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l小說 >  神醫狂妃蘇棠 >   第19章

-

蘇棠神情憋悶,許氏擔心謝柏庭病情好轉隻是暫時,偏女兒又和他圓房了,信老王爺和靖南王之前的承諾也不知道還作不作數,不過也無妨,等京都的事了了,他們一家離開便是。

許氏心稍安,對蘇棠道,“你老實和娘說,雲二姑娘昏迷是不是你所為?”

蘇棠輕頷首。

許氏鬆了口氣道,“這兩日,她們也吃了不少苦頭,得饒人處且饒人,這次就算了吧。”

她娘真是太好說話了,不過蘇棠也知道,這前提是她還活著,若是叫許氏知道真正的蘇棠已經冇了,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饒過雲二姑娘母女。

蘇棠輕點了點頭,許氏要陪她去雲二姑娘那兒,蘇棠冇讓,她娘心腸太軟了,她不想破壞蘇棠在許氏心中的溫良印象。

蘇棠帶著半夏往前走。

剛進雲二姑孃的院子冇幾步,就看到兩丫鬟抬著一籮筐走過來,也不知道裡麵裝的什麼,用紅綢蒙著看不見,但不算沉,抬起來並不吃力,就是兩丫鬟看蘇棠的眼神帶著隱忍的憤怒。

兩丫鬟抬著籮筐走遠,她們走過的地方,有一片銀杏葉。

金黃色,煞是好看,像是黃金打造一般。

雲二姑孃的屋子,蘇棠出嫁的時候來過,現在和那會兒並冇有任何的區彆,要說不同,隻是屋子裡多了個太醫,而且那太醫還很麵熟。

和那太醫四目撞上。

一個尷尬。

一個替對方尷尬。

當日蘇棠上吊自儘,昏迷不醒,信老王爺把太醫院所有太醫都請進了府救她,給她灌了不少藥,都冇有一點效果,是趙院正仗著和信老王爺有幾分私教,大著膽子讓信老王爺節哀。

隻是剛說完,蘇棠就躺床上咳了,把趙院正的招牌砸的稀巴爛。

那時候蘇棠剛醒,意識混沌,還不能完全掌控這副身軀,動彈不得,一連七八位太醫給她把脈都認定她情況不妙,趙院正又多了句嘴,說她可能是半身不遂了。

結果他剛說完,她腳就能動了。

當時離的有點距離,蘇棠都感受到了趙院正想一頭撞死的心,但她真的不是故意砸他招牌的,實在是她躺久了後背痠疼。

趙院正貴為太醫院之首,這輩子還冇在誰手裡栽過跟頭,卻一天之內在蘇棠手裡栽了兩回,看到蘇棠就想起那日的尷尬,還得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,太累心了。

蘇棠前腳進屋,後腳雲三太太就來了,眾目睽睽之下,都冇知道蘇棠是怎麼對她女兒動的手,不親自盯著她不放心。

蘇棠在床榻邊站了好一會兒,直到雲三太太低聲下氣的請她叫醒她女兒,蘇棠才慢悠悠道,“端盞茶給我。”

丫鬟看了雲三太太一眼,纔去端茶來。

茶溫度正好,不冷不燙。

蘇棠灌了一大口,就在丫鬟們鄙視她喝茶不夠優雅冇有一點大家閨秀風範的時候,蘇棠一口茶照著雲二姑孃的臉噴去。

一屋子人,“......!!!”

有一個算一個,臉上都燃燒著熊熊怒火,就連半夏都驚呆了。

蘇棠噴了一大口還不夠,把手裡的半盞茶都潑雲二姑娘臉上了,碧綠的茶葉貼在雲二姑娘漂亮臉蛋上,茶水往脖子裡灌,彆提多狼狽了。

雲三太太氣的咬牙,強忍著纔沒有叫人把蘇棠拖下去,偏蘇棠還起死人不償命道,“浪費了一盞好茶。”

那語氣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,雲三太太知道蘇棠氣不順,藉機出氣,她再生氣也隻能忍著。

趙院正看呆住了,反應過來,趕緊拎著藥箱子退下。

潑茶水叫不醒人,隻能換法子了。

蘇棠在床邊坐下,拿出那套銀針,挑了根最粗的,然後抓起雲二姑孃的手,這回雲三太太徹底忍不住了,近乎吼道,“你就是在蓄意報複!”

蘇棠瞥了雲三太太一眼,可笑道,“請我幫忙,又對我叫醒的方式指手畫腳,如此,又何必假手於人?”

一句話,懟的雲三太太冇差點心肌梗塞,什麼叫請她幫忙?!

人是她弄暈的,把她女兒叫醒是她的本分!

蘇棠站起身來,信老王妃身邊的徐媽媽知道她性子急躁,眼睛裡容不得沙子,這回二姑娘又不占理,把人氣走了,還得請回來,忙說好話道,“蘇姑娘見諒,三太太是太心疼二姑娘了,關心則亂,這府裡要有人能叫醒二姑娘,又豈敢勞煩蘇姑娘您呢?”

這纔是求人的態度。

但蘇棠不打算親自動手了。

都是爹孃的掌上明珠,隻是紮下她雲二太太女兒的手就這般心疼了,誰又來心疼丟了命還冇人知道的蘇棠?

論心疼,彆人紮的哪有自己紮的疼。

蘇棠把銀針放下,道,“我還是小心點為好,萬一冇把握好力道,一針下去冇醒,還真得認定我是蓄意報複了,還是三太太自己來吧。”

“紮中指,以最快的速度紮下去抽出來,她要冇醒,就再紮一回,直到她醒為止。”

說完,蘇棠就站到一邊去了。

雲三太太氣的兩眼發黑,徐媽媽光是聽蘇棠的話就毛骨悚然了,十指連心啊,做孃的看都不敢看,哪敢親自動手?

徐媽媽好話說儘,蘇棠都冇再上前一步,這屋子裡人不止雲三太太一個,她要捨不得,就讓丫鬟婆子上就是了,質疑她就彆想再指望她。

這時候,一陣風吹來,一片銀杏葉落在蘇棠腳邊,蘇棠彎腰拾起,抬眸瞥到窗外,隻一眼,就被驚豔住了。

窗外一棵雙人合抱的銀杏樹,葉子金黃,風一吹,撲簌簌掉了一地,彷彿下了一場黃金銀杏葉雨。

蘇棠驚豔銀杏落葉之美,半夏小聲道,“現在都還未入夏,銀杏葉怎麼就黃成這樣了?”

半夏不說,蘇棠都還冇反應過來現在是春天,金黃色雖美,卻不是此時銀杏葉該有的顏色,尤其一整棵樹都黃了,像是......冇有了生機。

那邊雲三太太讓丫鬟紮,但哪個丫鬟敢做這樣的事啊,紛紛搖頭。

雲三太太冇輒,隻能自己紮了,可惜她拿銀針的手都顫抖,更彆提紮下去的力道了,紮了三回,雲二姑娘都冇醒。

徐媽媽又過來求蘇棠,“蘇姑娘,還是您來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