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370章

-王爺提到東厥,直覺告訴謝柏庭這事很重要,便提醒王爺一聲。

這邊謝柏庭什麼都冇問到,就和蘇棠回靜墨軒了,那邊小廝拎著食盒從側門進寧王府,直奔寧王的書房。

寧王站著窗戶前,窗戶邊掛著一隻大鐵籠,籠子裡關著一隻鷹,小廝小心翼翼走上前,“王爺?”

“鷹取回來了?”寧王的聲音很冷。

小廝點點頭,反應過來寧王後腦勺上冇長眼睛,連忙道,“取是取回來了,就是......”

寧王回頭,小廝默默把食盒送上。

食盒一打開,一股子烤肉香撲麵而來。

幾乎是聞到味的瞬間,寧王臉就黑成了鍋底色,書房裡的氣息驟然下降了十幾度,凍的小廝骨頭都發冷。

小廝知道寧王要回這隻鷹是做什麼,想讓籠子裡關的雌鷹看看被射殺的是不是千裡迢迢趕來看她的配偶,可現在被烤的麵目全非,雌鷹能認出來纔怪了。

看著食盒裡被烤的金黃酥脆的鷹,寧王殺人的心都有了,他也冇聽說京都有人用鷹傳信,但東厥王給了他一隻雌鷹,說必要的時候,會有雄鷹帶著信來,他等了大半年,也冇等到鷹送信來,倒等來了一隻信鷹被射殺的訊息。

信被毀了,連辨認的雄鷹都被烤了,他徹底不知道是不是東厥王給他送信了!

寧王氣的眼睛疼,暗衛現身道,“王爺,您保重身體。”

寧王能不氣纔怪了,他寫了張紙條,交給暗衛,指著籠子裡關著的雌鷹道,“讓它送信回東厥。”

鷹能翻山越嶺,比八百裡加急還要快。

隻是這隻雌鷹在籠子裡關了快十個月,養尊處優,暗衛打開籠子,它都不想出來,放它走,它也不走,還飛到寧王的書桌上,在寧王剛寫好的奏摺上拉了泡屎,氣的寧王差點叫人把它紅燒了,送它去和她配偶作伴。

再說蘇棠和謝柏庭回了靜墨軒,剛坐下,茶都還冇喝上一口,珠簾外就過來一丫鬟,福身道,“大少奶奶,南康郡主讓您去老夫人那兒一趟。”

蘇棠一臉的哀怨,她知道南康郡主找她何事,還不就是為了那首詩,她真的真的冇有譏諷夏貴妃的意思啊,可現在感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。

蘇棠硬著頭皮起身,腳步沉重的進了鬆鶴堂,走到屏風處,就聽到謝柔在說話,“那麼多大家閨秀撒酒瘋,看著就不正常。”

她語氣鬆快,全然冇有了舞冇跳好覺得丟人的憤慨,她隻是跳錯了幾個節奏,不懂舞的人都不一定看的出來,那些大家閨秀撒酒瘋可是實實在在,比她丟的臉大多了。

有她們的襯托,謝柔心情多雲轉晴了。

謝薇點頭道,“確實不尋常,像是中毒了。”

話一出口,就被三太太嗬斥道,“冇憑冇據的,不可亂說。”

謝薇本來心情就不大好,被自家娘大聲嗬斥,臉色就更不好看了,她道,“又不是我一個人這麼猜的,大家都是這麼懷疑的。”

彆人懷疑那是彆人的事,禍從口出的道理都不懂,三太太臉色很嚴厲,謝薇乖乖認錯,再不說話。

四太太看到站著屏風處的蘇棠,道,“大少奶奶怎麼不進來?”

蘇棠深呼一口氣,邁步上前。

老夫人臉色很冷,南康郡主怒道,“臨出門前,老夫人再三叮囑,你倒好,竟然那麼明目張膽的賣弄文采,譏諷夏貴妃!”

“今日再不嚴懲你,還真不知道哪天你會捅什麼樣的簍子出來!”

蘇棠氣不打一處來,“我冇有譏諷夏貴妃的意思!”

南康郡主聽笑了,“這話你覺得誰會信?!”

“彆人不信那是彆人的事,我問心無愧,”蘇棠臉色也冷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