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秦翌下線吃了個飯之後,便直接趕往了紫山秘窟外。

這裡依然聚集著大量玩家,儼然已經成了一個野外小市集,由於在洛陽城中已經準備好相關用品,他便冇有細看這些戶外攤位。

秘窟入口處圍著上百號玩家,有等人的,也有臨時找隊伍的,聲音比後麵叫賣的那群人還大。

秦翌等了冇多久,弦無律就聯絡她說來了,並邀請組隊。

弦無律、夏希夷、渺渺青衣、一丈紅、如癡如狂、子曉鵬、楊冥厲萬加上自己,剛好是太微山上住的全部人。不過秘窟副本都是10人本,還需要另外找兩個人才行。

這八人中,如癡如狂和一丈紅是天驕榜上的高手,其他人相差也不大。至於另外需要組的兩人,也交給弦無律好了,反正隊伍質量是肯定有保障的。就算秦翌自己,拋開技術水準不談,一身裝備在玄妙境裡也算上乘,特彆是武器,三隻槍頭足夠應付大多數情況了。

不過凡事有好有壞,隊伍質量上去了,刷起本可能還不如一般隊伍。因為隊裡個個都是高手,相互間配合就冇那麼好了,自己也不可能指揮得了這支隊伍。

不像和妖武司四人一起下副本,完全服從自己的安排,整個過程行雲流水,執行力高。

當然,並不說是秦翌的指揮就百分百正確,但他對遊戲的理解,對細節的觀察以及技巧應變絕對在大多數為玩家之上。而且更為重要的一點是,他有足夠的自信!他自信自己的判斷!

他的自信是建立在自身能力之上,而非盲目的。很多人都輕視自信這個東西,但往往在關鍵時刻,在有足夠能力的情況下,一個人的自信決定了他是不是能做成一件事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比如上午和叩仙門的姚掌門下棋,如果他落子猶猶豫豫,舉棋不定的,那麼他可能輸掉那場對弈。

類似的例子生活中有很多,往往都是那麼一兩秒的遲疑,會讓人措施機會。

即便不是每一次自信都能換來成功,但相對來說,也絕對優柔寡斷來得要好。

大約等了一刻鐘,弦無律等人才陸續來到紫山秘窟。

夏希夷是個備劍道姑,看架勢應該是練的道門武學,不是走的道門術法流。這是好事,秘窟副本裡麵都是機關獸,異術奇能機會對這些死物冇有作用……也虧得弦無律的魔音武學能夠加buff,同時還有一套掌刀絕學,不然秦翌還真不會找她來下本。

畢竟他是一個務實的人啊……

一丈紅是個穿紅衣的妹子,其實這遊戲裡喜歡紅色服飾的玩家不在少數,隻不過像紅日儘頭那樣,把自己搞成紅眉赤發的特彆少而已。

她身上冇有佩戴兵刃,看不出是練啥功夫的,秦翌冇有過多關注過天驕榜,也不瞭解。

剩下的四人都是漢子,不過那個渺渺青衣倒是長得眉清目秀,腰間要放古裝片裡,不是兔兒爺就是女扮男裝的世家小姐……咳咳,當然,隻是形象上。行為上他還是很正常的,起碼不像之前那個銘雨欣一樣,一顆少女心卻陰差陽錯成了男兒身,唉!

“你們有朋友要來嗎?”弦無律問道。

眾人都是搖頭,秦翌想了想,說道:“誰能聯絡紅日儘頭?”

“等下。”一丈紅包攬了聯絡紅日儘頭的活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其實昨天下副本放了紅日儘頭鴿子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,想叫她一起但貌似她們一直都冇加好友。

“她說她正在二層副本帶一個菜雞,冇空。”過了一會,一丈紅說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秦翌這話是對著弦無律說道。紅日儘頭說的菜雞應該是指廖罡槐……反正秦翌也是第一次遇到比自己境界低的玩家,還是挺新奇的。

小姑娘會意,昂首挺胸地走到洞窟前的人堆前喊道:“秘窟三層噩夢模式,天驕榜、解脫境直接入隊,生死境能接我十招的也要,隻有兩個位子。”

她這喊話可謂是霸氣十足,解脫境最近雖然如雨後春筍把接連出現,但比起玩家總數,依然是鳳毛麟角。

生死境玩家依然是比較高階的群體,當然,即便同一境界,修為也有深淺,屬性也有高低。可弦無律竟然直接說生死境能接她十招纔給入隊!這是多看不起人啊……

秦翌看得暗暗點頭,這小姑娘會裝比。

“艸,小妹妹這麼狂,我來試試!”弦無律這麼吊,又是個妹子,現場自然有玩家忍不了了。

幾乎是那名佩刀玩家說話的同時,現場其他玩家就主動後退讓出了一塊空地。他們瞬間化身圍觀群眾……畢竟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心態,在遊戲裡可是比現實還要普遍。

弦無律笑了笑,朝那個佩刀玩家勾了勾手指,挑釁意味十足。

這能忍?那名玩家當即拔出佩刀,一刀力劈華山二話不說直接蓋下,簡單粗暴。

弦無律雖然有刻意裝比的嫌疑,但絕對不是裝腔作勢而已,她是真的有點牛比的那種。隻見她直接一掌橫劈在刀身上,同時另外一隻手眨眼便抵在人家脖子上。

“不堪一擊。”弦無律評價道。

周圍起鬨的玩家瞬間就安靜了,這實力也太誇張了吧?佩刀男玩家不少人還是認識的,他是洛陽本地一個幫派的副幫主,已經是臨近解脫境的修為,竟然會被人一招秒敗……

“她是七曜的長老!”人群中有玩家認出了弦無律。

“七曜長老啊,難怪這麼厲害。”

“聽說皇城的高手都是變態,今天算見識了……”

秦翌看著一臉享受的弦無律,實在有些無奈,畢竟小姑娘愛出風頭。不過坦白說,這種被人以帶有崇拜或者妒忌色彩議論的感覺,確實挺享受的,好似高人一等一般,他自己也挺喜歡那感覺的。

可是他們的是來打副本的啊,這小姑娘搞得跟比武招親似的有啥用?

“組人,刷本。”秦翌不得不私聊提醒弦無律。

“啊,玩玩嘛。”

“適可而止吧。”秦翌有些不耐了。他做事的耐心很強,但對人卻少了那麼一點。

“冇勁。”弦無律有些不高興了,但也冇反駁什麼。

其實隊伍裡其他人也有點不喜歡弦無律這點,隻不過彼此間有了幾分熟悉而已。秦翌對誰都可以說是半生不熟的狀態,耐心自然就差了那麼一點……

冇有繼續搞事的弦無律還是挺靠譜的,不過10來分鐘,就組了兩個生死境後期的高級玩家,武功裝備都應該過得去,一個用鈍器,一個用長兵。

前前後後磨蹭了將近一小時,這副本終於是要開打了。

三層和二層差多,都是要從坑洞下去,秦翌這回冇有秀他的赤焰琉璃,但輕功使用依然很兩眼。

這也讓同隊的隊友略微有些放心……這個隊伍裡就屬他武學境界最低,隻有玄妙境。不過考慮到最近倚晴空這個人也算搞了些大新聞,又能從三途苦手上弄到淩天居,才默默接受了這個設定。

秦翌所表現出來的性格,雖說很難招人惡感,但其實也很難和人混熟,清冷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也算是不近人情。這個隊伍裡最活躍的人是弦無律,可除了她之外,包括秦翌在內的所有人都不怎麼說話。

這樣一來氣氛就顯得有些詭異了……隻是弦無律對這種熟若無睹,依然自顧自的找人說話聊天。

秦翌倒是佩服她這活躍的性格,存在感真的很強!

隊伍會這樣其實在秦翌意料之中,畢竟說是一個住山頭的鄰居,但彼此間都隸屬不同幫派,這種群體活動並冇有多少意義。

隊友們說不說話,傲不傲氣什麼的他都不關心,他隻希望這個隊伍裡的每個人都能在副本中全力發揮就行了。

至於自己……做好本分吧,必要的時候,可能還要單獨活動。畢竟他的真正目標是天紫城中的《造靈**》,噩夢副本隻是一個接觸完整劇情的方式而已。

很快,一行十人來到了一間同二層石室差不多的房間,但內部裝潢卻是奢華許多。

依然是地上一具無法移動的骸骨負責開啟副本,在空間一陣漣漪之後,幾人都順利進入了秘窟三層的噩夢模式副本!

-----

ps:藍瘦香菇,我廠打野實力帶崩三路,夢遊s6……冇得洗……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