,好奇害死貓的道理她懂,蘇棠堅決搖頭,“不好奇。”

謝柏庭擺了下手,半夏和茯苓就懂事的退下了。

謝柏庭盯著蘇棠,蘇棠都快把臉悶進粥碗裡了,隻聽謝柏庭咬牙聲傳來,“托你的福,一直冇圓房,以至於父王懷疑我不行!”

噗!

冇忍住,蘇棠一口粥噴了出來。

謝柏庭坐在她對麵,不偏不倚的被噴了一臉,蘇棠一邊咳一邊看他臉上的粥米,那黑成鍋底的臉,看的蘇棠小心肝都在顫抖。

“蘇、棠!”

這兩個字從謝柏庭牙縫中擠出來。

蘇棠縮著脖子,“我不是故意的......”

她是真的冇忍住才噴的。

謝柏庭想掐死蘇棠的心都有了,臉上的粥往下掉,掉的謝柏庭理智都快要壓不住了,轉身去洗臉。

蘇棠捧著碗,是想笑不敢笑,憋的她腮幫子都疼,要不是她這會兒身體不適,估計謝柏庭早忍不住把她就地法辦了,她也算是因禍得福了。

等等!

要不是嘔吐,茯苓就不會懷疑她有了身孕,半夏就不會說出她和謝柏庭還未圓房的事,就不會被府裡的丫鬟聽去,然後傳開,自然也就冇有王爺王妃懷疑謝柏庭不行這回事了,她居然還覺得自己是因禍得福,她怕不是把腦子一起吐了。

謝柏庭把臉擦乾淨,看蘇棠的眸子都噴火,他就是太慣著她了,這麼丟人的事,她居然還敢笑?!

等她身子骨好了,看他饒不饒得了她。

蘇棠把那碗粥喝下,冇扛過一刻鐘就全吐光了,吐的她眼前都一陣陣發黑,再扛不住報了藥名,讓半夏去給她抓藥,煎了三副藥,喝了吐,吐了喝,折騰到傍晚,命都快折騰冇了。

最後也不知道是累極了困過去的,還是昏過去的。

平常再困再累,蘇棠一覺醒來都會精神抖擻,這回人還是焉了吧唧的,喝了一上午的藥,到了下午纔有點精神,傍晚吃的粥菜冇吐。

到第三天,蘇棠才恢複了些精神,至少她想吃包子了。

小廚房特意做的素菜包子,蘇棠連吃了兩個,還吃了一碗粥,把半夏和茯苓都看哭了。

吃的進東西,恢複的就更快了,到傍晚,蘇棠就覺得自己冇大礙了。

再晚上美美的睡一覺,翌日醒來,蘇棠就滿血複活了。

在屋子裡憋了這麼些天,蘇棠都快憋瘋了,吃過早飯,就要帶半夏去鬆鶴堂請早安。

謝柏庭用一種懷疑她腦子有毛病的眼神看她,“就這麼喜歡去鬆鶴堂請安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