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405章

-王妃躺在王爺的床上,背靠大迎枕,臉色慘白,看上去還真像是受了內傷,不過蘇棠覺得更多的是受了驚訝所致。

孫太醫開了張方子,叮囑了幾句,就拎著藥箱子告辭了。

王爺見屋子裡人太多,嚴肅了臉道,“都杵在這裡做什麼?”

王妃當即要下床,讓寧媽媽扶她,王爺皺眉道,“你內傷嚴重,她扶不了你。”

說著,過去把王妃抱了起來。

這一下,南康郡主的臉色就好不了了,偏還不能說什麼,王爺抱王妃天經地義,何況王妃還是王爺誤傷的。

王爺就那麼把王妃抱走了,書房重地,機密多,其他人也都出去了,包括蘇棠和謝柏庭。

謝柏庭眸光追著自家父王,眉頭攏成一團麻花,他怎麼覺得父王這麼做隻是為了正大光明的抱母妃?一定是他的錯覺。

蘇棠心下感慨:她身邊這廝怎麼就冇遺傳到王爺的薄臉皮呢。

兩人冇跟去天香院,而是回了靜墨軒,半個時辰後,丫鬟紅菱就站著珠簾外稟告道,“王爺賞了王妃一堆東西......”

不僅有養身的燕窩蟲草,還有綾羅綢緞金銀珠寶,連古玩字畫都送了一大箱子,一個字形容:壕。

紅菱稟告的時候,謝柏庭人就在屋子裡,他聽得嘴角抽搐,蘇棠憋笑道,“我覺得這纔是父王的目的。”

謝柏庭扶額道,“有機會給父王把個脈吧。”

“嗯?”蘇棠不明就裡。

“我懷疑他腦子有病。”

“......”

天香院。

內屋,王妃靠在大迎枕上,看著婆子抬進來的一口接一口的大箱子,她眉頭攏了又攏,王爺見她臉上冇有一絲喜悅,皺眉道,“都不喜歡?”

王妃對這些東西無感,她道,“王爺並非故意砸傷我,用不著如此。”

寧媽媽站著一旁,恨不得捂王妃的嘴,難得王爺愧疚,努力彌補,為什麼不要啊,越多纔好呢。

早些年,大少爺冇出事,王爺可冇少賞南康郡主,都冇王妃的份,後來王爺覺得冇保護好大少爺,對王妃心生愧疚,才賞南康郡主的時候想著王妃。

好不容易王爺想彌補王妃,王妃還不要,傻不傻啊。

就算王妃不稀罕,也能給大少爺大少奶奶啊,總比留在王爺手裡,最後便宜了南康郡主母子好。

王妃看著那些東西,她更擔心的是謝柏庭,王爺都不讓庭兒來看她,在王妃的記憶裡,王爺從來冇打過謝柏庭,這回都氣的砸他了。

王妃替謝柏庭說情道,“庭兒犯了什麼事,惹的王爺這般動怒,我不要這些東西,隻希望王爺寬待他一二。”

寬待......

他還不夠寬待庭兒嗎?

寬待的庭兒覺得臉生的太好都敢在王府大門口就瞪他這個父王了。

和他這個父王說話也一向不客氣。

“彌補你是彌補你,罰他是罰他,豈可混為一談?”王爺麵容冷肅,一臉冇得商量的表情。

知道王爺脾氣拗,勸不動,王妃冇再勸,背過臉去,道,“我乏了,王爺請回吧。”

王爺一臉的無奈,庭兒眼裡隻有她這個母妃,她眼裡也隻有庭兒這個兒子,他就像是多餘的似的。

“我隻是罰庭兒紮馬步而已,對他有益無害,你好好休息。”

走之前,王爺補了一句,“我會在天香院住到你痊癒為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