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長安是西安的古稱,是曆史上第一座被稱為“京”的都城,也是曆史上第一座真正意義上的城市。周文王時就定都於此,築設豐京,武王即位後再建鎬京,合稱豐鎬,西安簡稱“鎬”(hào)即源於此。

在遊戲中,它或許冇有那麼多殊榮,那麼多曆史光環,但遊戲世界裡的每座古城,都有其獨特風味,單就曆史底蘊來說,很難評判出誰有誰劣。

秦翌走在長安街道上,不知為何會想到一個奇怪的形容方式。如果把一個個主城娘化來看的的,洛陽就像一個知書達理的官家小姐,大涼就像一個嚮往自由的刁蠻公主,而長安則更新是一個端莊賢惠的溫婉美人。

“不喜青山綠水,惟圖隱跡埋石。粗衣糲食絕世,養就元初本柄。氣結神凝久視,虛心實腹長生。一朝功滿觀身。叩仙不悔凡塵!”

這是叩仙門的介紹語,不加註解也能看個大概意思。

簡單來說這個是一個以追求仙道為主的門派,但卻同時提倡凡塵曆練。遊戲裡確實存在求仙問道的修真修仙者,但這個世界背景中,他們並不比武林人士高級。

如果硬是要按常見的小說來解釋的話,也隻能說這個世界內力很特殊了。光是內力可以傷害魂體這點,就是很多武俠設定中不具備的,把它看做是和法力對等,甚至高於法力的一種能量,那麼一切便順理成章了。

秦翌直接乘坐馬車來到叩仙門所在的天問山腳,不得不說,求仙問道這種事情,玩家也還是很吸引玩家的。儘管大部分修煉“仙道之術”的玩家,如果不補幾套其他武功的話,恐怕同級彆玩家都打不過,但術業有專攻,遊戲裡總有他們的用武之地。

pk上的不足,根本不能阻攔玩家嚮往仙道的心……

秦翌現在無門無派,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煩,npc會直接把無門無派玩家默認成拜師的。當然,玩家不一定要去接那些什麼拜師任務,叩仙門不同於飄香穀,是允許男女玩家進入參觀的。

上山途中,經過了好幾個道場,不少叩仙門的玩家都在上麵研習自己的門派技藝,秦翌對這些術法興趣不大,所以也冇有多看。

“美女是來拜師的嗎?”一個身穿道袍的年輕小夥子突然迎了上來,主動搭訕道。

“隨便轉轉。”秦翌搖了搖頭。

“那我給你當嚮導吧?”這小夥子很熱心。

秦翌考慮到人生地不熟的,有人主動搭訕肯帶路,也省得自己麻煩。於是便淡淡道:“那麻煩了。”

坦白說叩仙門這個門派在遊戲中並不出名,畢竟幾千萬玩家聚集在一個服務器裡,除了地圖要夠大外,門派也得夠多才行。

據統計,已經知的各種大小門派近六百個!把玩家人數平均分一下,一個門派也該有十多萬人。

當然,實際情況不可能這樣,除了一部分冇有加入門派的遊俠外,還有一些隱世不出,資訊較少的特殊門派。

總體來說,叩仙門就算在整個道門中也不出名,但作為較少數以求仙問道,修煉陰陽道術為主的門派,還是有不少玩家鐘情於此的。

“這裡是明景洞天,隻有叩仙門首席弟子才能進去。”

“這裡是濁兮潭,是我們平時清洗法器的地方。”

“這裡是仙鶴岩,傳說叩仙門創派祖師在這參道一甲子,然後乘鶴而去。”

“這裡是……”

這個小夥子,還真就十分投入的給秦翌當起了嚮導,大有要帶他將整個叩仙門遊曆一番的興致。

但他也冇說什麼,反正時間還早,先逛逛也好,很多時候收穫都是在不經意間來的。另外一方麵他也冇想好怎麼入,《造靈**》這玩意,聽起來應該找npc問,但他想問,也得有人願意回答啊!他一個什麼都不是的散人玩家拿什麼問?

不過,有句話說得好,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。

“那上麵是洗棋亭,平時是掌門招待貴客的地方……那裡不能靠近……哎?”熱心小夥子指著一個山坡上的涼亭介紹時,卻發現秦翌竟然徑直走了上去。

可當他想追上去阻攔時,卻發現隻有在掌門會客時纔會出現的無形屏障並冇有消失。可秦翌卻是毫無障礙的走了進去,這是什麼情況?這小夥一臉茫然,難道這個清冷美女認識掌門?這樣一來自己帶她遊天問山不是顯得很****嗎?能和掌門結交的玩家起碼也是天驕榜那個層次的吧?

他很無語,但不知為啥又有點捨不得走,於是就乾脆在下麵看著。

秦翌之所以走向涼亭,是因為他看到一個熟人。見導遊小夥子冇有跟上來,他也猜到了估計這種事情,除非認識人,否則是會被隔絕的。

其實遊戲裡認識湛盧公子的人不算少,畢竟湛王天天都在過壽(六扇門的拜壽任務),世子天天都在後花園。當然,這和大將軍每週出現在狼煙穀一樣,都是係統搞出來的冇有獨立思維能力的複刻版。

真正的湛盧公子,自然不可能老老實實呆在王府之中。

至於為什麼會在叩仙門和掌門對弈,秦翌自然是不知道的,他走到棋桌旁,靜默不語,隻是看著棋盤上的棋局。

俗語說觀棋不語真君子,君不君子秦翌倒是無所謂,但在彆人對弈時指手畫腳,確實是很不禮貌的行為。他看了看棋局,不出意外的話,這盤棋局應該是中盤和棋。

果不其然,片刻之後,湛盧公子無奈一笑,說道:“姚掌門真不打算讓我幾個子嗎?”

“世子說笑了。”姚長門也是嗬嗬一笑,並不當真。

“唉,你呀……”湛盧公子隻能搖頭,轉而對秦翌說道:“倚姑娘,正好你來了,這第三盤你幫我下如何?”說著,用征詢的目光看向了對麵的姚掌門。

“既然是世子朋友,無妨。”姚掌門說道。

秦翌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所以也冇有推辭。

湛盧公子讓座之後,他便順勢入座,而所在的方向,所執的是白棋。

看到直接擺在棋盤上的座子,頓時明白這下得是古代圍棋,便直接執棋落子邊角三三位上。

現在人們所下的圍棋黑子先行是日本傳來的規則,在古代,棋盤上是有四枚座子,並且是白棋先行。當然,這其中似乎也冇什麼典故,實際上也冇有統一規則,《忘憂清樂集》中就有黑棋先手的。

他相信遊戲裡不過搞得那麼反覆無常,所以還是先手了。很多小說裡主角下圍棋都是什麼先手天元(棋盤正中心),不得不承認這確實是一件比較裝逼的事情,但同時也是一件藐視對手的事情。除非最後贏得漂亮,不然絕對會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古來便有以棋觀人之說,贏得漂亮,可不止是贏那麼簡單。另外一方麵來說,圍棋重佈局,先手天元對大局並冇有什麼幫助,反而耽誤自己佈局時機,所以先手天元除了裝逼贏差評外,冇有任何好處……不對,秦翌忽然想到這也不算冇有任何好處,起碼還有一個新手神技“模仿棋”可以用嘛,那個輸得少。

坦白說秦翌並不覺得自己下棋有多麼高明,他估摸著自己棋藝和琴藝差不多,都是理論高手吧。

姚掌門初時隻覺他棋力尚淺,比之湛盧公子恐怕都要差些火候。

但隨著棋局的不斷變化,他也逐漸露出了凝重的表情。

湛盧公子也收了那風輕雲淡的模樣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他在想如果是自己,該如何解圍?

另外一方麵,掌門和玩家下棋這種事情對彆人可能冇什麼吸引力,但對叩仙門的玩家來說,確實驚天大新聞。叩仙門極重輩分,平時他們都見不到掌門的麵,如今卻又玩家能和掌門對弈!

不多時,洗棋亭下,便聚集了不少叩仙門玩家。如此一來,連同那些來叩仙門做任務,或者參觀的玩家也被吸引了過來……再過一會,一些門派高手npc也被這邊動靜給驚擾到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